鄰居老陳伯

◎于容

鄰居老陳伯一家人,搬入我們的社區,算算也有十幾年了。陳媽媽在社區裡可說是人氣十足,她不只古道熱腸,樂於分享,也正氣凜然,而且總是關心到鄰居的需要。父親每天出外倒垃圾時,才走到巷口,手中的垃圾常常被也正要前往倒垃圾的陳媽媽「搶」走。有時,家中吃到米粉湯,一問之下,肯定是陳媽媽又端出拿手的台灣小吃分享給眾鄰居了。每次在社區中散步,遇到健談的陳媽媽,她的四周圍總是圍繞了左鄰右舍,大家有說有笑。

而陳家女兒,個個在社會上都有成就,其中更有修得國外博士學位,在大學任教。即使宗教信仰不同,陳媽媽會鼓勵她的孫女們,報名參加巷口教會主辦的暑假兒童營。我常常在想,如果陳媽媽要競選里長,她肯定會高票當選;如果她成為基督徒,社區裡的基督徒比例也肯定會提升不少。如果她成為基督徒,那該有多好啊!因此,這家人能成為基督徒,在我們家中禱告清單一直出現。然而,當我們這麼禱告時,並不知道上帝究竟會如何回應這樣的禱告。

     孤僻獨行

相較陳媽媽,老陳伯的個性就孤僻多了,他總是一臉嚴肅,不苟言笑。當鄰居們在家門前你一言我一語地閒話家常,只要老陳伯散步經過,大家自有默契,原本熱絡的對話馬上就會停下來,等到老陳伯走遠了,交談才又展開。任何人都願意和陳媽媽聊天,至於和老陳伯聊天,這得需要很大的勇氣。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開始注意到,老陳伯會在黃昏午後或是飯後,拿著枴杖,拖著小碎步,繞著社區的步道散步,走路累時,他就得停下來,靠著路旁的機車稍作休息。有一次,我鼓起勇氣,在老陳伯休息時,走近和他聊天。兩三句寒暄後,才知道,最近老陳伯罹患了帕金森氏症,也因為帕金森氏症,老陳伯說的話,十句有五句很難聽得懂,另外五句也得用力聯想才猜得出來。

因為認識我們一家的信仰背景,那一天,老陳伯直接問起我信仰的問題。老陳伯告訴我,他從年輕就是佛教徒,也曾熱心參與寺裡的活動,但是,已經有很久一段時間,他對人生產生很多疑惑,佛教卻似乎無法回答他。因為對人的生死問題不清不楚,他心中感到十分空虛。那一天,簡短的談話,讓我有機會分享基督信仰,並且為老陳伯禱告。

     謙卑信主

在那短短的談話之後,我因為工作忙碌,常常出差,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機會再巧遇老陳伯。後來聽母親說,老陳伯因為常常在社區行走「繞城」,巷口教會的弟兄姊妹便邀請他走進教會聚會。說也奇妙,之後每一週,老陳伯都固定參加查經班和主日崇拜,也越來越明白基督信仰。彷彿當年保羅眼睛的鱗掉下來,老陳伯對人生的疑惑慢慢解開,雖然還是靈命的新生兒,但他相信自己是罪人,真神的兒子耶穌基督代替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復活。這樣白白得來的救恩及永生的確據,不是他拜一輩子的「佛」可以解答的。

有一天,母親打電話給當時在上海出差的我,說老陳伯以孱弱的身體,吃力地走上我們在二樓的家,請母親轉告我,他如今已經在巷口的教會信主,並即將在聖誕節受洗,他誠摯地邀請我們一家前往觀禮。

受洗的地點,是位於台北市近郊的溪邊,從路旁走向溪邊是一段天然石子路。罹患帕金森氏症的老陳伯傾斜著肩膀,因為年輕時的職業傷害造成了脊椎側彎。他走在平路上時,腳步已呈歪斜,看著那段崎嶇不平的路,我們不禁懷疑他是否能在太陽下山前走近溪邊。然而,老陳伯比旁人更有信心,即使路崎嶇,他還是跨著巍顫顫的腳步走近溪邊,順利地完成了洗禮,歸入主的名下。

我們的擔心是多餘的,主的恩典總是夠用的,不是嗎?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天老陳伯沒有一個女兒來觀禮,也許是不認同父親的決定。若真如此,更顯得他這個決定不容易了。

     蒙主醫治

老陳伯受洗不久後,罹患多年的帕金森氏症竟然被主醫治了,如今,我可以清楚聽懂老陳伯口裡講的每一句話。我也總算明白耶穌所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馬太福音18章3節)我眼前年邁的老陳伯,就像是經文中所講的孩童一樣。他常常向主耶穌禱告,希望天天更認識主、親近主、愛主。他深切體會到加拉太書2章20節所說:「祂是愛我,為我捨己。」

我不知道老陳伯的家人中,何時會出現第二個基督徒,然而,我也真的不必操這個心。一個拜佛拜了一輩子的老陳伯,上帝都能讓他在晚年信主得救,我們所要做的,就如同彼得前書3章15節所說:「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神會在每個信靠祂、把生命主權交給祂的人生命中,不斷地做新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