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愛蓮牧師榮獲第6屆原住民族語文學獎

(相片提供/蔡愛蓮)

【林婉婷採訪報導】2年一度的教育部原住民族語文學獎今年邁入第6屆,本屆入選作品共有30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排灣中會南世教會牧師蔡愛蓮繼第5屆之後,今年以南排灣族語翻譯安徒生兒童文學名著〈國王的新衣〉(vaquan a itung nua mamazangiljan)再度入圍,並在母親與手足的陪伴下,出席8月18日於國立臺東大學知本校區湖畔講堂舉行的頒獎典禮。

(相片提供/蔡愛蓮)

〈國王的新衣〉幾乎每個人耳熟能詳:傲慢的國王穿著「只有聰明人看得見」的華服、實際上是光著身子上街巡視,百姓礙於國王的權威不敢多言,最終有個單純的孩子揭穿國王被欺騙的真相;故事點出「切勿自以為是」的寓意。

蔡愛蓮表示,當初選擇這篇故事進行翻譯,是因為排灣族也有階級制度,在意境營造與轉化的想像上更為有趣,故「國王」是以南排灣族語「頭目」(mamazangiljan)做翻譯;且不少傳統原住民族口述故事來自頭目家族,而翻譯〈國王的新衣〉則提供平民角度的故事觀點,對習慣傳統故事的族人而言是種突破。另一方面,現代人使用「國王」一詞也可廣義視為掌握權力且自大的人,搭配〈國王的新衣〉故事本身的揶揄意味,也能啟發讀者省思。

與安徒生童話一樣,排灣族也擅長在故事裡隱藏人生教導,蔡愛蓮舉例:排灣族琉璃珠串項鍊分短頸鍊與長鍊,每顆琉璃都有自己的名字和故事;如長鍊中有一顆珠子稱作makacaingaw(俊傑之珠),故事是一對相愛的青年結婚生子,孩子卻是「柚子」,部落的人譏笑他們是「柚子父母」,於是夫妻將孩子藏匿在箱子裡。但是過些日子,柚子旁出現很多makacaingaw,那些珠子化成人的手腳並與柚子連結,最後柚子成為「男孩」,男孩長大後俊美又智慧,成為受到敬重的人。這個故事傳達不得輕看自己也不能看不起別人的道理。

蔡愛蓮提到,翻譯文學的困難在於文化差異,使得有些詞語難以找到相對應翻譯,有時甚至要創詞。例如童話故事常出現馬車,但排灣族沒有馬車,就必須創詞,且創詞也考驗翻譯者的表達是否符合「信達雅」原則。參與族語聖經翻譯的蔡愛蓮也將經驗融入文學翻譯,「聖經翻譯的基礎能增添我的自信,更能掌握文字的應用。」而同在族語聖經翻譯的夥伴與前輩,也都是她請教與討論的導師。正如族語聖經翻譯時,人名地名等會採用原文音譯,蔡愛蓮入選第5屆原住民族語文學獎的翻譯作品〈灰姑娘〉就是以Sindirilla表示。

雖然這一代的部分成人或許因為對英文不熟悉,而不能習慣原文音譯,但考量到英文教育普及,現在的孩子們長大可以讀懂,所以原文音譯在教育傳承與保持原意上有其重要性。且根據族語聖經翻譯經驗,翻譯時除中文譯本,也會參考英文本和原文本(希伯來或希臘文),排灣族語文法與英文或原文文法反而更接近。

南世教會也很重視兒少母語教育。除了拼音教學,從幼稚園到國小課輔班,小朋友們都要背誦母語主禱文和使徒信經。蔡愛蓮回憶,主日學去部落探訪時,小朋友們以母語主禱文為長輩們禱告,長輩們聽到熟悉的語言,都感動流淚,這對孩子們學習母語也是很大的鼓勵。教會也設法多使用母語,例如主日禮拜程序單以華語和排灣族語雙語呈現;約5、6年前開始,講道後請小朋友母語朗讀一句經文作為信息分享的回應;家庭禮拜時也會多多使用母語讀聖經。

(相片提供/蔡愛蓮)

蔡愛蓮的願景是南世村成為人人使用母語的部落。她強調母語教育需要全教會與全部落共識,雖然華語溝通方便快速,但還是要積極建立母語溝通機會。例如小孩子幫家長跑腿時,家長與商家都可以使用母語與之交談,增進小孩子的母語實際應用能力。「家庭」是母語學習的第一現場,蔡愛蓮特別感謝母親的栽培,並堅持在家裡就要說排灣族語,營造母語學習環境,「幸好媽媽是個堅持說母語的人,原住民族語文學獎應該頒給她。」

今年度原住民族語文學獎入圍作品30篇,有不少來自尚未被認證的族群,例如道卡斯語、巴宰語、噶哈巫語等。蔡愛蓮笑稱自己已是老手,樂見更多年輕人投身族語文學領域。過去不少長老教會牧長也是獎項入圍常客,例如第1屆受獎牧者是吳明義、林清盛、林約道、林茂德,第2屆有林約道、顏約翰、賴阿忠、林清盛,第4屆為顏明仁、余榮德、星・歐拉姆等人。然不論是牧長親自執筆書寫母語文學,抑或在教會藉由事工推展母語教育,長老教會應持續投入保護母語相關運動,亦是完整台灣族群文化多元。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