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府城──推薦《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臺語詩》

◎火金水

年初其中 1 項 m̄-chiâⁿ khang-khòe 是 leh tàu 舞作者授權、聯絡,最近總算出版,lán 心肝頭 mā khah 輕鬆。

看內容、封面、排版、編輯、導讀,有影目前出版 ê 台語冊無幾本 ē 比–chit。Chit 句話  是 ka-tī leh nauh,nā 是平素有 leh 讀台語冊 ê 人 thèng-hó 比較。

Chit 本冊有 3 ê 意義。一–來,是官方出版。自 2012 年台南市政府辦《臺江臺語文學季刊》kàu taⁿ 出總共有 27 期,che 是台灣台南官方出錢出版 ê 雜誌。Ā nā chit 本《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臺語詩》算是第二刊物,有歷史意義。

二–來,重視地方文學,地方文人延續早前 ê 鹽份地帶詩人 ê 血脈 (鹽分地帶文學雜誌有 chi̍t-su̍t-su̍t-á 台語)。

三–來,針對國中小學生所選出來 ê 詩文,推 sak 台語文學教育。Che mā ǹg-bāng lán ê 台語正規教育 ē-tàng 進行,m̄ 是 koh leh 做人 ê sin-pū-á。

施俊州博士 tī 序言內底有針對台華 2 種語言語法精差 tiám-tuh–chi̍t-ē,koh ké-soeh 文本內是 án-chóaⁿ 使用羅漢文體,總講一句,維護「台語格」。Che kap 有人捌提出「回歸台灣文學的面腔」ê 想法 phàng ē-tàng kap 做伙,koh-khah 實際討論「血,肉、骨、髓」, 是 kan-taⁿ leh 講「皮」niâ。

文字標準化猶原是 lán ài 追求 ê 目標,目前市面上是以全漢字為主,che 誠大 ê 原因是 lán ê 教育 kap 觀念。總講一句,看羅馬字無目地。Khah 奇怪 ê 是 hiah 主張全漢 ê 人 soah 無欲照教育部推行 ê 漢字 leh kiâⁿ,koh 免論 ka-tī 敢看有羅馬字,承認羅馬字 ê 好處。

筆者雖是漢羅主張,mā 認同任何一種寫法,強調 ê 是羅馬字 ê 基本素養,認捌聲調變化是 ài 有–ê。Che tī lán 欠缺母語 ê 環境之下,獨獨 óa 靠漢字 beh 復振母語是真 oh。所致,chit 本官方出資漢羅詩選 koh 有一个 tuh 破現代漢字權霸 ê 屈勢。在 lán 想,tiāⁿ-tio̍h 有 chiâⁿ chē 人 ē 氣 phut-phut。

Lán 簡單看幾个例:李敏勇〈點燃生命之光──專訪詩人李敏勇〉(2005 年),「我一直想用台語寫寫看,我有很多詩從華語翻成台語,但是我都是用漢字台語而沒辦法使用漢羅……。對我來講,使用漢字台語會遇到很多困難,找不到我所要的字時,就必須調整講法,我很不喜歡用借音字,借來的那個字本身有它的含意,我們在讀的時候,會被它本來的意思拉走。」

李敏勇 tī 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台灣同鄉會演講(2013 年):「我習慣用漢字台文書寫。相對羅馬字是外來的,漢字無完全是外來的。……漢字的台文佇語音方面的侷限造成羅馬字運用佇通行台語的現象。」

李敏勇 tī 《台文戰線第 33 集》(2014 年)有評語鄭雅怡詩作〈秋色〉漢羅書寫,「閱讀者必須用開放、寬容的心來面對。這是發展中台語詩,台語文學的狀況。欲安怎演變?是另外的問題。」

Koh 看有名詩人評論家張德本詩集《綠樹發滿潔白的語詞》(2016 年)ê 序,「推廣台文書寫,有人常在強調『正 pān』(正確典範)ê 台語。這是非常外行的觀念。」「漢字和羅馬字攏是殖民的外來文字。」

Che 敢袂說明目前羅馬字 hō͘ 濟濟有知名度 ê 作家放 sat?甚至有意無意暗示羅馬字 tī 文學獎 ê 審查 ē 有無公平 ê 對待?林央敏:「因為他們寫錯漢字錯別字多會被扣分,但以注音當做文字的作品充斥小學低年級式的作文(注音代字)方式反而被允許。」〈對臺灣文學獎的觀察與建議〉《台灣文學館通訊-58 期》(2018 年)。

Lán 看 chiah ê 言論,敢袂煩惱台語 ê 未來?漢字沙文本位 am-khàm 羅馬字 ê 工具性現 tú 現。何況,羅馬字 ê 使用 tī 台南有真飽 tīⁿ ê 歷史價值 mā lóng 無 khah choa̍h。

雖 bóng 施博士 tī 主編序無講明語際權力發展過程(tī 伊 ê 博論有 khah 開破、分析 lán 台語(所有母語)人 ê 困境),lán 的確看 lán ê 教育 mā 知。Hiau-hēng ê 是殖民語言 ê 霸權 iû-goân khiā tī lán ê 頭殼頂,中毒 sioⁿ 深。

Lán nā 無細膩接受 in 奸詐 ê 安排,看無清 siáu-kúi-á 殼背後 ê 真面目,bē-su in leh「施恩」hō͘ lán,lán leh「kăng pun」,叫是 leh 救「台語」,khêng-si̍t 是 leh tàu chng-thāⁿ 人 ê hiau-pai niâ。你 kan-taⁿ 是 in 假正義轉型 ê 棋 jí-á niâ。

落尾,真歡喜有 chit 款 ê 編輯水準,無 tàng chhōe ah。冊出 ah,無我 ê tī-tāi ah soah 感覺心憂憂。少人知 ê 心悶。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