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普世運動不只是運動,也是團契

黃欣怡(CCA執委會委員)

原本亞洲教協(CCA)的執委會訂在伊朗舉行,但因著受限簽證難申請,加上伊朗正教會總部邀請所有執委前去黎巴嫩召開會議,有了這次拜訪阿拉伯國家的機會。

執委會展開前,眾委員先於杜拜了解移工議題。據在當地工作的印度同工指出,目前杜拜700萬人口中,僅不到100萬是阿拉伯人,其餘全是移工。最大宗的外籍移工輸出國,分別是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和菲律賓。杜拜的旅程中,幾乎只有在機場上才能看到阿拉伯人,大部分的勞動階層或辦公人員都已被外籍移工取代。領有官方工作簽證的移工,工資、待遇上較為穩定,得以勉強維持生活,但有大多數的移工,即使拿到工作簽證,也不見得有好的工資,很多時候得不到友善對待。

移工議題不僅發生在杜拜,也是普世議題與現況。作為信仰群體的我們,是否對這些常常出現在我們社群中說著不同的語言、有著不同膚色的人也「另眼相待」呢?

在這次的執委會開會禮拜中,由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牧首(Catholicos of the Armenian Apostolic Church)亞蘭一世(Aram I)對所有的與會者提出探討和挑戰。他表示「普世」(ecumenical)一詞是從希臘文的oikoumene發展而來,其字根oikos是家的意思。「我們並不住在教科書裡,而是住在你我中間,普世運動正是挑戰我們彼此去看實際、真實的我們。」這正好是CCA一直以來在談的「在上帝的家中共同生活」離我們不遠,都在你我之間、都在上帝的家園中。

普世是讓我們在自己的處境中學習實踐耶穌基督的教導,並且向所有人開放,而這些人就是我們的鄰舍。我們並不會因為付出愛與關心,以致於失去我們自己,反而因著接納與付出的行動,讓這些多元與差異豐富了我們自己!

如今普世教會組織花費許多時間在會議中討論人事、資產如何運用、活動應該辦在哪裡比較省錢,以及如何把法規定得天衣無縫,以致妥善處置與解決各方的利益、權益分配。我們的確需要考量人力、經費的有限,但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記普世運動不只是個「運動」,也是個「團契」。

「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馬太福音18章20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