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加爾文到今日改革宗傳統》—邀您進入500年的信仰旅程

文/林碧堂

約翰‧加爾文是推動16世紀歐洲宗教改革的重大推手,雖然已經有許多關於加爾文的論述與著作的中文書,可是都集中於傳記或是其神學思想,忽略加爾文用畢生心血創建、普及於全世界的長老會體系。鄭仰恩《從加爾文到今日改革宗傳統》前半部是加爾文生平,後半部則探究長老會體系組織運作的影響、側重的精神與各地方的發展。

本書最有意思的地方,在於顯明加爾文的思想深刻落實在長老教會的組織架構中。加爾文在當時的教會中建構一套新卻類似政府的組織(長老教會有自己的憲法、有教育部、類似今日立法院的議會等等),確立牧師、教師、長老與執事這四層結構,各個機關、各個部門各司其職,而得以在擁有眾多國王支持的羅馬天主教、被貴族與諸侯擁戴的路德派夾擊中屹立不搖。

身為一位變成「國際難民」的牧師,加爾文切身關切並照顧與他一樣逃避祖國迫害而流亡到日內瓦的上萬名改革宗信徒,加爾文領導牧師會議,募款成立「法國基金」,將日內瓦原本有的濟貧工作納入教會執事的職責,由執事在第一線發放救助金、進行訪視與會報,成為基督教社會工作的雛型。

這種基督教社會工作不只在將近五百年前的日內瓦發生,也重現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一百五十多年的發展(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屬下有接近三十個「事業體」,大多是學校、醫院及社福機構,展開社會服務比台灣的官方統治者早好幾個世代)。這是長老教會宣揚福音與社會關懷共同實踐且不可分割的一國論─另一名宗教改革領袖馬丁‧路德則認為基督徒同時是「基督之國」和「世界之國」兩個國度的國民─只是這樣一國論基礎,是透過代議共和制度才得以運行。

為著長老教會的代議,每位成員在上帝面前謙卑,認識自我的不完全與不足,承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長處。為了防範領袖獨裁而鑄下大錯,又為了避免曠日廢時的凡事訴諸全體成員提案和表決,所以將教會事務委託由眾人選舉出來的長老與執事辦理。

為著長老教會的共和,每位成員服膺上帝之靈的引導,知道開會不是比賽投票人數,而是每位與會者,都要充分表達與聆聽聖神對每個人生命的帶領─或許開會時間冗長、聆聽不同的意見很耗精力─所有與會者一起伏在聖神之下,謙卑地做出共識決。

如此,長老教會代議共和制度的實踐是一面照妖鏡,映照出耶穌基督追隨者內心真正的靈性狀態,照出隱藏在人心中對權力渴求的幽微意識。因為,權力的使用,一直是耶穌諄諄告誡他的追隨者的最重要主題之一。例如《馬可福音》中,當耶穌的首席弟子彼得責備耶穌不要走受難的道路、雅各與約翰直言要在耶穌得榮耀時,一個坐在右邊、一個在左邊。可是,耶穌卻多次用各種方式,來表明為首的人要做眾人的僕人。代議共和的精髓,正顯現於在會議決策中,如何讓參與者平等地發言,並且共享決策的權力。這也正是檢驗耶穌跟隨者與權力的關係。

加爾文的設計,若運行得當,便可以充分發揮主教制與會眾制二者的優點;反之,也會讓二者的缺點集結於一身。但無論如何,加爾文沒有逃避「權力」的議題,沒有忽略教會制度應當如何實踐耶穌基督的教訓,或許,這對改革宗的信徒來說,是最重要的提醒:代議共和制度的背後是對耶穌基督認識的表達,是靈性的展現,是服膺於聖神的帶領。

想想漸漸民主的台灣,代議共和不正是今日立法院時時上演的戲碼嗎?在立法院裡,通常不會將每個議案都讓全體討論與表決,而是只要有人對法案有異議時,交付各委員會進行朝野黨團協商來完成共識決,這種作法引來密室政治和黑箱會議的批評,但是否卻產生了雖不滿意但大家還可以接受的結果?又或者是以各委員代表的利益團體為考量,反而忽視法案原初要保障的對象呢?有哪些重大議案是必須投票表決才有成效的呢?有哪些議案是真正運用權力來照顧最無助的人們呢?加爾文極具宗教人文關懷的長老會代議共和制度,或許可以帶給我們一些啟發。

按此取得本書。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