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回應:教會選舉的「國防布」

達密河‧河高‧奇拉雅山

台灣民主了!作為基督教派裡的民主類型教會,長老教會一直以此為傲。我們可以投票選牧者,投票選長老、執事成為教會的代議士。有些學者指出,原先加爾文的初衷,或者諾克斯的設計,對於被選舉人有相當的檢視,盼望選舉過程與候選人都在某種理想的情境中。但很顯然,最後人性的墮落還是擊潰了這種理想。

一般人或信徒,對於教會的神職人員──牧師、傳道,都會嚴謹的檢視,每每被聲討的都是這些人,卻可能沒有想到,這些本該脫俗聖潔的人,卻在一個扭曲人性的結構裡。

我不禁要問:「選舉,真的是一件有益的方法嗎?」在民主的社會裡,我們可以透過司法的約束,透過第四權的監督,透過言論自由的充分揭露,來檢視每一次的選舉與候選人,但在教會能嗎?

不能,因為教會經不起這樣的過程。所以每一次的改朝換代,幾乎都是經歷一場又一場的鬥爭,長老教會變成股東大會,哪一個家族占比較大的人數持分,就把持了這間教會的方向。家族為了己利,找來合他們心意的人選,或者乾脆找自己人來,再用不透光的「國防布」遮掩起來。

每一場的鬥爭,都會留下許多傷疤,然而只要主事者不謙卑悔悟,就會持續侵蝕基督教會的生命。
我們都遇過或聽聞過一些很爛的牧師,這些人其實剛剛被呼召的時候,一定都是不錯的,充滿理想與熱情,是要為上帝國打拚的福音宣教者。但為什麼後來迂腐了?

因為這種制度磨耗人性,把人推向魔性,牧者通常都得背黑鍋、十字架,為的就是保全基督的教會。
畢德生提醒牧者最該做的是「建立祈禱的生命」,但這種道德高空誰都可以說得出口。對長老教會牧者而言,很有可能需要花最多的時間,不是在祈禱,也不是講道,而是花在處理人與人之間的事情、教會政治。

最後在這種結構裡存活下來的牧者,有的負傷到一個程度,怕事了。教會牧者的生命,成了公務員的宿命。「怕事,等退休!」

而可悲的是,最後我們檢討的、謾罵的、諷刺的,還是這些負傷的牧者。我們不檢討制度,我們不檢討躲在「國防布」的擁權者。唉!這是……長老教會牧師的十字架,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逼著一位神的僕人走上十字架。

(作者為阿美中會主權教會傳道師)

1條評論

  1. 教會長執選舉不是同額競選就是4個選3個
    這其實只是形式上的選舉而已
    聖經中並沒有選舉這個用詞
    使徒用挑選的方式找出執事
    保羅巴拿巴也用挑選的方式找出同工
    教會既然已經聘用牧者
    就應該放手讓牧者去選擇他們的幫手
    不應該再用形式上的假民主去投票選舉長執
    如果覺得找出來的長執不適任
    應該還是有其他方式去汰換
    牧者也是有任期
    如果覺得不適任
    大不了就不續任
    為了要符合民主的假象就用假的民主去票選長執
    這是我在教會中看到的怪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