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濃的愛,比一筆錢更留下印記

示意圖,與文中人物無涉。

◎葉從容

我因為轉換服事工場,欲搬遷至另一個城市,所有家具都轉贈給在山區向少數民族傳福音的一對宣教夫婦。

偏遠地區是著名的貧困地區,當地人為了脫離貧窮,受到走私毒品販子的誘惑,幾乎家家戶戶都捲入販毒、吸毒的漩渦。也因此,村內幾乎沒有幾戶人家是沒有家人不患愛滋病的,「無毒家庭」已成為一項當地政府可頒贈的榮譽。當愛滋病奪去成年人的性命後,便遺留下一大批無人照料的孤兒。

有金銀    沒有福音

由於那地方的貧困已被世界宣教機構關注,每個月都有許多來自國外或外地的短宣隊去探訪。可惜的是,願意委身在當地做少數民族宣教工作的人實在少得可憐,且大部分福音派信徒的宣教觀念與初代教會恰恰相反。

當年彼得對那個在聖殿外乞討的瘸子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有的給你。」於是他就把基督的救恩傳給那個又貧又疾的人。但當前的短宣隊卻彷彿對這些又貧又病又沒有盼望的人說:「金和銀我們都有,衣衫鞋襪、細糧粗糧也應有盡有,手機、iPad也毫不吝嗇,只是你們靈魂需要的福音,我們不知道怎麼給你們。」

於是,現在去偏遠地區真正想傳福音、高舉基督的教會,就面臨一個很難突破的困境,只要你向當地人佈道,他們第一個反應就是:「這次你發什麼東西給我們?」而當地一些教會的牧者,已沒有時間牧養教會,因為每週都會有一、兩隊外地去的短宣隊,牧師幾乎全部時間就花在接待這些短宣隊上,帶他們去參觀探訪當地人。當地人也學聰明了,他們讓你參觀,接待你,讓你照個相,跟你合個影,因為知道你一定會有物資交給牧師,之後牧師會把物資轉發給大家,這已形成一個心照不宣的默契。

沒有金銀    只有福音

這些是我認識的這對宣教師夫婦義憤填膺告訴我的。這對夫婦真的是金和銀都沒有,但他們堅信偏遠地區的貧困不是用金銀解決的。這種外來物資的贈送,只會讓當地人甘心樂意地繼續處在貧困中,伸手向人要金要銀。他們認為這些少數民族真正需要的是生命的改變,所以,凡有短宣隊問他們需要什麼,他們一概拒絕物資,他們要的是:「我們人手不夠,你們可以派個人來,暫時幫幫我們的忙,譬如做一個星期的飯,教教孩子功課之類嗎?」但沒什麼短宣隊願意,所以那些團隊就轉向其他樂意接受物資捐獻的教會了。

在這種內憂之禍大於外患之需、自己人手又有限的情況下,他們決定定睛在少數民族的下一代身上,把父母因愛滋病身亡的孤兒一個、一個找來,照料他們,向他們傳講基督,把他們培養成服事主的人。

耗心力    千里傳愛心

這對宣教師夫婦起初打算只在當地服事一段時間,但最近他們決定把在城市的房子賣了,在偏遠地區買一棟可以用來作宿舍和培訓中心的房子,永久住在那裡。剛好我要搬家,我的家具不是一般家庭的家具,是為家庭聚會購置的,有實木書架12個、椅子40多把、書桌及櫃子等,他們覺得特別適合他們的新居使用。

感謝主,我這不正愁不知如何處理家具嗎?反正我在新工場還暫無定所,所有家當都要寄放在倉庫,家具是一件也帶不走,正好全部轉贈給他們,也算是支持工場上的宣教戰友。

我的家具若要賤賣,或許可以拿到兩萬多塊錢,但要再買新的,可能要兩倍以上,而且在偏遠地區不一定買得到。

我打聽了一下運費,偏遠地區較偏僻,路也不好走,貨運公司說運費就要上萬元。

宣教師夫婦說他們願意負責運費,但是我考慮到他們的經濟能力有限,這筆錢可能是他們一個月的薪俸,但我自己要搬家,也需要一筆額外開銷,所以無力承擔這筆費用。所以我特地向我的支持同工們呼籲特殊奉獻,也順利募到了運費的款項,家具最後順利運到了偏遠地區!

聖徒相通   見證主名

有個美國宣教師告訴我一個故事。有一次,教會裡來了一個乞丐,他問教會可否給他一些吃的和穿的,於是教會給了他一些食物、幾件衣服和幾條褲子。過了一個星期,他又到教會來,問教會還有沒有褲子可以給他,教會說:「上週不是給了你兩條褲子了嗎?」他說:「是啊!可是,我一出教會,看到了一個乞丐沒褲子穿,就把我那兩條褲子送給了那個乞丐。」

他為什麼告訴我這個故事呢?因為他在中國做少數民族聖經翻譯工作,回美國休假時來我家,看中了我書架上一本中英對照的聖經。那本聖經現在已經絕版了,但我見他的事工有需要,就忍痛割愛,把那本聖經送給了他,他就歡歡喜喜地拿回去了。不久,他在教會見到我,又問我還有沒有那種中英對照的聖經,我告訴他那是我唯一的一本,問他為什麼還要。他說,他上週去一個美國的校園團契,遇到一個中國學生,那個學生很想學習英文,又想了解基督教,學生對宣教師手上那本中英對照的聖經甚感興趣,於是,這位宣教師就把聖經送給這個中國學生了。

這世界上,永遠有比你更窮或更有需要的人,奉獻不是富人的專利。根據調查,按比例來算,支持宣教最多的就是宣教師!因為宣教師最明白,白白領受的恩典是怎樣的不易得來,而自己又是怎樣的不配,他們也最明白工場上的需要有多大。

我為什麼跟大家分享這個故事呢?因為後來收到偏遠地區那對宣教師夫婦的一封短信:

葉老師:

有件事想問妳。昨天一個姊妹帶著女兒從外地來到這裡,在我住的社區租了一個房,沒什麼家具,算是避難吧!我把兩個書架和櫥櫃放在她租的房子裡,然後準備把你們轉來的奉獻給她們添置洗衣機及廚房用品。她們一年左右會離開,這些東西我們還可以繼續用。我也請示了差會的負責人,妳覺得我這樣使用奉獻合適嗎?符合妳們的專款用途嗎?

我告訴她,當然可以,想不到,上帝讓我們小小的奉獻幫到的不只是一家人。

許多時後,我們生活舒適了、方便了、富裕了,便會選擇用金錢(即省事、省力的方式)來表達愛心。我本來也請我們教會的宣教部在教會呼籲特殊奉獻,但負責宣教的長老對我說:「葉老師,妳家具這麼多,搬起來很麻煩,運費也不少。不如賣了,將錢奉獻到那邊,這豈不更省事,而且環保!」

用省事的方式,不但賣不到多少錢,更大的問題是,不需要教會和信徒對宣教有任何付出。

那對在偏遠地區宣教的夫婦住在我家時,看中了我的家具,認為很適合他們的宿舍兼培訓中心用。現在這麼複雜的工程帶來的成果,不僅是他們得到了合用的東西,又幫助到另一個家庭,更重要的是,促進了聖徒的相通,信徒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上帝藉此帶來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成果!

我真盼望城市中的教會,在不斷壯大和富裕後,不要變成一個窮得只知道用錢來解決問題的教會。

那對夫婦在獲知運貨過程後,是這麼回覆我的:

陣容浩大,這些書櫃對我們用處很大,我們團隊明天下午也會來十多人卸貨。感受到了濃濃的愛,比一筆錢更留下印記。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