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山長老教會228公共神學現場

(攝影/林婉婷)

郭榮敏(台南神學院退休牧師)

高雄和壽山兩中會教社部,於2018年3月4日在岡山教會聯合舉行「血淚228:用愛聆聽親子音樂會」。這個紀念活動往年是由「老店男聲合唱團」負責演唱節目,今年改變作風由青少年負責演唱,旁白是由小朋友用流利的台灣話講述,稚嫩的童音述說曲目深深打動觀眾的心,有的人甚至目眶紅潤、頻頻拭淚。

今天台灣太多的年輕人不懂母語台語(包括客語和原住民族十多種母語),日常生活中也不講台語了,可想而知他們的下一代,自然而然也就不會說了。許多長老教會輕易的放棄了傳承母語文化和語言的責任,以設立華語禮拜作為宣教的方式,卻忽略了宣教中很重要的一個責任就是保持母語與文化。

音樂會曲目內容感動大家不用多說,最打動人心的節目是由高齡87歲王順調長老的見證,他是目睹蕭朝金牧師被屠殺過程的岡山農校學生。

(攝影/林婉婷)

脈絡化宣教的蕭朝金牧師

根據當日音樂會散會後頒發「228消失的台灣菁英──岡山教會牧師蕭朝金」的傳單記載,日治時代蕭朝金就追隨林獻堂參加「台灣文化協會」,國民黨政府來台後他受「三民主義青年團」所吸引,在1945年11月成立籌備處,擔任岡山區隊長,告訴青年團部屬:「要為祖國打拚,能回歸祖國真幸福。」

蕭朝金是一位入世的牧師,在岡山鎮長蔣江直的就任典禮上,他說:「岡山鎮親像一台車,鎮民是坐在車上的乘客,鎮長是咱交託他,請他做咱的司機,盼望鎮長能以安全的駕駛作為乘客們生活的保障,使咱在這裡安居樂業。」這一番致詞壓倒其他發言,獲得大家的喝采。

台南第一位女公醫,也是唯一的女公醫的楊玉女醫師回憶蕭朝金在大內擔任傳道師時的講道內容,說:「咱做基督徒的人要親像螞蟻,看到甜的,好吃的食物,就要報給逐家,使逐家都來,這就是傳福音的精神。」

陳儀代表聯軍來台受降接收,變成「劫收」的慘痛經驗,遂引發二二八事件,三民主義青年團和一批占據岡山教會做為根據地,蕭朝金謹守傳道人的角色,勸青年人不要輕舉妄動。另一方面,當時交通停滯,南下的火車只行駛到岡山,岡山教會便收容無法回家的學生與人群,解決他們吃、住問題,蕭朝金因此被國府懷疑聚眾滋事、收容暴徒。

長老教會牧師的人格特質

3月10日左右,信徒耳聞國民黨政府要抓牧師的風聲,勸他走避,蕭朝金回答:「我沒做什麼代誌,我是一個傳道人,就是他抓錯人,那也是誤會,解釋一下就好。」有法治素養的台灣人,絕對想不到祖國的軍隊原來是穿上軍服的土匪,是不把人當作人看待的暴君。話說完半小時,就有士兵來到家中,把蕭朝金帶到岡山警察局。

蕭朝金不逃避,因為他自信他沒有做壞事;更重要的理由是,他是羊群的牧者,好牧者只能為羊捨命,哪有放棄羊群,使之成為無牧者的羊?

更惡毒的是,這群土匪兵,選在農校的學生返校上學的日子,3月14日上午7時30分到8時30分,王順調長老跟同伴剛好到學校附近,看見兩輛日本兵留下來的軍用卡車從岡山教會的方向開來,停在三十米路(岡山農工對面的道路當時寬30米,所以人們就以三十米作為路名)附近。

(攝影/林婉婷)

兩台車上分別有4名士兵,大喝一聲,王順調看蕭朝金牧師和台大法律系學生余仁德(岡山後紅里人),兩人分別被押在一輛車上,雙手被反綁在背後,雙腳也被綁著,他們從車斗很高的車上被踢下車,像宰殺的牲畜般被士兵粗魯對待。一群學生因為好奇,往前走近「第二目擊現場」,想看清楚狀況。

士兵要蕭朝金和余仁德兩人下跪!蕭朝金則大聲回答:「我只有跪天頂的上帝而已,我無愛跪人!」言語展現耶和華的僕人之人格特質。

岡山教會牧者沒有了,信徒的田園也被充公了

王順調的三叔、岡山教會執事王天盛在大崗山山仔腳灰窯園子裡,有好幾棵生長百年以上的肖楠樹,土匪仔兵看見了,就進來把那幾棵大樹砍下來,載到岡山的棺木店賣掉。接著把鄰近一塊丘陵地也占為要塞地。

王天盛跑去問他們個究竟,結果不得了,反而被扣押起來送到高雄壽山的要塞司令部。家裡的老人家就緊張了,到高雄找跟彭孟輯司令有交情的人士,到那兒去要人,還要付出相當多的贖金,才能放人。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軍隊沒有錢,就向百姓要,依循叢林法則,手上有槍就可以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出埃及記的啟示

筆者對南神1972年入學的校友們講起,「咱要如何回應蕭朝金牧師受難犧牲」時,忽然有人說:今日中國國勢之強可以挑戰美國,幾百萬台商在中國謀生,他們福利不可不顧,台灣年輕人受到高待遇吸引,世界各地有為青年對中國趨之若鶩,台灣等於置身於沒有前途的困境裡。筆者順著這個邏輯,獲得以下結論。

學者山德斯(James A. Sanders)看出以色列民族不滅亡的原因。耶路撒冷第一聖殿毀壞後,產生五經和先知書;在第二聖殿毀壞時,在主後第一世紀末確定舊約正典,使以色列民族的民族精神和身分認同極其清楚。因此在以色列史中,著者特別強調:摩西時代是上帝的臨在以及作為最出色的時代,這是眾先知所見證的。

面對想盡辦法統一台灣的威嚇,無信仰的人早就軟腳投降了,至於有信仰的人,要回歸倚靠大權能的上帝,做信仰的武裝,持定真理,明白台灣地位的真相,勇敢站在世界民主陣營和極權帝國對衝的焦點,奮勇自助是絕不孤單的奮鬥。求聖靈幫助人人成為台灣的摩西,合力走上正常國家大道,加入聯合國貢獻全人類。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