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我換新我

◎宋澤萊

某一天,我在鹿港地方教會做禮拜,遇到了一位奇人。他穿著一件稍長的舊藍色夾克,一雙素色略為髒掉的運動鞋,曬過太陽呈赭色的皮膚,頭頂已經有點禿,臉上的皺紋不少,看起來年紀不比我小多少,算是老人家了。不過他身子硬朗敏捷,臉上也沒有不必要的肥肉,極不像我一樣,全身都幾乎要垮掉了。

        一本萬利的賭局

在聚會結束前,他起來作見證。他先說自己很有喜樂,剛去跑完馬拉松,現在又來參加禮拜。

他又說自己是一個商人,所以常用商業的眼光來看萬事萬物。他說世界上很多事都像是下賭注,賭錯了,就慘輸一番,甚至傾家蕩產;賭對了,當然就大賺一筆。所以他常常在尋找有沒有一本萬利的事情可做,也就是尋找那種花一點點本錢就能賺進無限金錢的事。

據他對自己的評估:這一生,有時賭對,但賭錯的時候也不少,不過很少能尋找到一本萬利的賭局,一般來說都只是所賺有限。唯一能找到一本萬利的事,大概就是在宗教信仰上。他說以前他也曾在很多宗教下賭注,結果發現不是每個宗教都是一本萬利,有時反倒賭輸了──也就是花了很多時間在宗教上,所贏得的卻很有限,甚至對於人生是有害的。

他又說,唯獨現在,他發現他終於找到一個「一本萬利」的信仰。在這個信仰裡,他把沒有人要的、微不足道的殘餘生命做賭本放在賭盤上,沒想到卻獲得了無窮生命的報償,使他很感吃驚。所以他總結說:世界上是有一本萬利的賭局,只怕你不尋找而已。

        消失的老我

這位老弟兄很有力氣地講了這些話,因為他很興奮,大家都給他拍手。不過,我覺得並沒有多少人能理解他說什麼,因為他沒有把話講清楚。當禮拜結束後,我找他攀談起來,底下就是我與他的談話:

我說:「很高興能聽到弟兄的見證,很精采。您很有喜樂,叫人羨慕。」

他說:「不敢!大概是最近特別有喜樂吧!」

我說:「住附近嗎?」

他說:「不,比較靠近海邊,就在海浴路那一帶。」

我說:「多少歲了?」

他說:「65。」

我說:「原來你是老弟,還比我年輕一歲。」

他說:「哈哈,幸好我不覺得自己有那麼老。」

我說:「你剛說一本萬利,我覺得的確是如此。你應該是說,上帝已經給你永生不死的『新我』,或者說是永恆的新生命,把你那個『舊我』換掉了,對不對?」

他說:「對!」

我說:「哇!真是不得了。不是一般人所說的那個老我與永生不死的新我相調和,而是老我被新我換掉,像是脫掉舊衣服把它燒掉,再穿上很體面的一件新衣服,對不對?」

他說:「對!老我與永生不死的新我是無法調和的,老我必須被換掉。」

我說:「真了不起!那麼現在那個老我呢?」

他說:「不見了!不知道跑到哪裡去,只剩下永生不死的神的新我。」

我說:「以前那個老我很恐怖吧!」

他說:「很恐怖!人要是有老我,就一定會與四周圍的人發生衝突。以前我與朋友、妻子、兒女衝突不斷,現在就不會了。只要有那個老我存在,好像一切都很不順利,那是一個罪的集合體,裡面沒有一樣是好的。現在有一個新我在裡面作主,凡是做錯了、想錯了,那個新我都會發出責備的訊號,就知道自己錯了,趕快改正。」

我說:「真的是如此!這個神給的新我是了不得的東西,真是妙用無窮。」

他說:「還有,以前因為有老我,由於它是有限的存在,整天都想到死後輪迴的事,現在就不想了。因為永生不死的新我非常巨大,只有天堂才能容納。事實上它就是天堂,別地方都容納不下它,所以就不會再想到輪迴這種黑暗的事了。」

        永生不死之道

我說:「以前你信哪個宗教?」

他說:「一貫道,整整有30年,我是很專心一意的,付出不少。」

我說:「後來為什麼離開?」

他說:「除了內部有許多糾紛外,主要的是我比較不能適應與強勢的傳道人相處,覺得彼此互敬互愛比較困難,後來就離開了。我比較喜歡信徒皆平等的宗教,我不比你強,你也不比我弱,大家按照聖經的道理來,這樣比較能放鬆相處。」

我說:「還沒接觸聖經以前,哪個人的書影響您最深?」

他說:「道家莊子。他說我們不應該以有涯的生命去追求無涯的知識,所以我年輕的時候就想到人應該求道。」

我說:「現在你對莊子的看法呢?」

他說:「我現在才知道莊子也是迷路的人。因為不論他所體會的境界有多大多高,他還是有老我的存在,這個老我的存在,使他說了許許多多人在宇宙裡的道理,然而最後他還是不理解有超越宇宙之外的新生命的存在,非常可惜!」

我說:「的確如此,您真是了不起。您應該常上台講道,把永生不死的生命之道告訴大家,使更多人獲得利益。」

他說:「不!我有自知之明,我只有國小畢業,怎麼能對人講道?」

我說:「您真客氣!太謙虛了。」

他說:「不!我覺得我很滿足,沒有人比我現在更滿足了。」

我說:「您真是了不起!上帝的確把『我是初我是終』的生命分賜給您了,我想上帝還會給您更多。」

他說:「感謝。」

我說:「感謝的應該是我。」

以上是我與這位老弟兄的對話,他是我遇到的第二個獲得上帝永恆生命的人。以前我也遇到一位,那位是台中聖教會的黃金田牧師,他19歲就獲得上帝永恆的生命,今年已經90歲了。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