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教堂禁聖經 中國教會實況

習近平推基督教中國化 共黨組織直進教會 台灣多位牧長公義祈禱守望

山西金燈堂遭炸藥與重機械拆毀。(相片來源/對華援助協會)

【林宜瑩專題報導】七星中會濟南教會9月12日晚上舉行泰澤祈禱會,為被中國共產政權迫害的中國教會、基督徒、圖博、新疆維吾爾族聲援、祈禱,現場除了以投影片呈現中國共產黨政權近期迫害中國教會拆十字架、毀損教堂、焚燒聖經、阻撓聚會等行為,大家也在迫切祈禱中,輪流出聲向主呼求。

七星中會汐止教會牧師黃哲彥在祈禱會中,一邊播放投影片一邊講述,2013年浙江省政府以「三改一拆」為由,開始拆十字架甚至將教堂夷為平地,發布「基督教教堂公約九個不准」,對中國天主教堂發出的「通知」,更嚴詞警告:「現在是紅線高壓線,不要不當一回事!」「不聽就會對場所負責人追究責任、取消教職人員備案資格、關閉活動場所。」

中國政府為了更進一步落實新版的《宗教事務條例》,對基督教的迫害從浙江、河南蔓延到河北、江西、安徽、山東、黑龍江等7個省份,天主教堂也遭波及。中共甚至下令18歲以下未成年者禁止進入教會,脅迫中國基督徒簽下放棄信仰聲明書、教堂內高掛五星旗、習近平像,「感恩黨、感恩祖國、感恩習主席」的「三感恩」「祝願習主席身體健康、祝願祖國繁榮富強、祝願各族人民團結和諧」的「三祝願」「聽黨話、跟黨走」等政治標語,充斥在教會禮拜堂內。

今年8月中旬,天主教河北滄州教區全體神父,向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及國家宗教事務局發出公開信,質疑從今年3月底強推的「基督教中國化」不恰當。基督教中國化的政策包含:在教堂懸掛五星旗、張貼中國社會價值觀的宣傳畫、國家規章和制度,還直接在教堂內成立「駐堂指導小組」、共黨組織。

9月1日,來自成都、貴陽、北京、廣州、廈門、昆明、武漢、上海等地共29名中國牧者,公開具名連署發表「為基督信仰的聲明」,直指自政府2月執行《宗教事務條例》以來,中國各地教會在公共敬拜及信仰實踐上,受到來自中央政府程度不一的逼迫、藐視與誤解,而這些訴諸公權力的不義之舉,使得中國社會面臨嚴重的政教衝突,也違背人類信仰和良心自由,更悖於一般法治原則。

如今中國基督教會面臨的宗教不自由景況日漸嚴峻,9月以來,河南平西涵洞口教會、南陽市彩光教會、徐州道恩教會,成都秋雨聖約教會、北京錫安教會,持續遭到公安拆毀教堂、焚燒聖經或中斷聚會。9月14日河南鄭州中興教會、9月16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佈道所鄰溪樹教會與河南鄭州大里教會等,甚至發生政府當局派人阻撓聚會、拘捕牧傳的情事。

目前得知:維吾爾族牧師阿里木江.依米提,金華巿城關教會牧師包國華、刑文香,河南南樂教會牧師張少杰、安徽蔡里村教會牧師陳士信、曹三強,廣東沙坪鎮浸信教會信徒梁子亮、李銀秀、遼寧遼陽朝光教會李東哲牧師夫婦、會計李春俠、幹事李媛、廣東珠海王家婚禮教會牧師魏小妹及丈夫李炳新、同工張濤,北京雅和博教會長老胡石根等人,都因基督信仰被關入獄中。此外,除了基督教被迫害,上百萬維吾爾族人也被迫關在集中營接受思想改造,亟需眾人的聲援與關切。

當天美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透過影像,公開感謝濟南教會願意同感「一個肢體受苦,大家一同受苦」,來聲援被迫害的中國教會,並直指這是中國文化大革命以來最嚴厲的逼迫,而且情勢越來越惡化,有許多教會被拆毀、中國基督徒被打、被抓。不過他強調:「殺身體、殺不了靈魂的,不用怕他們!」至今中國已有1億名基督徒,相信最終習近平政權的迫害,反而會使中國教會大大的復興。

此次特別透過專題報導呈現中國政權迫害宗教自由的情況,祈願眾人能多多為受迫者代禱。

國保窮追 黃燕流離異鄉

【林宜瑩專題報導】因遭中國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國保)追逼,中國維權人士黃燕趁今年5月底在印尼雅加達被迫返回中國北京時,刻意買了中華航空途經台灣轉機的航班,趁著轉機空檔,在美國對華援助協會及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的緊急營救下,獲得台灣政府的短期安置,並在9月份獲得再展延1個月,近期她將持聯合國難民證身分趕赴第三國,尋求政治庇護。

黃燕,中國湖北荊州東門人,出身富有家庭,從小受基督徒父母影響,在鄰里間積極傳揚基督福音,甚至與一群兄姊為一位罹患嚴重紅斑狼瘡、連壽衣都買回家等死的楊昌群迫切禱告。後來楊昌群病癒,此事傳遍街坊鄰里,有位老闆帶著所有員工改信耶穌,黃燕卻也因此被中國公安盯上,逃至北京躲避追緝。為營救因自費印刷聖經遭捕的牧師蔡卓華一家人,黃燕經轉介找到律師高智晟幫忙,導致她先因傳福音,後又因接觸維權律師,被中共當局雙重迫害。她在看守所及派出所遭刑求而兩度流產,後來醫院檢查,確診罹患癌症,在國際人權團體施壓下,中共被迫釋放黃燕,但仍派人嚴密監控。

黃燕透露,她的先生、外甥都曾遭非法刑求,外甥女求學與就業屢遭公安騷擾,黃燕的二姊夫王守誠也在北京大興救助站被活活打死。近幾年,黃燕的家人因恐懼中國派出情治人員持續威脅人身安全,都已設法逃往海外避居,並且不願再與黃燕有所往來。

目前黃燕最擔心先生的安危,前陣子她的丈夫遭不明車輛撞傷,導雙腳因嚴重擦傷有大面積化膿,在家休養時,又遭國保派人對著住所丟擲穢物。詢問她為何先生不一起逃亡,黃燕表示「我先生擔心親人會有不測。」外界很難了解中國共產政權對人權迫害手段的可怕,她在印尼泰國逃亡時,手機都會莫名出現亂碼或無故當機,縱使她人在台灣,其實國保早已掌握她的行蹤,只能深居簡出以避免遭遇不測。

在台灣期間,黃燕感受到台灣人的友善,她期望獲得第三國政治庇護後,能到神學院專心完成神學教育。黃燕表示,非常感謝美國對華援助協會及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的幫忙,以及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及時伸出援手,協助她在台灣的醫療食宿,未來她將窮盡一生致力於對抗中國共產邪惡政權。

泳渡來台 燕鵬企盼團圓

【林宜瑩專題報導】大部分的人以為逃出中國的維權或民運人士,從此就能擺脫過去、開展新未來,可是對於曾突破網路封鎖,將中國迫害六四民運人士實況傳播國際的燕鵬而言,那苦難至今仍如影隨形、揮之不去跟著他。

燕鵬2001年遭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坐牢1年半、2004年6月2日從中國青島一路逃亡到廈門,最後搭船、半途跳船游泳到大膽島,卻又因私闖軍事要地被台灣判死刑,在顧立雄等律師營救下,在宜蘭靖廬待了快10個月被釋放,曾一度當過街友。他說,能從靖廬出來,是天主教神父呂若瑟為他作保,他先在聖嘉民啟智中心住了4個月,來到台北後,因台灣政府只給他每月新台幣5000元生活費,白天只好在公園找地方睡覺,晚上就到仁愛圓環的誠品書店整夜看書,餓了就設法找東西吃。有次颱風天實在沒辦法,跑到廟裡吃齋食、供品,對身為基督徒的燕鵬,這無疑是迫不得已的選擇。

燕鵬曾到大安森林公園附近的大教會聚會,被教會總務收留,白天就跟著他在教會當義工,晚上就回他家睡覺。就這樣過了4個月,教會牧師知道他的身分,因擔心會影響教會的中國宣教事工,便請他離開;後來雙和崇真堂牧師余慶榮收留他,並支持他去讀宣道神學院與道生神學院,也在民進黨立委李昆澤幫助下,向政府爭取到每月2萬元的生活補助,之後在桃園拿撒勒人會僑愛教會宣聖堂牧會。

燕鵬說,他在台灣有12年是沒有國籍,後來以專案取得台灣永久居留證,2年前獲得身分證,為了與妻女一家團聚,他不斷向有關單位提出申請,可是官員居然要他先回中國取得結婚公證證明,才能辦理「依親」程序,「開什麼玩笑!當年我是逃出中國,如今卻要我回中國取得證明,這不是在為難我、要我自投羅網、自尋死路嗎?」

2011年6月,燕鵬的太太隨團來台旅遊,台灣政府派人阻撓他跟太太獨處,燕鵬只好開著破舊的福音車,一路跟著旅遊團遊覽車全台繞一圈,後來遊覽車司機實在看不過去,掩護他太太跟燕鵬見面。

燕鵬女兒如今移居澳洲,為一圓團圓夢,他只好轉向澳洲政府申請移民,可是也不順遂,年近60歲的燕鵬在台灣、澳洲兩地奔波,一想到團圓是條荊棘路,燕鵬受訪時也一度哽咽,久久說不出話來……。

面對宗教壓迫 香港噤語發聲大不同

【特稿/吳國偉】中國政府近年對宗教連番打壓,特別是對基督教會,不論是官方三自教會或是地下家庭教會,出現成千上萬宗強拆十字架、強拆教堂、拘捕神職人員及信徒領袖等等事件,事態之嚴重是文化大革命後所未見。四川、浙江、福建、廣東、北京、上海等等多個省市的家庭教會牧者聯署,譴責當局的宗教打壓。特別的是,他們的論述不單信仰立場堅實,更反映眾牧者都抱著犧牲的決心,實名具姓地表示預備承擔一切損失,乃至失去自由和生命的代價。

對於此景,香港教會大致有三個反應:

第一類認為中國教會可能有違規行為,所以中國政府重視法治,根據法律進行有關措施,有他自己的道理。

第二類是冷漠,佔香港教會大多數;其中亦包括好些在中國宣教的差傳機構及他們的支持教會。他們經歷相當長時間在狹縫中生存,跟各地方政府有相當的周旋經驗,現在相信是敢怒不敢言。

第三類希望組織信徒推動教會做些事。推動者包括一些基督教(及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關懷社會組織,幾年前已經發聲明及組織信徒祈禱會。傘後組織基督徒社會關懷團契亦多次於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中聯辦)外舉辦祈禱會。近年崇基神學院長邢福增經常在社交媒體發放中國教會被打壓的資訊,並出席講座及講道。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神學牧職部門社會關注小組發出相關祈禱文及辦祈禱會,宣道會及浸信會亦分別以信徒名義發出聲明。

「堅浸人撐公義」更因「不滿香港教會集體噤聲」,發起916缺席崇拜。他們決定「連續第三個主日」(原文如此),發起信徒集體缺席崇拜行動,以示不滿。「堅浸人」是指屬於香港堅道浸信會的會友,他們主要透過臉書群組及聽眾為數不多的網路平台發聲,可惜當日超級颱風「山竹」襲港,大部份教友沒能出席崇拜,行動效果未能統計。

執筆時,亦見信徒連署要求香港基督教協進會與中聯辦聯絡,以表達信徒關注。該聯署聲明並無註明發起單位,但內文表明發起人「來自香港信義會、聖公會、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和中華基督教會」。他們關注教會被打壓,亦表示「拒絕教會在上帝的道之外,在信仰受壓迫下,放棄其信息和信仰的優次,另立其他的權勢、人物和道理作為教會的權威來源或主宰。」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之後出現宣誓風波(DQ事件)導致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當時信徒群體多有以宗派信徒的身份發聲明抗議,甚至包括少有關注政治的「浸信會」及「平安福音堂」,但該些宗派官方隨即發出聲明表示「信徒不代表宗派立場」。在此情勢下,我們相信將會有更多信徒以宗派名義發聲。(作者為香港春天教會宣教師)

基督教中國化 信徒面臨平衡危機

新版的《宗教事務條例》上路後,中國教會與基督徒的景況越來越嚴峻,不只教堂隨時可能遭拆,人身自由也有疑慮。(相片來源/匿名者提供)

【林婉婷專題報導】中國有多少基督徒人口?根據2014年《人民日報》文章所呈現的官方統計,中國基督徒人數可能落在2300萬至4000萬之間,但主流研究認定約在7000萬至8000萬區間。而2017年,估計基督徒人口數已增長至1億。然不論中國有多少基督徒人口,在共產主義、無神論、思想控制等政治考量與干預下,中國教會與基督徒在宗教社會性與純粹信仰本質上,正面臨平衡危機。

在世界各國站出來宣示實力的時刻,中國不再只是重視經濟,也開始提升自己的文化影響力。2014年8月,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與中國基督教協會組成的「基督教全國兩會」上海會議上,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曾表示,要「建設中國特色的神學思想」,強調基督徒在當上帝兒女之前,要先作愛國公民。

基督教中國化的相關行動,以2018年的「禁聖經」最為明顯。除了一般市面通路買不到,連京東、淘寶、亞馬遜等購物網站都被屏蔽封鎖,找不到聖經書源,想買只能透過宗教書房。但除了基督教,佛教、道教、伊斯蘭教等其他宗教經典並未受到此限制。其他中國化政策還包括,鼓勵以習近平像取代耶穌像等。

以往由於社會關懷特質,基督教常被視為弱勢群體信仰,但在中國,如今基督教開始往城市發展,不少有學歷、事業有成的青壯年受洗成為基督徒,更有一群基督徒維權人士,這些人的言行影響力,成為中國政府的眼中釘,加上素對基督教懷有西方殖民勢力入侵的想法,縱使面對國際社會指責,中國政府也寧願採取強硬手段,打壓國內基督教的擴張勢力。

政府打壓基督教最為人知曉的案例,是2014年拆毀溫州三江教堂事件,除了建物損毀,多名牧長教友遭毆打與逮捕。溫州約有135萬基督徒,佔溫州總人口15%,三江教堂更是溫州地標,這樣的衝擊事件,警告意味濃厚,加上拆毀指令是來自浙江省而非溫州市,引起不同行政層級的緊張。浙江省從2013年開始展開打壓教會行動,除了三江教堂,至少還有160間教會,遭受十字架拆毀等不同形式與程度的破壞與騷擾。

基督教堂拆毀行動至今仍然不斷上演。因應中國新版《宗教事務條例》即將正式執行,2018年1月,超過5萬人聚會的山西省臨汾市浮山縣家庭教會「金燈堂」遭炸藥與重機械拆毀,短時間內即夷為平地,會友沒有任何抗爭餘地。教會被指控非法佔用農用地及聚眾擾亂交通秩序,這幾項罪名,也是中國教會與基督徒最常被扣上的大帽子。

2018年2月,中國新版《宗教事務條例》正式執行,傳出河南省西華縣19個鄉鎮上千間家庭教會遭官方查封,信徒被迫前往官方三自愛國教會聚會,官員甚至要求老師與家長禁止孩子參與教會活動。除了家庭教會遭到嚴苛對待,事實上,只要有異議者,哪怕是官方教會,也難逃一劫。例如2013年底,隸屬三自愛國教會的河南南樂教會牧師張少杰與20多位信徒遭逮捕,背後原因可能是張少杰出面維護信徒權益。而張少杰最終被以詐騙罪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起訴,遭判處12年徒刑。

面對隨時可能有執法人員上門,不少中國教會各自發展出應對方式,也有維權基督徒律師寫了一套相關建議,基本上就是配合政府的要求與詢問,避免暴力衝突,透過掌握會友行蹤,知悉己身權利,適當採集證據等,縱使失去教堂與聖經,也絕不輕易放棄找時機聚會、親近上帝。

習近平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限縮宗教自由打壓組織自主

【邱國榮專題報導】中國為加強宗教監控,新版《宗教事務條例》2月1日上路,當中規定非宗教團體、院校、活動場所不得進行宗教教育培訓、不得參加境外活動。此外,中國政府為防止宗教透過網路傳播、國家安全遭到危害,除了官方批准的三自教會外,非官方核可的宗教組織,一律遭禁止,人民的宗教自由權利受極大的打擊與限制。

去年10月28日,習近平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以「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標題進行報告。針對宗教部分,他強調,將全面貫徹共產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中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然而要發展這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前提是,必須鞏固反發展愛國統一戰線,要高舉愛國主義、社會主義旗幟,並堅決防止個人主義、分散主義、自由主義、本位主義,以及反對宗派主義。

今年3月21日閉幕的「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議通過國家主席無任期限制,朝向權力單一個人化集中。中國國務院網站首頁更醒目的掛上「學習平台」,等同為全國開啟一波「學習」的政治風潮,走向習近平所強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7月31日,北京舉行「全國性宗教團體聯席會議第6次會議」,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國家宗教局局長王作安出席該會議並強調,中國國內的各宗教要廣泛開展各種形式的「學習」活動,學習憲法、學習國旗法,並且通過「學習」,撰寫解讀文章和心得體會,維護國旗尊嚴的意識。

事實上,中國的家庭教會遭到官方查封,其傳道人或信眾陸續遭到拘禁、逮捕,家庭教會及官方批准的三自教會教堂外的十字架遭強拆,都跟這波黨推動的「學習」的風潮,脫不了直接關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6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進行破壞社會秩序、損害公民身體健康、妨礙國家教育制度的活動。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的支配。」如此看來,中國政府的舉措根本就是違反人民根本權利。

1條評論

  1. 可是台灣的基督教近期層出不窮的孌童性侵案件,加上對同志的造謠抹黑惡性迫害……光是這兩點我認為基督教真的需要被檢討的

瑞恩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