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揚真理】〈有一活泉〉寶血洗我白無瑕

◎虛吾

一般而言,基督徒或多或少都聽過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354~430年)的名字,他描述自身經歷的《懺悔錄》(Confessions),不僅刻劃人陷入罪中纏擾的苦楚,在西方文學上亦有重要地位。奧古斯丁在罪惡權勢下的無力,延續著保羅深為所苦的哀號(羅馬書7章24節),直到今日仍讓無數人與之共鳴。

罪惡,正是福音真理要解決的問題。耶穌基督的十架福音完美地平衡了神的公義與慈愛,公義的神必須對罪惡進行不偏不倚的審判,給予你我這些罪人應該有的決斷,若不然,祂便悖乎自己的公義。然而神也是慈愛的,祂不願一人沉淪,乃願人人悔改(彼得後書3章9節)。這看似不能兩全的屬性,在各各他的十字架匯集成全,那關於罪的審判、刑罰,在十字架上執行了,上帝的羔羊替代了你我本應承擔的刑罰,為了愛的緣故。因此,本應死在罪中的人,可以藉著那無瑕之祭流下的血,得以在新約中認識、親近那至聖、公義、全能、智慧的神,律法銘刻於心,罪孽不再記念(耶利米書31章34節)。

     主流寶血付重價

英國詩人威廉‧考柏(William Cowper,1731~1800年)作詞的詩歌〈有一活泉〉(There Is A Fountain Filled With Blood)即以十字架為主題,述說著主在十字架所流的寶血拯救了罪人。

〈有一活泉〉首次出版,乃是出現於約翰‧牛頓(John Newton,1725~1807年)編譯的詩歌集《奧爾尼詩集》(Olney Hymns)。我們不難發現這首由美國音樂教育家洛厄爾‧梅森(Lowell Mason,1792~1872年)作曲的詩歌,與台語聖詩〈迷路的人當行倒轉〉有著同樣的旋律,台語聖詩收錄的版本固然動人,但若就詩歌原文而論,〈有一活泉〉卻較為貼近。〈迷路的人當行倒轉〉著眼的是對迷途浪子的呼喚,〈有一活泉〉則陳述耶穌基督赦罪之恩的有效、對聖徒的保守,對於猶在罪惡中掙扎的蒙恩者而言,這是極大的盼望與安慰。

考柏一生並不順遂,尤其是內心的苦憂煩悶讓他抑鬱寡歡,甚至有多次自殺未遂的紀錄。他也多次困惑,擔心失落救恩,然而他還是留下了如〈有一活泉〉這樣的詩歌,顯示他對於救恩源頭的認識、信心,是來自於「從主肋旁流下的寶血」。

對比於這首詩歌,我們常在教會裡聽到一些對服事、奉獻的要求,但基督教最核心的問題不在於「我們為主做了什麼」,乃是「基督為我們做了什麼」。

天主教認為稱義可以藉著行為獲得、得救與我們的合作有關、罪惡可以藉由金錢買贖。改教家們反對這些說法,他們深知自己的敗壞及神對聖潔的要求,罪人不配亦負擔不起那個代價,人能稱義、得救乃至於成聖,乃是藉靠耶穌寶血,唯獨信心!唯獨恩典!一如這首詩歌如此篤定:「罪人只要在此一洗,便能潔淨無瑕。」

      完全除罪賜救恩

「臨死一賊得見此泉,心喜求主記念」,路加福音記載那強盜,在還有機會的時候,望主記念,便蒙了應允,這無疑讓考柏、你我這樣的罪人大得激勵。或許有些人會羨慕這樣的機會,並且帶著取巧的態度期望臨死再歸信基督,然而這見證之所以可貴,乃是因它表明基督完全了贖罪工作,即使罪人再無機會行善,仍因信得生。

而「我罪雖然比他更深,主能洗我完全」,必得完全,這誠然是我們需再三強調的真理,當我們在聖經光照之下,認識到自己的罪無藥可救,真實、唯一的解決之道乃是「被殺羔羊血何奇妙,蘊藏除罪能力」。羔羊的血不只是使罪人因信稱義,更徹底除去罪惡,使我們成聖完全,這完完全全是立基於基督的工作(希伯來書2章11節)。

因深知基督在我們身上的工作、所賜的厚恩,「我心讚美主愛完全,一生必要傳揚」,是在主裡之人由心而發的嘴唇的果子(希伯來書13章15節),「我今雖然拙口笨舌,仍要歌唱主恩」,我們不是因讚美而得恩,乃是以頌榮回應主恩,便是理所當然的了。

〈有一活泉〉

1.有一活泉充滿寶血,從主肋旁流下,

罪人只要在此一洗,便能潔淨無瑕;

便能潔淨無瑕,便能潔淨無瑕,

罪人只要在此一洗,便能潔淨無瑕。

 

2.臨死一賊得見此泉,心喜求主記念,

我罪雖然比他更深,主能洗我完全;

主能洗我完全,主能洗我完全,

我罪雖然比他更深,主能洗我完全。

 

3.殺羔羊血何奇妙,蘊藏除罪能力,

洗淨教會聖潔榮美,何等奇妙能力;

何等奇妙能力,何等奇妙能力,

洗淨教會聖潔榮美,何等奇妙能力。

 

4.自我因信看見此泉,能力湧我心間,

我心讚美主愛完全,一生必要傳揚;

一生必要傳揚,一生必要傳揚,

我心讚美主愛完全,一生必要傳揚。

 

5.等我離世見主面時,我要讚美不歇,

我今雖然拙口笨舌,仍要歌唱主恩;

仍要歌唱主恩,仍要歌唱主恩,

我今雖然拙口笨舌,仍要歌唱主恩。

 

資料來源:《新靈糧詩選》、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