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國際地位(二)

 

徐望志(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助理總幹事)

下列我舉幾個最近的例子,來說明台灣在國際社會中面臨的困境。

拒絕旅客參觀聯合國

2015年9月21號,一名想參觀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的台灣旅客,拿著護照及國民身份證卻遭到保安人員阻擋,並告知她須攜帶有效的中國護照才能獲準進入。

記者Marc Engelhardt在日內瓦辦事處採訪聯合國發言人Rhéal LeBlanc時發現,中國對聯合國的影響力超出人們所預期。

LeBlanc指出:「國際社會承認的會員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台灣是中國的一省。聯合國承認中國,因此不承認台灣護照。我們必須尊重會員國。」 他補充道,此規則已實行許久,且不常發生問題。

對有些人而言,台灣旅客遭拒事件是相當不尋常的,台灣公民照理說可以拿中華民國護照通關,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很顯然的,若台灣旅客欲前往位於紐約的聯合國總部,應該也會遭拒。於2016年6月17號,中國實力研究計畫(China Power Project)主任Bonnie Glaser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表示,雖然台灣遊客如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一樣想參觀聯合國大樓,一樣會被拒絕。聯合國網站的訪客區塊中,「聯合國訪問新規」明白指示所有18歲以上的訪客,需持有會員國或觀察員國家所簽發附有照片的身份證,才能進入聯合國總部參觀。

事實上,這等同排除所有台灣人,因為他們的身份證全由台灣簽發,而非中國。

拒絕學者參訪聯合國

中正大學的劉黃麗娟助理教授一直固定帶領國際勞工法研究小組參加國際勞工組織(ILO)理事會年會。但在2016年6月,她的研究小組卻無法參加。ILO總幹事蓋伊萊德(Guy Ryder)在回覆時引用聯合國法規來解釋這項決定。ILO發言人Hans von Rohland則在一封電子郵件中提到:「任何訪客都必需持有聯合國會員國或大會批准的實體護照。」

當美聯社詢問何以劉黃麗娟的研究小組在前幾年獲得批准時,von Rohland表示更嚴格的安全標準是其中一項原因。他也提到,最近在巴黎及布魯塞爾發生的恐攻也是另一項因素。von Rohland表示:「基於歐洲目前的安全局勢,國際組織已強化安全措施。因此,我們別無選擇。」

此一事件凸顯了中國自蔡英文總統就職以來,可能隨時隨地阻止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的利益。劉黃麗娟在信中提到,2014年及2015年「訪問申請進展順利」。「今年,我們有相同的目標…而訪問權卻意外遭到拒絕。」

拒絕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大會

自2009年以來,世界衛生組織(WHO)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但在2016年蔡英文總統當選後,5月20日總統就職典禮前幾天,WHO的邀請函比往年較晚送達。邀請函中提到聯合國1971年10月25號第2758號決議,這也是自台灣2009年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界衛生大會以來,大會首次提到第2758號決議。極不尋常的是「中華台北」,這個世界衛生組織及其他國際組織如國際奧會所賦予台灣的正式名稱,只有在「一中原則」下,才能參加世界衛生大會。2017年,在未經WHO會員國的討論、決定及提出法律依據的前提下,台灣並未受邀參與世界衛生大會。

我認為蔡總統以中華台北的名義派代表團參加是備受屈辱的。連台灣的名字都沒被提及,更不用說被承認了。

這種情況真是難以理解,因為排除台灣2350萬人的行為,已經違反世界衛生組織的原則,即「人人享有健康」及「健康權」。

常設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PCA)忽視台灣

 2016年7月11日,常設仲裁法庭(PCA)就菲律賓的申訴作出裁決。基於中國簽署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PCA裁決中國對南沙群島的主張無效。中國與台灣均表示仲裁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仲裁庭的決定不具法律約束。雖然中國的憤慨及挑釁的姿態可以預期,但台灣及世界各地的大多數人均不知道PCA拒絕台灣參與聽證會。聽證會卻將每日紀錄及期間所收到的所有文件,提供給中方參考。中國還受邀對訴訟進行評論,來自菲律賓、澳洲、印尼、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及越南的代表團,則是作為觀察員出席這場聽證會。台灣卻沒有受邀或未能針對訴訟進行評論。

PCA位於荷蘭海牙。它提供仲裁庭的服務,以解決會員國、國際組織或私人之間因國際協議而產生的爭議。這些案件涉及一系列與領土、海域、主權、人權、國際投資以及國際與區域貿易有關的法律問題。PCA不是聯合國機構,而是由119個會員國組成的獨立組織。此獨立組織完全與聯合國分離,而選擇忽視台灣的發言權及參與訴訟之權利,這點也讓我非常憂心。

否認台灣犯罪集團的法定權利

2016年,45名台灣電信詐騙嫌犯在肯亞被捕,另有32名在馬來西亞遭受逮捕。北京當局要求所有77名罪犯都應被引渡回中國。肯亞的事件尤其值得關注,全部45名嫌犯在肯亞接受詐欺審判後,均被引渡回中國。4月5號,其中8名涉嫌電信詐騙、非法入境、有組織犯罪之嫌犯獲判無罪,但中國卻阻止這八人返回台灣。對此,中華民國外交部(MOFA)發表聲明,稱中國此舉是「以不文明方式非法俘獲人」,並表示此舉「嚴重損害相關人員的權利」。但肯亞充耳不聞台灣的抗議,拒絕台灣政府官員探訪罪犯並提供法律援助。

柬埔寨政府也作出類似處置,5位台灣人及35位中國公民涉嫌於當地進行電信詐騙,當地法庭於8月8日宣判無罪後,相關人等皆被遣送往中國。

今年初,許多聯合國人權專家對西班牙決定將台灣詐欺嫌犯遣返往中國表示擔憂,擔心他們可能面臨酷刑及其他虐待。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發表了一篇文章,專家們在兩名台灣人被遣送到中國後,呼籲西班牙停止將詐欺嫌犯遣送到中國。269名嫌犯包含219名台灣人,其中兩名台灣人於2016年12月因涉嫌參與電信詐騙被西班牙當局逮捕。

專家說:「任何缺乏正當程序保障、個案風險評估及適當保護措施等政策下而任意遣返人民,都違反國際法。使得他們進一步面臨人權遭受侵犯的風險,包括任意拘留、虐待及酷刑。」

據台灣外交部(MOFA)指出,北京當局要求將所有詐欺嫌犯送往中國進行調查及審判,皆因所有詐欺受害者都是「中國」國民。

自2016年4月首次發生此類事件後,包括肯亞、亞美尼亞、馬來西亞、印尼、柬埔寨及越南等部分國家選擇遵守北京的「一中」原則,並將台灣詐欺嫌犯遣送往中國。

最近一起西班牙遣返台灣電信詐騙嫌犯回中國的總人數,甚至超過360人。

這些只是在中國的煽動下,台灣及台灣人民如何被國際社會羞辱的幾個例子。罪犯甚至包括那些被認定「無罪」的人,也一併被移交給中國。尤有甚者,台灣人民現今也無法參訪後二戰時代最重要的國際機構-聯合國。

欺壓策略加劇

外交部的數據顯示,從今年前三個月起,中國在10起事件中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去年增加49起此類事件,2016年增加了18起,2015年則有13起。中方甚至單方面在一條被認為是國際空間的航線上開通北行航班,該航線相當靠近台灣海峽的中線。

中國的欺壓策略除強迫台灣邦交國不承認台灣、禁止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並強迫其他國家將台灣詐欺嫌疑遣送至中國接受審判外,中國也說服多方機構拒絕台灣申請加入國際民用航空組織、國際刑警組織及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等。

在過去的幾個月,北京當局一直向國外航空公司施加壓力,要求將其網站資料從台灣改為中國台灣。除此之外,還要求國外公司在網站上將台灣列為中國領土,如同香港及澳門一般。中國民用航空局表示,加拿大航空公司、漢莎航空公司及英國航空公司等44家航空公司中,已有18家遵從此項指示。

最後更改期限是7月25日。

美國航空公司遵從中國指示,將台灣、香港及澳門視為中國領土,白宮於5月5日抨擊北京的要求為「歐威爾式的荒謬」。

中國外交部表示:「無論美國說什麼,都不能改變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的客觀事實,香港、澳門及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由於川普對中國進口產品課徵數十億美元關稅,以懲罰中國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隨著貿易緊張局勢不斷加劇,這場爭吵已成為「傷口中的另一粒沙」。

其他值得注意的事件包括:

  1. 今年二月,台灣客家委員會原定參加於模里西斯舉行的文化交流活動,但因中國大使館施以壓力,主辦單位取消此次活動。
  2. 同樣,駐約旦台北經濟文化辦公室,原先受邀參與五月份的國際城市節,但主辦單位因中方壓力,將中華民國國旗自台灣展位上取下。
  3. 據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告,日本零售商無印良品公司因包裝認定台灣為獨立國家而被罰款20萬元人民幣(31,307美元)。
  4. 根據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報導,有網購民眾抱怨美國服飾零售商Gap出售的一件T恤。T恤上只印有中國卻不見台灣、西藏、南海的一部分及阿克賽欽(印度與中國間有爭議的邊界區域)。對此,Gap發出道歉聲明並下架此款T卹。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接受其道歉,並表示中國外交部會持續關注該公司的行為。
  5. 美國國務院領事事務局及美國貿易代表署於1月26日在網站上刪除中華民國(ROC)旗幟,此舉引起台灣嚴重關切。其最具戰略意義的盟友是否在中方壓力下準備要抽腿。經台灣調查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Heather Nauert表示,美方對台政策與承諾保持不變,並重申美國仍遵循《美國三公報》及《臺灣關係法》為基礎的「一中原則」。Nauert在1月27日表示:「我們認為台灣是重要的合作夥伴,它代表著成功的民主,其在世上有著向善的力量。台灣與我們有同樣的價值觀並且贏得我們的尊重,值得我們繼續大力支持。」

《經濟學人》以「銳實力(Sharp power)」形容中國最近的行為,其依靠欺凌、賄賂、脅迫與操弄信息,來抑制對中國利益的挑戰,並扼殺對中國行為的批評。

中國軍隊的代理戰爭

今年二月,紐約時報刊登兩篇關於兩位台灣人在澳洲兩家中國餐館工作的故事。在各別事件中,他們的老闆突然向他們詢問國籍,他們皆回答「台灣人」,但顧主卻說即使他們在台灣出生,他們還是「中國人」。在跟現場的客人解釋完後,這兩位台灣人分別被自己的顧主私下開除。這故事令人感到不安,因為中國公民竟如此對台灣人濫行權力,就如同航空事件及國外公司所發生的事。對於一個台灣人而言,甚至可能在海外,都會因身為台灣人而付出不必要的代價。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