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學習真正的愛

王昭文

愛家公投鋪天蓋地、疲勞轟炸的宣傳,讓臉書上一片哀號。許多朋友發出:「我快要活不下去了」的訊息。11月13日公視有話好說邀請陳思豪和趙曉音兩位牧師辯論同性婚姻議題,愛家公投方的謊言和歧視話語接二連三拋出,簡直像刀子般傷人。

儘管陳思豪牧師本於基督信仰表達對同志族群的愛與支持,感動了不少人,但是那些似是而非的胡扯,真的很傷害心理健康。

上個禮拜看了的電影《是誰先愛上他的》。悲哀的處境用淚中帶笑的幽默手法呈現,相當好看!這是有關喪失親人後走出悲傷的故事,片中的幾個要角紛紛走出「愛不滿足」的痛,與自己和解,也與旁人和解。
「同妻」的悲劇結構讓這個故事更加有力量。「同妻」指的是同性戀者之妻,男同志為了不讓性向曝光等原因,和女性結婚,不明就裡的「同妻」往往活在自責、怨恨等矛盾情緒中。被捆綁在婚姻家庭價值觀裡、努力要當好妻子,痛楚很深。感謝有這樣的電影,多少能夠啟發一些人,跳脫僵化的「愛家」魔咒,一步一步學習真正的愛。

最近也翻完了徐志雲醫師的《讓傷痕說話:一位精神科醫師遇見的那些彩虹人生》。「若我們對不同族群的認識多一些,彼此的傷害就能少一點。」徐醫師在前言這樣寫。這是一句會發光的話。這本書讓我們認識各種彩虹人生,也提供最基本的相關知識給讀者,更重要的是,在書中感受到徐醫師那種對各色各樣生命樣態的一視同仁、善意、尊重,這是我們社會最需要的互相對待態度。

「愛家公投」的宣傳,加深社會裂痕,把櫃子內的彩虹族群再度逼到死角。以愛為名的公然歧視,狠狠鞭擊台灣社會脆弱的人權意識。但是,黑暗中仍有一些一直持守下來的火堆不斷持續在發光。《是誰先愛上他的》這齣電影、《讓傷痕說話》這本書,就是這種火堆。希望在這個社會撕裂的可怕時刻,且讓痛苦者就近這些火堆,享受一些溫暖,得到力量走下去。
(作者為歷史研究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