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好好玩】隨便寫可以嗎?

示意圖,與文中人物無涉。

◎劉曼肅

孩子不是天生就會「天馬行空」的嗎?怎麼可能寫不出作文來呢?不是隨便寫都會有東西可以交卷嗎?但真的要隨便寫,很多孩子不敢。

一說要寫作文,有的孩子盯著作文題目,腦子裡一片混亂,持續被「寫不出來」的壓力折磨著。有些孩子不知道該怎麼想,出現一些模糊的想法,句子還沒寫出來,腦袋好像就迷路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這要怎麼教呢?

先歸零吧!也就是忘掉負面的經驗。孩子壓力太大了,需要放鬆,才能思考與寫作。這跟中醫「排毒」的觀念很像,病人恢復健康之前,先要排毒。

先「敢寫」,敢寫之後才是「會寫」。但要如何讓學生敢寫呢?

這次新學生很多,我一上課就清楚講明:「這堂課是要亂掰的,隨便亂寫就好。」孩子們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正常的老師應該要說「不可以亂寫」。很好,他們得到顛覆性的經驗了,我意猶未盡,加強語氣說:「我說真的,不敢亂寫可能還寫不好呢!」此時,我正在施放一股「老師的標準很低」這樣與眾不同的「新鮮氧氣」。

奇怪的是,老師越認真的表示「真的可以亂寫」,學生就會越認真的寫。這時,他們各個直起腰來。「今天我們要做的練習,不僅很簡單,不僅亂掰就好,而且你們可能還會覺得很噁心。」我加重最後幾個字的音量。孩子們根本不相信老師說的,紛紛很善意的說:「才不會噁心!」

我將題目用投影機放出來──「親親詩」!全場譁然,果然有人說:「好噁心!」我說:「你看吧,我就說很噁心啊!」這下我跟孩子們站在同一陣線了。

投影片秀出了幾首詩作,我請學生齊聲朗讀,有趣的內容讓他們輕笑出聲。我說:「兩樣東西親一下,就是一種接觸,也是一種關聯,在生活中有很多種關聯……」

球投出去了,孩子們開始思考。接下來,我回答了幾個關於「那我可不可以寫,爸爸跟媽媽親一下?」之類的問題。

「要寫很多個『什麼跟什麼親一下』,拚命寫就對了,你們想到什麼就寫什麼,隨便寫!」

這一堂課,因為只要寫短句,所以孩子們不覺得多寫幾行有什麼困難。下課了,亂想、亂寫的結果,一點也不亂!

橡皮擦親了我的桌子一下,
筆親了我的作業本好幾下,
雙手親了課本好久,
夜已經深了,
我的頭還沒有親枕頭一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