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松菸,今昔映照

文圖◎Arsone Lee

「這裡曾經是台灣的經濟命脈之一……」漫步在古色古香又略帶現代感的迴廊,看著相關的導覽,如此介紹著松山文化創意園區,昔日的松山菸廠。

占地近19公頃的松山菸廠,興建於1937年,日治時期為「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場」,對戰時經濟助益頗大。直至1998年停止生產時,此處都是台灣輸出香菸等產品的重地,最多曾有2000人在此工作。

如今的文創園區,北側是肩負台北東西向運輸的市民大道,東北有新穎的台北文創大樓,西南則有興建中的台北大巨蛋,還可以看到不遠處高聳的台北101。已被定為市定古蹟的松山文創園區,以古典的姿態,漫舞於現代化的建築群中,保留了一份對過去的懷想。

昔日的現代進化

整體而言,松山菸廠雖是東方人所興建,建築風格卻相當西式,屬於「日本初現代主義」,展現了日本明治維新時期西化的成果。

以現代化而言,松山菸廠堪為台灣工業化的先驅。整體結構簡潔俐落,卻因特別訂製的面磚、琉璃等建材,有著典雅的細節,不會因為強調水平直線的建築風格而感到單調。

位在中央的巴洛克風格花園,也讓整個廠區懷抱著浪漫的綠意。在松山菸廠停止生產任務的今天,曾經生產香菸的廠房,成為文創產業展示創意的基地;曾經收納成品等候出貨的倉庫,成為策展人推廣藝術的平台。

除了讓人引發無數想像、鏈結古今思緒的建物之外,在勞工福利日益受到關注、探討的今日,松山菸廠對台灣勞動歷史而言,也是極具價值的里程碑。工廠規劃時期,即導入「工業村」的思維,於是松山菸廠提供堪稱完整的勞工福利措施,包括員工宿舍、男女浴池、更衣室、醫護室、藥局、手術室、福利社、育嬰室及托兒所等。曾被偶像劇《巷弄裡的那家書店》選為場景的閱樂書店,即是當年的育嬰室原址。

松山菸廠展示的,不只是經濟發展的脈絡,不僅是西式建築風格,更是人類社會重視勞動者權益的一頁進化史。

現代的恆久不變

值得一提的是,松山文創園區呈現的不只是人文歷史的足跡,更有珍視自然的用心。除了中庭花園及周圍大量的植栽之外,東側尚且有一片生態池,原先是用於消防、排儲水的瑠公圳蓄水池,如今成了供人遊憩的城市水域。雖然囿於空間的限制,尚不能稱之為高度完整的生態環境,但已難得地讓台北都會區多保留了一片回歸自然的場域。

因此,從自然生態的角度而言,松山文創園區亦是頗具意義的空間,是台北東區最大的綠地。整個園區的生態已然相當多樣,水中可見魚兒悠游,林間可賞鳥兒穿梭。

園區中,最讓我感到莞爾的,莫過於入口處一個「禁止吸菸」的告示。對癮君子來說,無論是空間、菸價或社會觀感,這個時代可真是越來越不友善了,許多公共空間全面禁菸已是司空見慣。只是作為曾經輸出香菸的要地,設立了這麼一塊「禁止吸菸」的標示,仍是一個讓人感到違和、衝突的符號。

認真說起來,類似的事例在松山文創園區比比皆是。我們總能看到許多最初設計的痕跡,以及今日新創的應用;前者已是歷史,後者正因當代文化蛻變而更顯豐富。這些現在進行式的痕跡,讓古今之間有了對話,而這些無疑是後現代主義最喜愛的模式:解構、重構,賦予新的意義。

誠然,我們處在這多變的時代中,許多事物不斷灰飛煙滅與創生。這種快速變動的特性,使好些人不太容易接受絕對的真理,因為在他們的觀察中,每個時代都有屬於那個時代的典範,被奉為圭臬的價值、思想,然而在之後的世代,卻成為陳舊而必須遭鄙夷、批判的枷鎖。甚至有好些人,認為聖經中的真理,也必須放到情境的架構之下思考,尋找情境中的新意義。

我們同意,寫下上帝默示的聖經作者,各自處於當時的時代背景;我們也同意,今日我們遭遇了不少聖經中沒有出現的事物(如網際網路),但這不是說聖經見證的所有真理,都會受到時間的更迭而變易,會因為空間的變遷而更改。我們當了解經文背景,更清晰解讀他們的語彙,而不是將他們的信息限定在他們的時空。這使得我們必須立基於聖經的總原則,與這個世代對話。

其實,我們若思考聖經向世人啟示的真理,將會發現日光之下的變化,從本質來看,並不如想像中的巨大。上帝創造天地、統管萬有,不會因為時間到了21世紀就有所改變;人因犯罪敗壞而無力自救,也不會因為科技進步而有所改變。我們唯獨靠著耶穌基督的恩典、上帝羔羊的犧牲而得到救贖,也不會因為我們與先知、使徒的生活背景不同而有所改變。

真理,本身是不受處境影響,也不會隨著時過境遷而改變,也正是這份恆久不變,讓我們得到安慰與盼望。雖處於風狂雨暴的世局,仍能仰望、倚靠那永不更改、常施慈愛憐憫、常顯真實公義的亙古常在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