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揚真理】〈但我知道〉 世界救主降臨人間

◎荊墨

所有讀聖經的人,都會承認有不明白之處;若有人宣稱他對聖經毫無疑問、完全明瞭,那麼反而讓人心生好奇,合理懷疑他是否讀過聖經?是否能回答浸信會牧師威廉‧楊‧富勒頓(William Young Fullerton,1857~1932年)的問題?

富勒頓不明白何以至高、一無所缺的神,竟然會看顧卑微的人?不明白何以太初就有、與父同在的聖子,竟然願意道成肉身至人間默默受苦?不明白在這悖逆、無望的世界,神羔羊要如何得勝掌權、踐踏仇敵?不明白在不信的人多如海沙的狀況下,那位萬王之王、萬主之主要如何得到全地尊崇、萬國頌榮?

這位深受查爾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1834~1892年)思想影響的愛爾蘭牧師,透過詩歌〈但我知道〉(I cannot tell)一一提問。這些問號,真是他的疑惑嗎?是他不信嗎?是他的質問嗎?還是他無知呢?都不是,他只是謙卑承認,他的眼睛被真光照耀,難以透徹永生神純全良善的旨意、豐富的智慧、深邃的慈愛,致使他如保羅般驚嘆謳歌:「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羅馬書11章33節)他在福音真理彰顯的榮耀及奧祕面前深深折服,只能低聲坦言:「我不明白……。」

道成肉身

為何高坐天上寶座、受天使敬拜的主,「竟然定意愛顧卑微的人」?這是相當不合理的事,祂所造的人,能夠加添祂什麼呢?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不都屬祂嗎?(詩篇50篇12節)更何況,自創世記3章以來,人對造物主的抗拒、逃避、敵視,便是一脈相傳。罪惡滿身的人,猶如神的仇敵,又焉能獻什麼祭滿足祂的心呢?(彌迦書6章7節)除了神定意要愛世人,我們找不到任何祂眷顧人的理由。

即使知道神定意愛人,我們也不能解釋為何神要親自來到世間,「如同牧人,祂尋找迷失群羊」。祂既是受萬千天使敬拜的主,差遣天使施行拯救,不過就是一聲令下的功夫。祂不是曾差遣眾先知,竭力呼籲祂的百姓離惡行善,挽回祂的百姓嗎?但道成了肉身,降卑人間,飽嚐憂患與苦痛,這真是極不合理的事。莫怪富勒頓要說:「恩典奇妙,非世人能測量!」

雖有這些不明白,但這位牧師本著聖經,深信「祂由童女馬利亞,在伯利恆卑微馬槽而生」。這個認識雖然源於聖經,但仔細思想,卻是相當不尋常。試想想,諸天既是神的座位、地既是祂的腳凳,祂降臨人間時,豈不應當像曠世英雄出場,榮光萬丈、雷霆萬鈞?

然而,第一個聖誕節,卻是發生在籍籍無名的角落,以貧窮的樣式登場,若非先知預言、若非星辰引導、若非天使歌唱,誰知那個無人聞問的嬰孩,竟是天地的主降世為人?誰知以賽亞所指的以馬內利,已支搭帳幕在人中間(以賽亞書7章14節)?若我們只聚焦伯利恆寒傖的馬槽,那麼我們便難以與先知共鳴,也難以理解聖經對於救贖歷史的恢弘敘事(彼得前書1章9~12節)。

以馬內利

叫我們感到詫異的還不止於此,聖誕節是道成肉身的起點,也是耶穌基督在人間受苦的起點,「在拿撒勒祂成長勞碌工作」。這位君王、救主來,不是為了享尊榮,而是為了受苦;聖誕節的卑微,木匠家庭的貧困,都只是受苦的開端。這些遭遇,讓富勒頓忍不住說:「我不明白,祂如何默默受苦。」「在十架上,祂心為罪人破碎,荊棘冠冕,集痛苦三十年!」對此,年長的人子為自己的事工下了最精準的定義:「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馬可福音10章45節)

綜覽人子無限苦楚的30餘年歲月,被人厭棄、遭人譏刺,尤有甚者,最終竟要與父分離!我們不能想像,太初就與神同在的道(約翰福音1章1節),直到永恆仍與父同坐寶座的聖子,怎會在十字架上遭父撇棄、與父分離?我們怎麼能不疑問祂何苦來哉?

富勒頓知道,這一切的來由,正是為了醫治你我的「破碎心靈」,是為懼怕死亡的我們「驅除懼怕」,是為了死在罪惡過犯中的我們能夠得到「赦免罪惡過犯」。

於是我們知道,之所以要歡慶聖誕節,不在於那一夜是如此溫暖寧馨(其實一點也不溫馨),而在於道成了肉身,先知預見的以馬內利,已然在基督裡實現。那一夜在母懷裡安睡的嬰孩,將來要為了屬祂的人,「挪開重擔,祂背負勞苦愁煩,因為這世界的救主每天同在。」

將來榮耀

然而,受苦是暫時的,人子受難的極致之處,也是按著父的旨意得榮耀之時(約翰福音12章23~24節),亦是神的兒子出乎人心意料的得勝。神羔羊竟然藉著祂的死,敗壞了那掌死權的,這是人想不出的道理,所以我們不難同理富勒頓的不明白──使我們絕望的死亡,在人子身上,竟然成就了使人無限盼望的救恩。「我不明白,祂將如何得勝掌權,天上地下一切都歸於祂」,神所設立的得勝之方,非我們熟悉人世間的爭勝、角力,超乎我們的想像。

全備的福音,不是只到因信稱義、重生得救止步,成聖、完全、得贖、得榮、承受基業等,都是與基督聯合產生的果效。〈但我知道〉這首詩歌,以遼闊的視野望見了基督的身體──教會,在福音回應:「南北古今,所有蒙恩得贖的人,承受基業,多少滿足喜悅!」今時我們受限於時間、空間、語言、思想等,而不能同在一處,甚至慚愧地說,產生好些分歧,但仍是在基督裡合一、同感一靈(以弗所書4章4節),同樣期盼那將來的榮耀,「救主永遠作王」,且「千萬口舌必要歡呼高唱」。每每越加深入思考我們朗朗上口的「福音」,益發感到深邃奇妙,更是忍不住與這首詩歌同聲唱:「我不明白……」

但我知道

富勒頓的詩歌,提醒我們一個重要、極有價值的讀經原則,即是宗教改革以來高舉的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

改教家前仆後繼翻譯聖經,為的是使基督的門徒都可以從聖經得教訓、幫助、引領、安慰。我們不否認,讀聖經會有不明白之處,畢竟我們面對的是神的奧祕,其長闊高深遠過於我們所能領略,使徒也不諱言:「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哥林多前書13章9節)「信中有些難明白的」(彼得後書3章16節)。

然而,聖經卻不是有違理性、邏輯,藉著聖靈的光照,藉著歷世歷代信仰前輩的論述、解經、信條、要理,我們可以得教訓、督責、得以歸正、曉得學義(提摩太後書3章16節),一如富勒頓高歌:「但我知道……」

 

〈但我知道〉

1.我不明白,為何天使敬拜的主,

竟然定意愛顧卑微的人;

如同牧人,祂尋找迷失群羊,

恩典奇妙,非世人能測量!

但我知道,祂由童女馬利亞,

在伯利恆卑微馬槽而生;

在拿撒勒祂成長勞碌工作,

如此這世界的救主降臨人間。

2.我不明白,祂如何默默受苦,

卻將平安賜給流淚的人;

在十架上,祂心為罪人破碎,

荊棘冠冕,集痛苦三十年!

但我知道,祂醫治破碎心靈,

驅除懼怕,赦免罪惡過犯;

挪開重擔,祂背負勞苦愁煩,

因為這世界的救主每天同在。

3.我不明白,祂將如何得勝掌權,

天上地下一切都歸於祂;

南北古今,所有蒙恩得贖的人,

承受基業,多少滿足喜悅!

但我知道,祂榮耀必要彰顯,

祂將收割祂栽種的禾田;

那快樂日,祂榮光照亮地面,

全地都知道祂是世界的救主。

4.我不明白,全地將如何尊崇,

因祂命令洶湧風浪聽從;

當祂慈愛充滿世人的心中,

宇宙大地不知如何歡慶!

但我知道,穹蒼必跳躍頌揚,

千萬口舌必要歡呼高唱;

地下天上必同聲發出迴響,

因為這世界的救主永遠作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