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依品凡

東京的秋天,因為溫度不夠冷,加上樹木品種不同,真正能見到紅葉的地方並不多。取而代之的,是在太陽底下閃爍著金黃色光澤的黃葉。

如果說醉人的楓葉是京都深秋的浪漫,那麼,黃澄澄的銀杏則是東京秋天的微笑。東京是一個以「銀杏並木」聞名的城市,適合觀賞時間除了高尾山是於每年11月中旬,其他皆在11月下旬到12月初之間。

雖然12月中旬才抵達,不過,上帝還是為我們留下一些幸福的色彩。

 新宿御苑楓紅

新宿御苑裡的植物,似乎受到皇家等級的眷顧。落葉時節,其他地方的色彩幾乎銷聲匿跡,這裡卻還可以看到楓葉的千姿百態。

它們,笑盈盈地站在小徑旁,或者像明星似的佇立在庭院中。當園中的草地不再油綠,池塘的水不再波動,日式、英式、法式花園裡沒有花朵的蹤跡,眾所矚目的焦點就是它們了。

這邊,斑斕的葉子攀爬在低垂的枝椏間,讓遊客擁著它們一起入鏡。那邊,一簇紅葉以優美的彎度垂落,金色陽光在葉面上跳動,在枝葉間穿梭流動,流轉出絕美的光影詩篇。

住在光裡,讓上帝照亮你的人生,在信心的地平線上,你的太陽永不下落,你的月亮永不退縮。時時與花相擁,與時光對飲,一粒塵土也是天堂。

 神宮外苑銀杏

這裡是東京最有名的「銀杏並木大道」。每當樹葉轉黃時,人行道兩旁那146棵銀杏枝葉交錯,形成一條金黃色的隧道,不但成了日劇的浪漫場景,也是最熱門的、經常人擠人的散步場所。

但我們到得晚,如今,整條街道冷冷清清,葉子都落光了,一片也不留。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幹,獨自面對初冬的蒼白與蕭條。

有人說,葉子是「天堂的禮物」,用來裝扮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上帝要它們享受工作之後的安息,好好睡一覺。來年,披上一襲翠綠的衣裳,再隨著春風來報到。

休息,也是我們倚靠上帝的一種方式。祂不會讓我們自己走過寒冬,祂不會讓我們獨自面對難題,祂,願意陪我們一起活到老。孤單無助時,來上帝面前安息吧!

躺下來,成為上帝懷中最美的音符,好像一滴露水在夜裡靜止,等待黎明的晶瑩;好像蝴蝶在蛹裡靜止,等待一場更華麗的飛翔。

 丸之內與汐留點燈

把街道點綴得繽紛燦爛的霓彩燈飾,是東京冬天最迷人的景緻。入夜以後,丸之內、表參道、新宿空中遊城、六本木、汐留、東京巨蛋等地,為了聖誕節和元旦精心布置的彩燈陸續點亮,在夜空中閃爍。

冬天到東京旅行,白天,可享受這個繁華城市與陽光、偶爾瞥見的一抹楓葉的紅、銀杏的黃,或幾片紛飛的雪花組合成的節奏。夜晚,可置身在各點燈地點的人潮中,欣賞由五光十色的燈光組合成的、既豪華又浪漫的樂章,讓自己的心奔放一下吧!

每年12月,103萬顆「香檳金」的彩燈,讓丸之內街道洋溢一片歡樂聖誕氣息。香檳金是丸之內獨特色彩,散發著高貴、迷人,卻又低調的奢華。

丸之內大樓裡熙來攘往,卻沒有一個人可以告訴我燈光秀的地點。一位日本太太皺著眉思索良久,才忽地閃過一抹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說的燈光秀,是不是illumination,點燈?」用錯詞,無法點亮疑問的燈。同樣的,燈擺錯地方,也無法照亮。

報導各地聖誕彩燈訊息的《Tokyo Walker》說,汐留的點燈,以27萬顆LED燈打造成一座「藍色森林」,非常夢幻,被譽為經典中的經典,絕對不能錯過。

下午從會場經過,他們正在測試燈光,那淺淺淡淡的藍看起來好蒼白,我懷疑傳言是否誇大其詞。晚上再去時,場景完全不一樣了,燈光變得那麼湛藍,那麼華麗,好像銀河的星星一樣光采奪目。20分鐘一次的聲光秀,又把會場變幻成粉的、紫的、銀白的。

這些,是被「夜」這張黑色布幕襯托出來的。這就是上帝創造夜的用意。創世第一天,上帝就說得很清楚──有晚上,有早晨。晚上,是早晨的前奏曲;晚上,是早晨的入口。

 新宿空中遊城

新宿空中遊城,是一條888公尺長、由百貨公司和商店串連起來的街道。這裡的彩燈以「Smile」(微笑)為主題,並採用象徵櫻花、非常浪漫的粉紫色燈光。

從充滿時尚氣息的馬賽克街走過去,一路上驚喜連連,一會兒經過一面粉紫色簾幕,一會兒從粉紫色天蓬底下走過。到了路底,整座廣場閃耀著一大片粉紫色的光,下過雨的地面,又倒映出一個粉紫色的世界。

在「すごいすごい」(太棒了)的讚美聲中,微笑真的被傳遞出去了。

上帝,也很希望從我們的聲音中聽出微笑吧?所以,我們要用聲音傳遞微笑,用表情傳遞微笑,用眼神傳遞微笑,用心靈傳遞微笑,讓祂所創造的世界,在寒冬時節也充滿溫暖、燦爛的微笑。 (待續)

※本系列文章節錄自《日本冬季行旅──東京.仙台.高崎.輕井澤的心靈散步》,依品凡著,宇宙光出版。


《日本冬季行旅:東京.仙台.高崎.輕井澤的心靈散步》

著作/依品凡
出版/宇宙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