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破冰 簽署臨時性協議

教宗認可7名中方任命主教 期許促進對話 陳日君質疑宗教自由權將更險峻

【曾菀妤編譯】教廷官方媒體「梵蒂岡新聞」宣布,教廷9月22日已與中國針對主教任命問題,簽署了一份臨時性協議。該協議令教廷獲得在中國主教任命中的發言權,突破幾十年來雙方外交停滯不前的關係,但有批評說,這是羅馬天主教廷對中國政府的無原則妥協,並可能加劇了中國天主教徒的分裂。

教廷國務院與外交部次長卡米萊利(Antoine Camilleri)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副部長王超,9月22日在北京針對主教任命問題簽署了一份臨時性協議,教宗方濟各認可7名由中國官方任命的主教,為中梵關係破冰,希望能對中國的教會生活、中國人民的福祉與世界和平作出積極的貢獻。

梵蒂岡表示,此舉並非出於政治考量,而是著眼於教會與牧養目標,希望在中國的天主教團體能與教宗共融,同時也受到國家承認,「做個十足的天主教徒和真正的中國人。」該臨時性協議是雙方循序漸進和相互靠近的成果,是經過漫長過程的慎重商討後簽署的,協議也將就其本身的落實情況,進行定期的評估,該協議涉及教會生活極其重要的主教任命問題,並為更廣泛的雙方合作創造條件,期望能促進一個富有成果和遠見的雙邊對話。

不過也一些中國天主教徒反對這樣的協議,特別是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他表示教廷與中國的協議祕密進行是見不得人,任何與北京當局的協議都是對天主教徒的背叛,「這樣的條件下談成,對整個教會都是悲劇。」陳日君也擔心,中國管制教會的方式恐會影響香港,屆時香港天主教徒的信仰自由權也將受到波及,「將來好多都要靠教友(堅持)下去了。」

「現在的問題是:被軟禁的主教會怎樣?」梵中關係專家、RNS亞洲新聞部主編切爾維萊拉(Bernardo Cervellera)點出癥結點。他表示,近來河北省有10名神父入獄、一年前也發生上海地下主教遭軟禁及牧師被監禁的情勢,這些人的情況,外界仍不得而知。切爾維萊拉認為,「中國的強大,將迫使梵蒂岡不得不屈居對話弱勢。」習近平是毛澤東以來最強大的領導人,即使在中國基督教正處於蓬勃復興過程中,但相對的宗教自由也受到政府限縮。部分專家認為,由於習近平正鞏固權力,儘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允許宗教自由,但如今習近平正在全面系統性鎮壓基督教,並試圖將對黨忠誠等「中國特色」注入中國宗教文化中。中國的伊斯蘭教徒被迫將穹頂建築與新月象徵從清真寺撤除,政府以黨訓育、重新教育成千上萬的維吾爾族穆斯林;據媒體報導,藏族兒童已從佛教寺廟搬到學校,並在暑假期間禁止參加宗教活動。

今年春天,中國基督教全國兩會制定了《推進我國基督教中國化五年工作規劃綱要(2018~2022)》,及關於宗教事務的新規定,強調將按照黨主張堅持中國化方向、積極穩妥推進中國化的要求。在過去幾個月裡,中國各地的地方政府關閉了數百間家庭教會。對此,梵蒂岡發言人伯克(Greg Burke)僅表示,仍有方法可以改善天主教會與中國之間的關係,「這不是一個過程的結束,這是開始。」伯克說,「這是關於雙方耐心傾聽彼此對話,即使我們各自擁有非常不同的觀點。」

31歲的北京天主教徒張燁說,梵蒂岡無法忽視中國的重要性以及越來越多的中國天主教徒。「我最大的願望是,我們可以與梵蒂岡進行更多的溝通和互動,」他說,共融是教宗上任以來力推的政策,也使梵蒂岡積極改善另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古巴與美國之間的關係。

對於中梵突破歷史僵局、簽署協定,台灣外交部駐教廷大使李世明表示,協議非常重要的意義是中共首度承認了教宗在中國天主教的領袖地位,打破了過去外國勢力不得干預中國內政的教條,對於在中國的其他宗教的發展也具有啟發作用,相信將逐漸促進中國的宗教自由。李世明表示,中梵協議僅涉及教務問題,沒有談到中梵建交,或觸及教廷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希望國人不要被刻意渲染的不實報導所誤導。(資料來源:RNS、BBC、中央社)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