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眼光讀經 20年歷程總檢視

經文反思時代處境 不同身分者彼此交流 重新詮釋文本 聽見上帝公義呼聲

適逢新眼光讀經推動 週年,台灣教會公報社於濟南教會主辦座談會,邀請推動者與使用者分享。(攝影/林宜瑩)

編按 :新眼光讀經運動,源於亞洲基督教協會(CCA) 於1996年共同推動的神學運動「新眼光讀聖經」(Reading the Bible with New Eyes)。
1998年起,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成立「二○○○年福音運動推行委員會」推動,除了與普世教會步調一致外,也認同此一讀經運動對基督教宣教,尤其是教會在第三世界的宣教,具有重要的啟發與貢獻,是值得大力推展、深化信仰、活出見證的宣教運動。
適逢新眼光讀經推動20週年,台灣教會公報社主辦「新眼光讀經20週年座談會」,北部場由《新使者雜誌》編委廖斌洲主持,邀請當年推動新眼光讀經運動的退休牧師陳南州及台灣神學院歷史學教授鄭仰恩主講,並由近年推動「處境查經班」的七星中會濟南教會牧師黃春生、台北中會公義行動教會牧師鄭國忠與談,期盼透過跨世代的對話,再次省思讀經的意義,明瞭上帝藉著經文所傳達的呼召與差遣。

時  間:10月21日 PM2:00
地  點:七星中會濟南教會
記錄攝影:林宜瑩
與 談 人 :陳南州(退休牧師)、鄭仰恩(台灣神學院教授)、黃春生(七星中會濟南教會牧師)、鄭國忠(台北中會公義行動教會牧師)

陳南州:簡化經文無法造就人

【林宜瑩專題報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推動新眼光讀經運動,1998年是正式開始。」前玉山神學院副院長陳南州表示,1997年長老教會總會在高雄新興教會曾舉辦新眼光讀經運動籌備性研討會,當時邀請印度神學家Dhyanchand Carr前來演講,所屬3間神學院都有教授、學生出席與會;1998年3月在陽明山衛理福音園又舉辦一場新眼光讀經運動推動營會。

CCA在推動新眼光讀經運動,主要目的是宣教與傳道,後來影響台灣、印尼、菲律賓、緬甸等國教會。陳南州說明,亞洲教會對新眼光讀經運動的反應很正面,可是他也憂心很多牧長過度將基督信仰「簡化」,或用簡單教條來理解聖經,甚至詮釋出令人驚恐的經文,「這對基督徒信仰生命的建造並無幫助。」

陳南州說,80年代有英國宣教師來台,於屏東、高雄學生中心服事,有一次騎機車時遭酒駕的小貨車司機追撞後逃逸,這位英國宣教師從橋上墜落,疑似昏厥後,因臉部趴在溪水裡而溺斃。後來在追思告別禮拜中,主持喪禮的台灣牧師在傳講信息時竟說:「這是上帝的旨意。」當時他聽了很難過,也質疑這種說法對失去兒子的父母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安慰,對那些參加追思禮拜的人而言,也沒帶來盼望。「神學是信仰的反省。」陳南州說,新眼光讀經運動就是盼望能幫助教會牧長與信徒,在讀經過程中,從自身處境中進行聖經神學的反思。

身為台灣新眼光讀經運動推動者之一的陳南州說,當初這運動曾受到誤解,因為很多台灣牧者受到歷史批判學的影響,對「以讀者為中心」的新眼光讀經運動頗不以為然。如今該運動已推行了20年,他反而想問:「大家真的有新眼光嗎?現在《新眼光讀經》手冊的內容,真的有新眼光嗎?」

陳南州說,在他看來,新眼光讀經運動實在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因為從很多長老教會牧長信徒對當今社會議題的態度與反應,就足可檢視大家是否真的以新眼光讀聖經。他直言,《新眼光讀經》手冊的寫手若沒有以聖經經文回應當今的社會處境,使讀者從中有信仰反省的機會,又怎會帶來新眼光呢?這一點是相當可惜的。

陳南州表示,許多教會讀經班是牧長一人在講,會眾只能聆聽,但他認為,不要訂定僵化的讀經計畫,應該大力倡導運用《新眼光讀經》手冊,同時進行處境式查經方式,讓信徒好好思考,如何在讀經時回應社會處境中的議題,而不是只站在教會內的處境去讀經,只願在同溫層互相取暖,也唯有真正在弱勢者的處境中才能理解他們的經歷。他鼓勵基督徒要在台灣人民中間去聆聽,這樣才能落實「認同台灣所有的住民」,使教會成為眾人的盼望。

鄭仰恩:直到成為自己的故事

【林宜瑩專題報導】「直到聖經的故事成為我們的故事。」台灣神學院歷史學教授鄭仰恩以此指出,「新眼光讀經」運動源起於亞洲教協(CCA)神學、宣教和教育等3個委員會於1996年所共同推動的神學運動──「新眼光讀聖經」(Reading the Bible with New Eyes)。1998年起,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成立「二○○○年福音運動推行委員會」推動新眼光讀經運動。

鄭仰恩說,CCA之所以有這神學運動,要感謝當時擔任CCA專責推動神學與宣教幹事的Dhyanchand Carr,他後來也成為印度一間神學院的院長。當時Dhyanchand Carr特別強調宣教行動的神學觀,但他也認為,亞洲宣教要跳脫殖民統治者的思維與眼光,不可用既得利益者、具有社會優勢地位的角度詮釋聖經,反讓亞洲各國人民覺得聖經是種束縛、而不是鬆綁。鄭仰恩認為,Dhyanchand Carr是亞洲新眼光讀經運動的原始推動者。

當時,鄭仰恩、陳南州與黃伯和等3人,都參與在CCA的普世事工,覺得這項神學運動對台灣教會有幫助,於是引進,後經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採納,成為二○○○年福音運動中很重要的一項讀經運動。
鄭仰恩再將教會歷史往前推到1968年11月,20世紀對改革宗教會影響力最大的德國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在逝世前3個月寫了一封信給《東南亞神學論刊》(South East Asia Journal of Theology),期望東南亞基督徒在自身實況中找到自己的聲音,絕對不要跟隨他或複製他的神學。巴特強調,神學應有兩個衡量標準:一是神學應以「基督為中心」,二是神學應該帶來喜樂。所有的實況化神學應該見證生命的豐富、繁榮興盛,且帶來喜樂和幽默,而非憂傷或無聊,絕對不要做「無聊的神學」!最後,巴特要大家認真看待信仰以及教會的合一。

鄭仰恩也介紹了60年代影響當代許多神學家的美國神學教授詹姆斯‧繆倫伯格(James Muilenburg)。他曾說過,當每天醒來再一次確認「對那位偉大、慈愛上帝的信仰」前,請先讀一下當天的報紙頭條、讀最新的重大犯罪及人類種種悲劇事件,然後再想想看,是否能真誠告白對上帝的信仰?他也說過,只有等基督徒將亞當與夏娃、亞伯拉罕與莎拉、大衛與拔示芭的故事讀成自己的故事,否則就還沒有真正讀懂聖經,「因為,聖經至終是一本關乎我們自己的書,關乎我們反叛上帝、爭戰與獲得上帝祝福的故事。」

鄭仰恩說,「聖經的故事」和「我們的故事」往往是交織在一起的,因為聖經故事就等於是上帝子民的故事,也是記錄這世界的故事。鄭仰恩強調,在文本、作者和讀者這3個世界中,大家會發現讀者的角色越來越重要,因為閱讀是重新產生意義的過程,也唯有透過讀者在自我處境中重新詮釋聖經文本,才會有真正的新眼光。

黃春生:貢獻經驗 彼此相對遇

【林宜瑩專題報導】曾擔任過《新眼光讀經》手冊寫手的七星中會濟南教會牧師黃春生說,當初在擔任作者前接受過培訓,清楚知道手冊不是以解經為目的,而是要回應台灣處境,將聖經經文的重要意義帶進信徒生活中,並產生對話。他發覺,聖經詮釋往往都有既定的框架,人的眼光常被束縛在框框裡,因此他在寫《新眼光讀經》手冊內容時,與準備主日證道內容相比,確實多花了好幾倍的時間。

黃春生說,讀經固然重要,可是「對話」也不可或缺,否則基督徒很容易只用自己的眼光去看事情,視野就變得很侷限,也唯有透過眾人的對話,才能在同一經文中看見不同角度的詮釋,才能有更廣的視野來回應經文文本。近年來努力推動處境查經班,他坦言自己也從處境查經班中,獲得很大的幫助。

黃春生解釋,傳統查經班都是牧長擔任講經者角色,其他信徒是聽講者,牧長滔滔不絕地講述自身對經文的理解,卻成了講經的權威者,沒有人敢反駁。好比現今台灣社會對司法體系質疑有「恐龍法官」,黃春生反問大家:「這樣的查經班難道不會有『恐龍牧師』或『恐龍讀經法』?」他直言,用自我理解講經的說法,很可能反而成為聽講者對經文的認知束縛,使人無法遇見耶穌。

「在處境查經班中,身為牧師的我,常常會慚愧的覺得自己讀的書還不夠,經驗也貧乏,對聖經經文的理解還很膚淺。」黃春生說,在處境查經班中,牧者不是講經者,而是協調者,就好比交通警察,主要是讓講太久的暫時休息,讓講話少的能多發言,使與會者能在暢通的對話中相互尊重。

黃春生強調,處境查經班就是站在被壓迫的基層百姓當中,用對話讓經文成為大家在各自處境中的幫助,例如擁有豐富街頭運動經驗的蔡丁貴教授,當他與查經班成員分享如何以非暴力進行抗爭時,就開闊了大家的眼界,也讓很多年輕人因為這樣的對話,對台灣過去戒嚴時期的歷史有更多的了解,產生了新的視野,「這不就是新眼光嗎?」

有一次,一位青年在與黃春生談話時,用「接地氣」來肯定牧師舉辦許多回應台灣社會議題的座談會,「什麼是『接地氣』啊?」黃春生對這詞彙完全不了解,後來上網查了後才知道,「接地氣」是中國網民的用詞,意思就是期望執政者能完全同理基層人民的心聲與想法。黃春生說,當年白色恐怖、戒嚴時期,為回應台灣人民嚮往自由民主,長老教會宣揚「出頭天」神學,在同受壓迫的處境中,期盼能帶領台灣人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兩者似乎頗能相互對應。

黃春生說,基督徒對聖經的理解,不可以成為壓迫其他族群的藉口,他期望大家能真正從上帝的眼光使人經驗上帝的愛,而不是用聖經經文去指控、壓迫其他人,讓人感受不到對未來的盼望。因此在處境查經班中,透過大家貢獻彼此的經驗、處境、新的眼光,讓其他人也有了新的眼光。

鄭國忠:處境查經 身體化神學

【林宜瑩專題報導】台北公義行動教會牧師鄭國忠說,他在2016年到台南神學院參加處境查經研討會後,才驚覺過去教會的查經班居然是「一言堂」,只有牧師在台上一直講,會友不是不敢有反應,就是因為聽不懂而沒反應。

鄭國忠表示,聖經記載的歷史離現代人太遠,致使信徒感受不到時代的氛圍,因此才需要透過處境查經班,帶領基督徒在現今處境下,透過對話來回應、詮釋聖經經文在該世代的意義。他指出,縱使牧師有受過神學訓練,在查經班前查考聖經詮釋,可是並不代表牧師傳講聖經文本就一定是對的,也不是牧師說了就算。他勸勉傳道者要更懂得謙卑,因為有很多東西是牧者不知道的,不要不懂還裝懂,牧師不是萬能的,這世上也沒有一位全能的牧師。

另外,台灣的基督徒多不太敢質疑聖經的權威,單單以「八福」為例,在馬太與路加的表達就有不一樣的地方。甚至聖經中說有錢人有禍了,可是傳揚成功神學的牧者,就只會說信主後會得著豐盛、受祝福,結果卻是基督徒也會生病、事業失敗、考試考不好,甚至遇到意外也會喪失生命。

「怎麼會有如此大的落差?」鄭國忠說,基督教的神學若不能帶給人永生盼望,到底基督徒在傳什麼樣的福音?因此,鄭國忠近年來積極推動處境查經班,融入URM(城鄉宣教運動)的各樣技巧。他強調,當中必須要有熟悉聖經經文歷史背景的神學家,也要有了解信徒生命光景、能夠給予關懷安慰的教會牧師,以及教會內的信徒,如此三種角色:神學家、牧師、信徒在處境查經班中,才能產生對話。

鄭國忠表示,參與的信徒當中,從事各種職業,個人都有各自職場領域的處境,在對話當中,個人貢獻出自己生計、生活、生命各樣處境的「身體神學」,與聖經文本的「先知神學」相互激盪、產生化學變化。

鄭國忠說,有一次他跟一群年輕人探討葡萄園主人為何給不同時間來做工的工人相同工價時,一位在工廠上班的年輕人回應他,因為園主給下午來的工人一樣的工價,就是希望他們趕緊採收葡萄拿去市場賣,這樣總比讓葡萄在園裡放著爛掉還划算。這位年輕人以自身處境舉例說明,為何老闆會給他加倍的加班費趕工?因為要是這批貨明天不能出貨,老闆可能會因為違約而賠上幾百萬,可是他只要花一點點加班費,讓員工在時限內把貨趕出來,其實相當划算,他當然願意給加倍的加班費啊!

鄭國忠說,上帝的啟示不是只在聖經作者完成作品後就停止了,上帝的啟示會在當今世代、甚至人所未知的未來繼續下去,因為上帝是往前的上帝,是不會停止的上帝。正如那位年輕人以自身處境來回應葡萄園的故事一樣,他相信,上帝透過每個人,在各個世代不斷對我們說話。

為何不發行台文《新眼光》

【林宜瑩專題報導】「海外台灣人教會查經班大部分攏用台語進行,所以有真濟人希望能有台語版 ê《新眼光讀經》手冊。」全民台語聖經協會秘書長林俊育在座談會中拋出請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傳道委員會幹事陳澤胤回應時表示,由於長老教會的組成包括多元族群,《新眼光讀經》手冊還是必須以最大公約數的華語進行編撰,若真有台語版需要,大家可把《新眼光讀經》手冊拿去翻譯成台語版。

林俊育鼓勵眾人多使用全民台語聖經協會網站,上頭可將漢字立即轉換成教會羅馬字,也能藉此學習台語。退休牧師杜英助也說,現在年輕人多不使用白話字,對教會內專有的台語用語也極為生疏,盼望能在漢字後面加註白話字,這樣才能讓年輕人有機會學台語發音。

黃春生回應時表示,前陣子,有一個台灣大學學生跑來找他,說要全程以台語為主的處境查經班,後來黃春生就跟這學生說:「只要你找到10個人來,我就開一個以台語為主的處境查經班。」沒想到這學生今年9月真的找了10個人來,結果濟南教會每禮拜日的晚上就有一個以台語為主的處境查經班。黃春生也舉例,有個台大醫學院學生跟他說,未來前來看診的多是老人家,因此他想學台語,要先預備好,才能服事這些老人家。他表示,母語的保存及延續,要年輕人有心、自願才有可能。

陳澤胤表示,長老教會目前有半數是原住民教會,因此總會發行信仰出版品必須全盤考量,讓所有族群都能使用。要是各族群想要鼓勵族人用母語來讀聖經,可以參考《新眼光讀經》手冊內容,翻譯成自己的母語,一起投入這場新眼光讀經運動。他說,每週在總會都分組進行新眼光讀經,也會各自用母語來分享,這也是另一種處境查經的表現。

讀者談新眼光讀經

【林婉婷專題報導】不同年齡、性別、族群、學經歷、信仰資歷的讀者,在閱讀《新眼光讀經》手冊時各有一套方式,本報特地整理5位不同類型使用者的習慣與想法。

鄔米‧魯夫契(排灣中會南世教會執事、主日學校長)

「《新眼光讀經》手冊能抓住我今天的心情。」排灣中會南世教會執事、主日學校長鄔米‧魯夫契表示,雖然每天心情都不相同,但閱讀手冊總能激勵、安慰與指引她。她的閱讀經歷約有12年,目前每天都會在個人臉書發表讀經內容,不過早在沒有臉書等社交媒體、且沒有新眼光讀經網路文字檔的時期,她就會自行打字製作電子檔並轉寄給他人。目前在教會主日學、家庭禮拜與祈禱會的分享,也都是以《新眼光讀經》手冊為主。

鄔米認為以《新眼光讀經》手冊進行個人靈修時,能夠更安靜、認真地親近上帝。另一方面,她自認在信仰學習過程中最不擅長禱告,透過《新眼光讀經》手冊文末祈禱,也能磨練自己的能力。

鄔米建議,《新眼光讀經》手冊在經文部分可以加入其他族群語言,增加各種場合使用的便利性。此外,她感覺最近《新眼光讀經》談到啟示錄,內文較多經文解釋,跟生活實例連結性較不直接具體,需要再三思索,方能明白其中道理。

陳美紋(壽山中會婦女事工部長、華豐教會會友)

壽山中會婦女事工部長期協助總中會推動新眼光讀經運動,統計與分配各教會需要的釋義測試期卷,不過如何讀經、使用什麼教材等,還是由各教會自行安排。明年將上任的壽山中會婦女事工部部長陳美紋以聚會的壽山中會華豐教會為例,他們使用《新眼光讀經》,定期舉辦3~5人的讀經聚會,流程為唱詩、讀經、分享與祈禱等。

潞娃呢‧達分勒安(魯凱中會磐石教會牧師)

魯凱中會磐石教會在禮拜三祈禱會、禮拜五家庭禮拜都會使用《新眼光讀經》手冊。根據牧師潞娃呢‧達分勒安觀察,會眾們習慣「挑選著用」,會避開意見相左的社會議題篇章。

此外,潞娃呢發覺有些《新眼光讀經》手冊內容太過學術,與喜愛以「故事」學習的會友們閱讀習慣不太相符,如果能強化與生活的連結,定能加強閱讀吸收效益。

李姊妹(屏東中會崙上教會會友)

屏東中會崙上教會李姊妹信主約莫2年,接觸信仰與《新眼光讀經》手冊並不算長。崙上教會禮拜二祈禱會與禮拜天主日禮拜後,牧師會帶領弟兄姊妹閱讀《新眼光讀經》手冊並分享。教會也另外組織每組2~3人的新眼光小組,組員們要跟組長報告閱讀進度,有問題時也可以互相討論。

李姊妹談到,《新眼光讀經》手冊對初信者個人靈修很有幫助,例如不善言辭的她會在書本空白處練習寫禱告詞,且《新眼光讀經》手冊讓她不再擔憂自己看不懂聖經。讀了一些書中故事,也可以跟慕道友、未信者分享,成為傳福音契機。

莊弟兄(慕道友,就讀高雄某大學研究所)

現在於高雄某大學就讀研究所的莊弟兄是慕道友,小時候上過一陣子主日學,大學時期參加教會的聖誕晚會與寒暑期營會。由於對聖經知識不太了解,需要有人帶領、陪伴他閱讀《新眼光讀經》手冊,「要有可以互動討論的機制,否則沒有辦法驗證自己的想法。」他認為《新眼光讀經》手冊帶來的知識性,可以幫助年輕一代更有興趣加深或檢視自己的信仰。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