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袂著耶穌?

Sui

「我佇此個團契中看袂著耶穌!」(華譯:我在這團契中看不見耶穌!)

這是某天與一位教會長輩C聊天時,C發出的沉痛且無奈喟嘆。從他口裡聽到這句話,內心的震驚與難過難以言表。C長年參與教會團契,也熱心服事,然因該團契發生一些令C心痛之事,C感嘆已經無法在這團契中看見耶穌、經歷耶穌,遂離開這個長年服事的團契,專心在其他的事工。

「看不見耶穌」這事聽來荒唐,卻真真實實發生在信仰群體當中。對一個信仰團體而言,這無非是十分嚴厲的批判,對曾經是這個信仰團體一員的C來說,要說出這句判詞,想必內心經過許多次掙扎。

我們期待信仰群體的「理想型」是每一次的聚集都有上主的同在,都能使上主的名得榮耀,使群體內、外的人都能看見上主,但這也取決於我們將上主擺放在哪一個位置。若尊主為大,以祂為首,以上主的話語為中心,群體中的各人能放下自我、謙卑在上主面前,我想不論這個群體小至小組,大至教會,必然在聚集中使人看見上主,使上主的名得榮耀,也成為活的見證。若每個信仰群體都如此行,教會能不復興嗎?教會還會有那麼多問題嗎?

「不見一人,只見耶穌。」這句話常常在禱告中、敬拜當中被提及,目的是希望與會者聚焦在上主身上,而非聚焦在其他人事物,然而在現實中不見得如理想般美好。在教會歷史中,甚至在台灣的教會實況當中,我們看見許多信仰群體因人的罪性,導致令人扼腕、憤怒、心痛之事發生。教會內,屬靈領袖的弄權、肢體間的爭競,使教會失去應有的和諧,本應高舉上主的場合卻不斷將人捧得高高的,猶如「Seafood」般。教會界,本應接納所有上主所創造、所愛的族類,卻一步步以愛之名,行打壓、歧視之實,自己成了上主,把認為上主所不喜悅的拒於門外,甚至希冀以宗教力量影響國家法案推行。

種種行為皆讓群體中、甚至是群體之外的人都「不見耶穌,只見人性的醜陋與罪性」。若一個信仰群體讓人看不見耶穌,還稱得上信仰群體嗎?我們常常呼求聖靈更新我們,呼求聖靈降臨、同在,但我們若仍以自我為中心,貶低上主的地位,那我們的呼求,非但無意義,且浪費口舌。

「看見耶穌」不只是要感受到耶穌在信仰群體中的同在,更要在每一個人身上看見耶穌的形像。我們都是按著上主的形像被造,而基督徒在世上也要「活出基督」「學像基督」。

懇求上主憐憫,我們因為人的軟弱與罪性,常常使人無法從我們身上及所處的信仰群體看見耶穌,以致許多人帶著傷害離開,以致許多人聽到「基督教」三個字就避而遠之。盼望「活出基督的樣式」這句話不是淪為信仰「幹話」,而是真實實踐在你我的生命當中,使每個人都能藉著我們的行為認出我們是基督的學生。 (作者為台中大專畢契)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