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擁抱難民的信仰傳統

▲荷蘭的伯特利教堂禮拜不間斷以庇護難民。(相片來源/Bethel Den Haag)

鄭仰恩(台灣神學院教會歷史學教授、WCC中央委員)

荷蘭海牙的新教團體從2018年10月底起,竭盡心力保護政治難民的行動,受到全球矚目。

事情起因是,亞美尼亞政治活躍分子沙孫.塔姆拉茲揚(Sasun Tamrazyan)夫婦及3位子女自2009年起來到荷蘭尋求政治庇護,但其庇護令先是被取消,居留申請也遭駁回。根據荷蘭自中世紀就存在的「治安人員不得在宗教儀式期間進入禮拜場所」法律傳統,300位牧師在海牙伯特利教堂以接力主持禮拜的方式來保護這家人。截至聖誕節期,連續的「祈禱、唱歌、講道」已超過兩個月,這種源自宗教情懷的「好客精神」及人道救援行動,著實令人感佩。

這個行動讓人回想起第一個聖誕的真實場景:當年馬利亞在伯利恆的客棧「沒有地方可住」,耶穌家族也被迫成為政治難民且逃往埃及,後來憤怒的大希律王下令屠殺鄰近地區兩歲以下的嬰孩。確實,第一個聖誕夜「很不平安」!而真實經歷難民身分及艱辛遭遇的耶穌故事,對於今日世界諸多難民處境更有深刻啟發。

事實上,願意接納甚至擁抱難民,原本就是改革宗的信仰傳統。加爾文是經歷逃難之途的悲劇人物,而在他領導的城市改革歷程裡,原本不到1萬1000人的日內瓦居民必須接納(或忍受)超過人口半數的新難民潮,中間的族群摩擦與張力在所難免,這也讓負責社會救濟的「慈惠院」和主其事的執事們忙得不可開交。然而,這群難民卻成為改革的主要支持者,日內瓦也博得「難民城市」的美名。

改革宗群體的巨大影響力更是通過難民的存亡之路而建立的。從日內瓦經過巴黎和安特沃普,然後傳到尼德蘭的新興省分如澤蘭及荷蘭,其後更隨著「清教徒」的腳步前往新大陸,開拓新世界。

以從歐洲大陸逃難並棲身在倫敦的改革宗難民教會為例:1553年秋天,傾向天主教的瑪利登基為英國女王後,新教徒被迫再度出走。當時,出身波蘭的牧師阿拉斯寇(Jan Łaski)帶著175人的先驅船隊,一路從丹麥途經波羅的海的羅斯托克、威斯瑪、呂北克、漢堡等港市,試圖尋找安身之地,都遭到拒絕,直到抵達德、荷邊界的艾姆登才成功。我們看到,在過程中,日內瓦、倫敦、艾姆登先後成為改革宗難民團體的重要避風港。

普世難民被迫四處流亡,卻又必須面對慣於「拒絕他者」的艱苦世界,但願過去擁抱難民的美好信仰傳統仍然能展現人性光輝!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