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咨佑

直到今日,「大中華思想」的餘毒仍然寄生在台灣人身上,揮之不去。古時有一群居住在所謂「中原」的人認為,自己才是「中心」,所以用蠻、夷、犬和閩等貶抑詞稱周遭的民族。這種以自己為中心、離自己較遠的地方就看為落後邊陲的概念,仍然存留在台灣社會中,只不過現在換了一個比較優雅的詞彙:「偏鄉」。

在以自己為中心的都市人眼中,「偏鄉」這個詞彙似乎很稀鬆平常。那些鄉村確實離都市很偏遠啊!叫偏鄉有什麼問題?然而,對於住在鄉村的人呢?他們一點都不偏,一點都不遠啊!他們就住在這裡,這裡離他們不遠,這裡不是「偏」鄉,而是他們的「家」鄉。在來到鄉村牧會的這兩年多,我看見都市人以自己為中心,用中原思想創造出的「偏鄉」概念,不僅造成了都市對鄉村的歧視,也讓鄉村受到這個詞彙的禁錮。

在我剛來屏東繁華牧會時,聽見許多令人心碎的故事。過去,有不少短宣隊帶著「好心」來到繁華教會,卻將一把名為「歧視」的利刃刺向在地孩子的心。當這群人只願睡在冷氣房,而不願任何在地青少年同工跟他們睡在同一個空間時,這把名為「偏鄉」思想的利刃向在地同工的心狠狠地畫了一刀;當這群人宣稱都市跟這裡的程度差太多,不願意和在地人一起早禱時,這把利刃又再度在孩子的心上留下一道傷痕。

不過,最令人難過的,不是都市人帶著「以自己為中心」的思想看待鄉村,而是這裡的孩子也受到「偏鄉」概念的影響,迷失了自我。這種孩子,在被看輕的環境下長大,也漸漸地看輕自己,失去了前進的動力,放棄了努力的機會。還有另一群孩子,極力地想脫離所謂的「偏鄉」,認為都市才是身分與生活的保證,一心只想脫離家鄉投向都市的懷抱。這兩種孩子都在「偏」鄉概念中受了傷,沒有得到醫治。

我們週間的課輔班事工,正是為了這群孩子而開設,我們陪伴的不只是他們的課業,更是他們的心靈。透過上帝的話語,讓他們不再輕易接受別人的錯誤定義,讓他們看見自己的價值,成為上帝的寶貴兒女。

在這幾年,也感謝不少教會帶著一顆「夥伴」的心來到繁華。謝謝那不辭辛勞從遠方特地來教課輔教到半夜的夥伴;謝謝那願意抽空來教導孩子音樂的同工;謝謝許多提供我們場地、器材和各種關心的人;謝謝許多沒有提到的人。你們讓我們看見,在主裡我們是一家人,沒有上與下,沒有中心與邊陲,只有上帝的愛讓我們聚在一起。

因為你們的擺上,我相信,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中心,只有上帝是我們的中心;也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偏」的,不管我們身在何方,那裡都是我們的家鄉。願主耶穌的寶血洗去「中心」與「偏」的概念,願台灣各地的人都能在主裡合一。

(作者為屏東中會繁華教會傳道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