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佛羅倫斯 柔美的文藝復興氛圍

從米開朗基羅廣場俯瞰佛羅倫斯市景。

文圖◎Sharla Chen

在義大利,我們欲從羅馬搭高鐵前往佛羅倫斯,由於時刻表還沒有顯示月台,只能在大廳等候。出發前15分鐘,仍未看到月台資訊,只好硬著頭皮向站務人員詢問,沒想到站務人員用散漫的態度回答:「我不知道,你自己看時刻表!」我們當場傻眼,轉身後不自主翻白眼,實在無法理解他們的工作態度啊!

佛羅倫斯堪稱文藝復興運動的誕生地,文學界為人熟知的文藝復興先驅有但丁、佩脫拉克與薄伽丘,被稱為「文藝復興三巨星」;藝術界則出現美術三傑達文西、米開朗基羅與拉斐爾。他們在文學及藝術的貢獻卓著,影響力不容小覷。

烏菲茲美術館

 梅迪奇家族的燦爛遺產

第一站,我們拜訪了烏菲茲美術館(Galleria degli Uffizi)。義大利文「Uffizi」意思是「辦公室」,因為美術館的前身是佛羅倫斯的司法機構。烏菲茲美術館是歐洲最古老的博物館之一,全館展品均為梅迪奇家族的收藏。梅迪奇家族是15至18世紀中葉擁有強大勢力的名門望族,將所有收藏品留在佛羅倫斯,並開放給公眾參觀,吸引世界各地遊客及藝術家慕名而來!透過這些畫作、雕刻品,梅迪奇家族的勢力與財力可想而知。

我印象最深刻的畫作為波堤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春》(Allegory of Spring)。場景在一片開了花的樹林裡,灰暗的樹林剛好襯托了初開的紅花,整體畫作充滿朝氣,訴說著剛揮別酷寒的冬天、迎向溫暖春天的那份喜悅。

然而,許多畫作的題材不免與宗教有緊密的關聯,尤以聖母及聖子的畫作出現頻率最高。聖母抱著聖子的神情,給人一種靜謐、安詳的感覺,不過,對於門外漢而言,接二連三欣賞相似的畫作,還真容易讓人視覺疲勞呀!

聖母百花大教堂

 聖母百花大教堂的華麗幾何

走進市區,最為醒目的龐大建築應非聖母百花大教堂莫屬。它是佛羅倫斯的地標,也是文藝復興時期遺跡。相隔仍有一段距離,我的目光已經被聖母百花大教堂吸引,沿路的建築物都相形見絀。單是教堂的外觀就很搶眼,外牆以白、綠、粉及其他大理石拼貼而成,牆上的幾何圖案及雕刻,極盡精細與繁複。

聖母百花大教堂花了近150年的工夫才完工,尤以大圓頂的工程最為艱巨。看見前人如此不可思議的藝術創作,除了滿心讚嘆與激動以外,更想到人的美感與創意都來自神,人尚且如此,那創造宇宙的主宰更是何其偉大!

接著我們遠離都市的喧囂,加入當地的鄉村導覽行程,在多天的奔波後,能夠稍微喘息及沉澱。第一站是百聞不如一見的比薩斜塔,斜塔前擠滿了各地的觀光客,用盡心思擺出各種有創意的姿勢跟比薩斜塔合照,非常有趣。有一個同樣來自台灣的女孩,一直要她的媽媽幫她拍出推斜塔的照片,這種高難度的拍照技術難倒了已經上年紀的媽媽,媽媽只好向我們求助,拜託我們幫她女兒拍。

跟團的時間總是太匆促,只給我們短短半小時,拍拍照做紀念,就得上車前往下一個景點。午餐時間,導遊安排我們到當地的葡萄酒莊用餐,除了享用餐點,還有各式各樣的葡萄酒可以品嚐。我們搭的是遊覽車,想當然沒有酒駕的問題,老公大人磨刀霍霍,放膽品酒啦!結束愉悅的午餐後,就前往最後一個行程──西恩納(Siena)。

郊區的街巷
比薩斜塔

母狼養大的兄弟開創者

相傳羅馬城是由被母狼養大的兄弟羅慕路斯(Romulus)和雷穆斯(Remus)創建,雷穆斯的孩子塞紐斯(Senius)則建立西恩納。因此,無論是教堂或建築物外觀,母狼哺雙嬰的雕像隨處可見。西恩納是個古色古香的老城市,街道與建築物都保留了最原始的樣貌,讓人有置身中世紀的錯覺。西恩納著名的田野廣場,是一年一度舉行傳統賽馬的場地。每年8月16日,總是會吸引大批遊客前來觀賞。

結束後,中國導遊帶著我們往搭車的地方隨處走走。回程時,經過了一間導遊熟悉的巧克力店家,就帶我們進去逛逛。義大利人見面時,有親雙頰的習慣,嘴巴會發出「啾」的聲音,但其實沒有親到臉頰。導遊在這裡看到一個認識的女生,就摟著人家狂親臉頰,而且是真的親下去。我看那個女生的表情有點尷尬,就跟當警察的老公說:「這位大哥有吃豆腐的嫌疑。需不需要逮捕他?」那一幕,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40歐元的昂貴連署

我們一聽到米開朗基羅廣場能夠俯瞰佛羅倫斯的市景及欣賞夕陽,二話不說便納入行程。從飯店散步到米開朗基羅廣場,沿途欣賞佛羅倫斯,不過接近廣場時,放眼望去,又是一段少說百階以上的樓梯。我跟老公心照不宣相視:「加油,就走吧!」在歡笑聲、換氣聲與抱怨聲中征服了這段樓梯。

廣場中間,是一個復刻版大衛雕像。站在偌大的廣場,欣賞著眼前的景色,原本高聳的建築物,彷彿用了哆啦A夢的縮小燈,瞬間變得迷你,令人心曠神怡啊!

比起羅馬,佛羅倫斯的建築物多了點顏色、溫度,不再那麼僵硬。曾經看過這樣的比喻,如果說羅馬是個粗獷的男子,那麼佛羅倫斯就是位柔美的女子,我們十分享受這樣的城市氛圍。最後一天,我們到傳統市場品嚐當地小吃「牛肚包」,又看到有趣的一幕。我們已經知道在歐洲上廁所要付費,但公用廁所旁的收銀員還動用收銀機,真給人一種商機無限的感覺啊!

走在路上,正覺得歲月靜好、只欠煩惱,突然一名白人女子熱情搭訕,知道我們來自台灣,還講了幾句華語。她帶我們到她的攤位,請我們為全球反毒活動簽名連署。我的認知裡,連署並不需要花任何費用,所以就簽了,還沒寫完名字,老公看到連署居然要付事前未曾說明的40歐元!他英文突然變好了,跟她們說:「我們沒錢也沒時間。」就把我帶離現場。結果,兩位小姐用義大利語生氣地唸唸有詞。佛羅倫斯的美好印象,瞬間破功啦!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