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國際地位(三)

155

徐望志(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助理總幹事)

無路可出?

在分析台灣國際地位時,有必要檢視全球動態並將台灣置於此背景之下。這種情況可能出現什麼衝突?政治學家山繆·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於1996年出版《文明衝突論》即在回應經濟變化、柏林圍牆倒塌與歐洲冷戰結束的情況。他認為,由於資本主義勝過社會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衝突可能結束。政治學家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支持這種論調並假定「意識形態歷史」的終結。

然而,經濟及意識形態的辨證並未隨著冷戰結束。衝突仍在政局中肆虐,主要存於全球化世界的資本主義框架內。在新的資本主義環境劇變中,暴力鬥爭正在富人與窮人間發生,即資本主義寡頭及一般百姓。即在全球化的世界中,98%的普通人對抗2%控制絕大多數財富的暴利商人。

無論是經濟、人口或GDP,台灣這個中型國家,在國家百分位排名中皆名列前茅。台灣擁有媒體自由,且在貿易及經濟等議題上,明顯能與其他國家良好競爭,而非樹敵。

台灣真正主要的敵人不存在宗教或文化中,而是在意識形態上。這個敵人便是一黨專制的中國,只因為台灣是個獨立自主的國家,它就威脅要與台灣開戰。

無論如何,意識形態及領土上的問題,就是台灣未來真正的衝突所在。這也是我為何分析台灣對國家主權如此渴望卻無路可出。

台灣究竟有無出路?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是一眾外交官中罕見的思想家,多年來我一直密切關注他的著作。他在去年訪台接受採訪時告訴台灣觀眾,隨著中國崛起並引領,21世紀屬於亞洲。「西方世界在過去200年的全球統治屬『歷史反常』,已經可以讓路了。若台灣意識到此事,它應好好與中國建立關係,否則可能像是政治上的足球一樣被踢出局。」

中國與印度取代西方一直是他的核心思想。中國與印度的經濟於18世紀至19世紀初主導著世界秩序時,北美和歐洲逐漸變得強大。他繼續解釋道,我們現正重新調整回「正常秩序」。

他並表示,在未來的10年裡,「台灣需要謹慎應對每一方」。他建議「台灣像新加坡一樣,是一個小國家,它想在一個由強權主導的國際舞台上爭取發聲,需要更為實際的方法。」

馬凱碩大使對台灣的建議讓我想起一位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的一句話,他說「強者恣意而行,弱者自需受苦」。此言在分析一個國家為了能在無政府世界中保有權力及生存,而追求軍事力量的殘酷性。

在當今世界,一個國家生存所需條件,不再僅取決於軍事實力。組成聯盟及發揮其國家在政治制度、文化價值觀與生活方式上的影響力,遠比戰爭更為有效。

但哪段經文的獨到見解能對應到台灣的現況呢?

走出紅海(出埃及記14章)至流奶與蜜之地(約書亞記33

今天台灣在國際社會上的處境,猶如當時被囚禁在埃及的希伯來人。台灣完全無法進入、參加或參與國際組織。無論在體育、科學及健康等領域、國際貿易展覽會、甚至像國際勞工組織這樣保護工人權利的組織皆是。不管台灣如何行動或轉變,皆遇到「無路可出」的跡象。台灣迫切需要從囚禁中走出,這種囚禁剝奪了台灣人民的完整性,他們被視為二等公民,或完全被忽視,彷彿他們不存在一般。

出埃及記14章描述在紅海岸邊的希伯來人,摩西在那為他的人民分開紅海。為保護希伯來人,上帝便淹沒那些追趕他們的埃及人及戰車。

台灣人民亦渴望穿越紅海,進入那流著奶與蜜之地。我對台灣的祈禱並非要求上帝應把所有對台灣不友好的人都淹沒,而是熱切祈求台灣人民應有生存的空間、享受尊嚴及上帝賜予的自由,並能積極參與國際生活,因台灣人民能表現出軟實力及人性之美。

在整個白色恐怖時期,PCT及台灣都發現我們並不缺少約書亞們(約書亞記3:3)。作為有信仰的人,PCT隨時準備好抬著約櫃率民渡過約旦河。

救贖主是出路

 如此看來,救世主是我們的出路。請聆聽以賽亞書43章記載的文字。

雅各啊,創造你的耶和華,以色列啊,造成你的那位,現在如此說:「你不要害怕,因為我救贖了你;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 2 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趟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 3 因為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是以色列的聖者,你的救主。我已經使埃及做你的贖價,使古實和西巴代替你。 4 因我看你為寶為尊,又因我愛你,所以我使人代替你,使列邦人替換你的生命。

19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 20 野地的走獸必尊重我,野狗和鴕鳥也必如此,因我使曠野有水,使沙漠有河,好賜給我的百姓、我的選民喝。 21 這百姓是我為自己所造的,好述說我的美德。

上帝形塑、創造及選擇PCT。在上帝眼中,台灣人是寶貴的。PCT若保持虔誠,上帝也將持續信實地以榮耀與愛擁抱PCT。

TEF論壇的挑戰

於最近的中央委員會會議上,普世教會協會(WCC)公義及和平朝聖參照群體的共同議長費南多·恩斯(Fernando Enns)注意到「朝聖者經歷意指人們同行,共同進行一場盛大的祈禱。」「一路上,在普世中進行神學探討,成就相互陪伴的友誼,我們一同擘餅彼此交通。」

WCC國際事務教會委員會的議長Frank Chikane表示,以「瞭解人民,建立信心及信任,如此更容易協助社區與人民尋求和平公義」來陪伴人民。他反思在衝突與分歧的背景下,人們密切陪伴的意義,並強調「被遺棄的人民在沒有其他外力及捐助人幫忙之下,他們能自行處理看似棘手的問題及與挑戰。」

我在想Chikane所經歷過的衝突局勢,是否適用於台灣的處境。當然,即使台灣為主權提出的解決方案已經擺在桌上,這些問題似乎也難以解決。

混亂中的普世信仰

在第一次會議中,我們討論許多與TEF有關的問題,特別是在職權範圍(TOR)的部分。像WCC這樣的普世機構拒絕和PCT站在一起,同時我們也有許多夥伴教會因承受壓力而選擇不參加TEF。此外,在執行小組的會議記錄中,也顯示我們對TEF的目的與計劃有不同看法。總而言之,與普世之間的對話似乎顯得有些混亂。

我想起了門徒在加利利海暴風中的反應。馬可福音(4:35-41)描述他們被暴風襲擊,所面對的嚴峻局面。縱使他們將自己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他們依然決定跟隨耶穌前往新的海岸。耶穌所呼召的漁民彼得、安得烈、雅各及約翰對於加利利海的致命暴風和這片使人喪命的水域應不陌生。聖經學者告訴我們經文中常使用的誇張寓言。在古代近東區域,水和風象徵著混亂與失序。暴風的混亂撼動門徒的船,船要滿了水,此場景也顯示這次渡海到彼岸和他們所熟悉的環境有所不同。他們抵達的外邦人所在地,不僅充滿了不確定性及敵意,旅程本身也挑戰他們的信仰並危及他們的和平。

門徒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他們情緒失控地要求耶穌,讓大海平靜並移除使船下沉的水。然而,耶穌並沒有跟著暴風混亂,而是使暴風平靜。這樣說來,與耶穌同行,會不會使我們經歷到混亂?而它同時也是一條不斷衝撞、混亂交織的航道。

聖經一開始於創世紀1:1便揭示宇宙混亂的可能性。上帝在大爆炸或黑洞(地球史前混亂環境)中宣告要有光。

在混亂的漩渦中,有一個共享成長及改變社會的平台。無論有多混亂、多迷失及多危險,這些混亂往往提供我們重新認識上帝的機會。門徒對耶穌有疑問,但耶穌對他們也有疑問。他們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耶穌對他們說:「為什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謹慎與恐懼在混亂的吞噬中出現顯得合情合理。然而,有信心的人會警醒,並於混亂中發出勇於發言。

在暴風雨般的威脅中出聲,也顯露出我們缺乏能力來平靜周遭的混亂,我們也認知到自身無法應付社會中不平等及不公義的罪惡。儘管如此,我們不變的信仰促使我們藉主耶穌基督無可置疑的權柄來宣告。當世界失去理智時,若我們敢於開口立言,便能使混亂噤聲。

台灣渴望國家主權及尊嚴,並非遙不可及且不切實際的夢想。台灣可透過頑強的毅力、神聖的智慧與國際間的支持,來克服這令人生畏的朝聖之旅。當然,台灣不可能單獨應對這項挑戰。透過我們的祈禱,上帝終將憐憫賜予台灣,並為這個美麗的島嶼行美好的奇事。

台灣政府官員遭到國際社會排擠的結果,也突顯出PCT所扮演的獨特角色。PCT可協助打破國際間的孤立局勢。除有邦交的18個國家以外,中華民國官員無法前往其他國家。他們無法代表自己或台灣人民。因此,台灣的非政府組織如PCT必須成為先知來為人民倡議,雖然必須在政治敏感的情況下小心追尋。PCT的普世及夥伴教會,包括TEF等,可以動員起來為台灣人民發揮此獨特角色的作用。

聖雄甘地曾說:「小而堅毅的心靈,也能改變歷史進程。」我們邀請您與我們同行,穿越混亂的紅海,進入應許之地。我們的信仰明確指示我們有條出路。也非常感謝您回應我們的邀請,成為TEF指導小組的成員。您是上帝賜與PCT及台灣的祝福。願我們終將克服困難,使上帝的名被稱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