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好消息、假消息、沒消息

梁家瑜(影像與文字工作者)

聖誕節快到了,英國同學們見面談的都是假期要去哪裡,整個校園一片蕭瑟。但我哪也不想去。有什麼事情值得我離開自己生活的世界,只為了一睹究竟呢?

我倒想:當年也是這樣嗎?聖誕那天,誰傳了什麼消息給誰?誰為了什麼消息,去了哪裡?

首先是「東方來的博士」,他們得到「祂的星」的消息,就動身要前去拜祂。

博士們又成了傳消息的人。他們找希律王問路,因此也傳了基督誕生的消息給希律王。希律王反而設計要博士去打探基督降生的消息──為了讓好消息變成沒消息。

基督降生的那天晚上,主的使者也親自來到人間傳消息。聽到消息的牧羊人「急忙去了,就尋見馬利亞和約瑟,又有那嬰孩臥在馬槽裡」。牧羊人又成了傳消息的人,他們所說的,「凡聽見的,就詫異牧羊之人對他們所說的話。」而最先來找耶穌的博士們,則「在夢中被主指示不要回去見希律」,就不將耶穌所在的消息回覆給希律。

在聖誕那天,一場訊息戰爭,在無聲無息中展開。傳遞與掩藏好消息,為了萬民的救贖。沒得到消息的希律,「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裡四境所有的男孩……凡兩歲以裡的,都殺盡了。」(馬太福音2章16節)

當一件真正重大的消息傳開時,所有人都隨著消息展開行動,敬拜的、逃跑的、追殺的。基督信仰從來不是溫暖的火爐與大餐,而是為了生命最珍貴的關切,大受激勵的行動。

問題在於,激勵我們行動的,是什麼消息?當台灣眾教會投下反對同性婚姻與反對性別平權的公投票時,是否查證過那激勵人的是不是假消息?是否思考過行動是否傳遞了好消息?

過去幾年來,大部分民主國家都深受假消息所苦。假消息和好消息一樣,激勵人們起而行動,更糟的是,好消息還會有人選擇如何傳遞,以免破壞好消息;但假消息激動恐懼與義憤,乃至於所有人都忘了反思,像希律一樣,力求殺滅所有讓他感到威脅的來源。就好像,《天下雜誌》刪除了〈反同婚教會背後有中國因素〉的報導一樣──就是要「沒消息」。

我還是哪都不想去。但我想,某些消息,會讓人願意起身行動。

就在這個月,在中國,同屬改革宗的秋雨聖約教會,遭到中國政府大力圍剿,上百名基督徒被捕,被要求簽署「不參加教會聚會保證書」,牧師王怡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李明哲一樣(大家還記得他是誰嗎?)──卻發表了〈我的聲明:信仰上的抗命〉……。

我知道,有些消息,會連我都想去看看的。好比說,被抓捕的姊妹弟兄被放出來。好比說、好比說,某個無法想像的驚天巨變……

聖誕節,或許,沒有消息的聖誕節,是我們還在等待消息的聖誕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