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受難者陳武鎮談白恐酷刑畫創作

(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台北報導】「沒有人能平靜又坦然訴說自己被刑求的過程和後果,因為那是很沒有尊嚴的經驗,有的後遺症實在很難啟齒。」1月26日在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行的「揮之不去的夢靨——白色恐怖的酷刑」座談會上,政治受難者陳武鎮談到,自己雖沒被刑求,可是他是一個「身歷其境的旁觀者」,要以餘生用畫作將其他政治受難者遭受的酷刑畫出來,讓世人知道這一段暗黑史。

(攝影/林宜瑩)

陳武鎮強調,這些酷刑畫做的素材,都是來自聽聞政治受難者的描述,他身為藝術工作者,創作的動力驅使來自於感性,因此他不談理論數據或著重嚴謹的考證,他只想用感覺和想像來呈現。他先介紹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歐陽劍華的刑求畫作,然後再說明自己的刑求畫。

1949年出生屏東的陳武鎮,台南師專美勞組畢業後,因服役前在性向測驗考卷上寫下「反中央,反對國民黨」幾個字,遭國民黨政府以《懲治叛亂條例》判刑並在台東泰源監獄服刑2年。出獄後,他閒晃1年又補服役2年,1973年退伍後,很幸運地回任國小老師,不過因為陳武鎮心裡沒有安全感,害怕隨時被資遣,他在1980年又去成功大學夜間部讀電機系,以備不時之需。

(攝影/林宜瑩)

陳武鎮在2004年退休後就專心創作,多以白色恐怖時期的酷刑為主題作畫,例如:灌辣椒水、糖水潑身再放草坪引螞蟻上身、跪冰塊、拔掉四個拇指指甲、拉扯頭髮而流產、毛巾覆面灌水、兩腿內側通電、兩手拇指通電、反綁吊起、裝進布袋威脅推入水中、熨斗燙背、手腳反綁吊在半空中(俗稱坐飛機)、大腿內側剃刀剝皮等。

陳武鎮的畫作會刻意將刑求的部位放大。他表示,被刑求的受害者往往無法表述自己的經歷,因為刑求時屎尿盡出的被羞辱過程,讓當事人難以啟齒;事實上,有些被刑求者身體受到的是「終身無法生育」的傷害,因此他會持續以藝術創作將這段歷史呈現出來。

(攝影/林宜瑩)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