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用祈禱參與神學教育

引發全球性侵害與性騷擾受害者勇敢站出來說自己故事的#MeToo運動,在宗教界引起不小的震憾。

德國天主教會議調查報告裡提到,1670名神父在1946~2014年間涉嫌性侵兒童;賓州最高法院大陪審團的調查也發現該州300名神父的性侵事件。德國主教團發言人阿克曼(Stephan Ackermann)表示:「我們明白該調查指出教會裡的性暴力程度,並對此感到沮喪和羞愧。」「這份調查的目的,是為了讓光線照進教會的暗角。不僅為了那些曾受這些性侵事件所苦的人,更是為了我們自身去看清過往的錯誤,盡一切力氣去阻止相同的事件再度發生。」

台灣教會界的性騷擾或性侵的問題時有所聞,甚至登上媒體版面。雖然教會內部試圖探討性騷擾與性侵處置問題,但有沒有如阿克曼那樣的勇氣去面對呢?教界因包庇、隱瞞而讓人不信任的現象,不論在德國、美國或台灣都有其共通性。

有句嘲笑教會牧師長老的話說:「地獄 o͘-lu-lu,遍關牧師 kah 長老」。原本應是教化、傳講福音的牧長,為什麼最後會被人看破「腳手」,產生這種話呢?性騷擾或性侵的案件只是形成這句話的冰山一角,傳道人很容易在信徒或他者的信任中迷失自己。

其實不只在基督教界有這種嘲諷,禪宗鹽亭老人袁煥仙也曾說:「世間上任何的『魔』都不可怕,只有一種『魔』最可怕,就是『佛魔』。」他說的「佛魔」,就是滿口「阿彌陀佛」,卻妖言惑眾的人。不可否認,宗教人士在關顧人民的心靈時,很容易陷入假借「關顧」之名來滿足私慾、傷害他人的陷阱中。因此,宗教人士不可不戒慎恐懼。

我們得用行動來參與神學教育!使神學院老師可以專心於教務,是最直接、也是最基本的關心。除了關心神學院教育人員,及軟硬體建設外,我們也得關心神學院學生的生命塑造,因為這些學生就是將來教會的領導者。將來台灣教會走向哪裡,在今日的神學教育中大抵決定了。

關心神學院學生的生命塑造並不是要我們直接干涉學校的教學,而是平日在我們的祈禱中,常為神學院的老師的教學、學生的學習與校園生活、操練來祈禱,使他們可以在學校生活、將來的牧會生活中免於陷入各式的誘惑。祈禱,就是我們參與神學教育的方法!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