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F青年會前會 談台灣國際地位、原民土地正義與白恐轉型正義

352
(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新竹報導】「我們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台灣普世論壇(Taiwan Ecumenical Forum,簡稱TEF)11月28至30日在新竹聖經學院盛大舉行,27日舉行TEF青年會前會(TEF Youth Pre-Meeting),台北中會蘆洲教會青年謝易宏在「台灣國際地位」專講時,引用鄭南榕在獄中日記的名言,剛好鄭南榕遺孀葉菊蘭與擔任TEF青年會前會另一講員的女兒鄭竹梅也在現場。

葉菊蘭特地來聽鄭竹梅分享。(攝影/林宜瑩)

27日率先登場的TEF青年會前會,是世界基督徒學生聯盟(WSCF)亞太幹事蘇妮塔.蘇娜(Sunita Suna)提議舉辦,有來自德國、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印度、台灣、日本、韓國、紐西蘭、蘇格蘭、威爾斯、匈牙利等國共34位青年代表與會,整場青年會前會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總會青年及大專幹事李信仁牧師主持。

除謝易宏外,還有排灣中會牡林教會傳道師Vavauni-Ljaljegean(法法吾妮・拉樂歌安)分享「原住民族土地正義」,鄭竹梅則以「白色恐怖轉型正義」為題,將鄭南榕為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而自焚、那一段自己曾經久久不願面對的過往,介紹給普世教會青年。

謝易宏。(攝影/林宜瑩)

謝易宏指出,二次大戰後麥克阿瑟將軍曾說過台灣是西太平洋不沉的航空母艦,而國民黨政府曾說台灣是反攻大陸的最後堡壘,現在中國共產政府則說,台灣是祖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這些卻都是外國對台灣的定義;在台灣國際地位、未來前途命運等,台灣人卻無法發聲、說出自己的願望,直到台灣民主自由化後,台灣人終於敢勇敢對外說出:「我們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這樣的心聲,也期許台灣這樣的心聲能讓普世都知道。

謝易宏表示,自己日前在斐濟參加普世教會機構會議,遇到一位來自薩摩亞的牧師。兩人聊到薩摩亞就算獨立了,仍舊被過往殖民統治勢力給控制著,於是謝易宏便以鄭南榕在獄中日記寫到的「我們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這句話鼓勵他;謝易宏也這樣期勉TEF青年會前會各國青年代表,盼望大家一起使自己國家成為好國好民來努力。

Vavauni-Ljaljegean。(攝影/林宜瑩)

Vavauni-Ljaljegean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參與歷年台灣原住民社會運動,進而影響當代原住民青年覺醒的論點切入,講到1984年開始,原住民族為爭取土地正義在台灣各地進行抗爭活動,PCT自此就從未在各樣的原住民族社運中缺席過,甚至可以說PCT是原住民轉型正義的推手,至今仍持續在幫助原住民找回過去所失去的文化、語言及身為台灣這土地主人的身分。

鄭竹梅先介紹自己的父親鄭南榕是來自中國的外省第二代,但鄭南榕出生在1947年,同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卻一直困擾著他;鄭南榕為了爭取言論自由及台灣獨立主張,1987年4月7日在《自由時代》雜誌社總編輯室自焚。可是對鄭竹梅而言,父親鄭南榕一直都在她心裡,只是在大學之前,她與媽媽葉菊蘭在家裡不會特別提起;有一次在大學時有人問及父親的事,原以為自己可以開始談了,卻發覺完全無法開口。

鄭竹梅。(攝影/林宜瑩)

直到她參加一群年輕人舉辦的鄭南榕逝世20週年紀念活動,鄭竹梅意識到,原來鄭南榕是如此影響台灣的年輕人,而她身為鄭南榕的女兒,也是台灣的年輕人,到底是如何看自己的父親鄭南榕呢?她開始去了解父親過去所做的種種,漸漸理解為何父親要去關懷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家屬,更感受到鄭南榕在年幼時常常提醒她要有同理心、同情心的用意。如今,她更能感受到父親的愛,以及他對台灣未來世代的愛,就像是一粒種子種在土裡一樣,生生不息的滋養著台灣年輕人的生命。

在三位講者分享專題後,回應環節邀請韓國青年Rhee Hanbeet分享1980年5月18日的韓國民主運動「光州事件」;與菲律賓青年MURAMATSU Kenji青年,談到菲律賓民答那峨的原住民族Lumad常久以來逐漸失去傳統土地,為生計須遠赴他地農園從事薪資微薄農務,甚至在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宣布民答那峨戒嚴後,遭警察無情欺壓。

27日下午,34位普世青年針對台灣國際地位、原住民族土地正義、白色恐怖轉型正義議題,分成三組進行開放空間討論(OST),並將各組討論內容加以彙整;28日上午青年論壇時段,由TEF青年會前會與會者共同討論,並將來自台灣及各國教會青年的觀點分享給TEF所有與會者。

(攝影/林宜瑩)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