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回應:一同深耕偏鄉教會

陳慕恩

偶然讀到林咨佑傳道師〈台灣有鄉,但沒有「偏」鄉〉一文,也讓被視為位處「偏鄉」的金包里教會(新北市金山區)的拙筆頗有感受。

首先說說這裡的地理人文。金山,位在北海岸的一隅,左連石門、三芝到淡水,右連萬里、基隆。早年因北海岸風景與老街文化帶動觀光,使得這個區域雖「偏遠」,卻有多元的風貌,宛如新興市鎮與農村交疊。但同樣,富饒之中仍然不乏許多「偏鄉」問題。

拙筆有次與某國小主任談天,聽到他提到自己從城市來到「偏鄉」服務,懷抱著能帶給學童更多「競爭力」的抱負。他廣納許多團體投入資源,協助學童有多元學習。也因此,在地的金包里教會也毅然與台灣展望會合作,提供英語與才藝的教學,與許多展望會的受助童一同學習。

然而,金山地區不只兒童事工亟待推動,與其他「偏鄉」地區相似,也遇到新住民、獨老事工等迫切問題。

「偏鄉」教會可以做的事工很多,可以深觸到許多社區角落。但不可否認的一件事,是「偏鄉」教會所遇到的挑戰,許多時候就是資源與人力的匱乏。相較之下,城市教會擁有較固定的資源與服事人力。然而,城市來的宣教隊,往往在短短數天的宣教營隊後,留給「偏鄉」教會無限感慨──營隊之後呢?

「偏鄉」教會有自己的原生問題,在城市教會的關愛之中,期待能與城市教會以長期、深耕的方式一起服事。「偏鄉」教會期待與城市教會分享異象,一同努力。

曾經親聞三重地區某牧師(該教會位處城市地帶)在兒童事工座談中,不斷鼓勵眾多城市教會前往關心「偏鄉」的教會,也身體力行帶隊去到「偏鄉」服事。然而,期待這樣的馬其頓呼聲,能進入城市教會眾多弟兄姊妹心中,與「偏鄉」教會「相愛連結肢體」,一起「生命見證基督」,一同長期、深耕台灣每個「偏鄉」角落。 (作者為七星中會金包里教會傳道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