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高雄報導】壽山中會教社部於2月24日下午假鳳山教會舉辦「二二八和平公義紀念禮拜」,由壽山中會議長周楷傑牧師主理開會禮拜,專講則邀請王順調老師主講;當年還是青少年的他,目睹岡山教會第二任牧師蕭朝金受難過程。

周楷傑禮拜中表示,二二八事件距今72年,隨著時間過去,享受自由果實的人越來越多,然而記念這些不公義歷史的人卻越來越少。聖經裡記載「八福」,上帝眼中有福的人,不是擁有權力、地位、名聲與財富者,而是例如經文中「使人和平」「為義受迫害」等這類人;周楷傑說,過去人們處理問題常常訴諸暴力,卻忘了隨之而來的更多不良結果,「我們紀念歷史,是為了不要再犯過去的錯誤。」

他也指出,「民主自由」不等同於「公義和平」,因為「公義與和平不只是制度,而是有人願意成為和平的使者」,基督徒是上帝的子女,所謂子女就是與父親相似的人,盼望大家能行公義、好憐憫,守護這個社會更多弱小肢體。

(攝影/林婉婷)

王順調在專講中回憶第一次見到蕭朝金,當時年紀還小,首次去岡山教會做禮拜,蕭朝金笑著問候他,以台語稱他為「囡仔兄弟」,並帶著他去上主日學,還請主日學老師好好照顧、培育他。蕭朝金當時還擔任三民主義青年團高雄分團部岡山區隊長並在地方學校教授漢文,是受人敬重的地方領袖,但國民黨對此忌諱,後二二八事件爆發,政府認定他在教會收留學生是聚眾鬧事,於是下令逮捕他。

事件發生當時,就讀岡山初級農業職業學校二年級的王順調和幾個同學在上學路上,看見軍隊卡車,原本以為是演習,卻發現車上有2人被鐵絲綑綁,仔細看居然有一人是蕭朝金(另一個是台灣大學之學生余仁德)。後士兵叫他們下車,蕭朝金手腳被縛,被直接踢下車,摔在石頭路上,滿臉是血;士兵叫他跪下,蕭朝金以台語表示自己只跪天上的上帝,不跪人,於是被士兵以槍托擊打膝蓋,只能跌坐在地、面朝南方,身後站了5名持槍士兵,接著槍聲響起、血流滿地。目睹的學生們嚇得癱軟在地,有幾個學生好不容易跑回學校,用日文大喊「槍殺!槍殺!」引起不小恐慌與騷亂。

除了蕭朝金被槍殺,王順調也分享屬於那個年代的其他故事。當時岡山有2間學校:岡山初級農業職業學校和實踐女學校(日治時期設置,提供女性就讀的實業補習學校),學生們曾被組織到火車站迎接國民黨士兵。火車到了卻沒有人立刻下車,但聽見車上非常吵雜、宛如菜市場,直到10多分鐘後才有人下來。一看,士兵們居然穿草鞋、補丁軍服、背鍋碗瓢盆,沒有隊形、「像到廟裡刈香」一樣走著。那時站在他身旁的是一位實踐女學校的女老師,她見狀用日文感嘆「台灣人從此要過很悲慘的日子了。」

後來的某天晚上,村莊保正來找王順調的父親,原來持槍的士兵找上他,要他籌備物資好幫軍隊「過年」,總共需要1隻豬、10隻雞、100斤米與許多雜貨,且短時間內要送到軍營。戰後台灣人並不富裕,但保正還是承擔了準備100斤的責任,接著還去向各家戶收錢,然而「豬」仍沒有下落,討論後決定向一戶準備娶媳婦的家庭「借豬」。最後物資送達,士兵們還責備保正「動作太慢」。

另一件事為王順調的三叔有一塊地,種了許多芒果樹。後來士兵來亂砍芒果樹,三叔去阻止,竟然被綁在樹上,最後被繩子牽著、跟在牛車後面走,被帶到高雄要塞司令部關押。士兵們沒有讓他吃喝,也沒有通知家人送飯,獨有個士兵看不下去,偷藏饅頭和水給他。後來靠著政治人物幫忙打聽,得知要付錢才能換人;家人們拚命湊錢才將他贖回。「這種事情發生在你們家族、你們不生氣嗎?」因此,王順調認為台灣人經歷各種壓迫,二二八事件是爆發的反抗,並不是意外或單一事件。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