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畫時光機】四季之春 在邊緣世界看見萌芽的光輝

《凱爾斯書》代表性之作,XPI字母是希臘文「基督」縮寫。X中央的鑽石菱形即十字架,在中世紀早期裝飾頁面中常用來象徵基督。(取自維基百科)

◎吳溥芳

嚴冬的寒氣終於退去,從睡眠中甦醒的大地逐漸冒出新的枝枒,變得綠意盎然。西元第一世紀,初代教會也從復活的耶穌領受了大使命,將福音的種子撒在世界各地,發出了新芽,甚至遠播羅馬帝國境外,誕生了奇妙的藝術型態。

初代教會的活動地點,起初集中於耶路撒冷至地中海一代,然後逐漸向外拓展。兩、三百年間,教會受到了嚴重的逼迫,但殉道者的血成了教會的種子,福音迅速的傳遍了羅馬帝國。在版圖廣袤的羅馬帝國管轄境外,位於歐洲大陸西邊的外島愛爾蘭,雖是帝國境外的邊緣人,但宣教師的足跡已經踏足此地。

當西羅馬帝國於西元四七六年滅亡的時候,愛爾蘭教會也在出人意料之外的情況下,擔起了文明守護者的角色。這時,教會依然屹立不搖,邁入一段黃金時期。

這段時期,修道院成了避難所,收容許多家園傾毀的歐洲難民。修道士為了保存經典文獻,在寫字間裡將它們抄寫下來,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文獻當然就是上帝賜下的啟示──福音書。修道士以最深的敬愛與最精湛的工藝技巧,結合文字書寫與視覺美學,創作出藝術價值極高的福音書抄本。由於這些抄本產於歐洲大陸之外的邊陲之島,所以又被稱為「島嶼藝術」(Insular Art)。

《凱爾斯書》充滿裝飾性的起首大寫字母。(取自維基百科)
《凱爾斯書》耶穌的家譜,充滿設計感的愛爾蘭半安色爾字體(Irish Half-Uncial),結合拉丁文的莊嚴感與早期歐甘文字的書寫風格。(取自維基百科)

一、黃金般貴重的信息

手抄本藝術為文字附上造型以傳達信息,字型的設計兼具書寫便利的實用性及造型的優美。抄寫員不只懂得寫字,也很有美感,他們結合了拉丁字母和當地早期歐甘文字(Ogham)的造型,創造出美麗的書法字體,其中流線型的愛爾蘭小書寫體(Irish minuscule)還成為往後中世紀常用的字體。

不像現代的印刷術僅有文字,島嶼藝術的抄本還有許多裝飾性的圖案,在紙本上與文字和諧呈現。圖案常見的類型有基督教的象徵符號,以及大自然的動植物,有屬天的,也有屬地的。風格繁複豐盛,並且常在植物藤蔓的螺旋中無限延伸,彷彿訴說著:「天上至高的信息,也滲透世間的最小之處。」

抄本的紙張常用泥金為底,襯托著黃金般貴重的信息。種種這些華麗的裝飾設計,都為所傳載的信息戴上了燦爛的冠冕。

《凱爾斯書》代表性之作,XPI字母是希臘文「基督」縮寫。X中央的鑽石菱形即十字架,在中世紀早期裝飾頁面中常用來象徵基督。(取自維基百科)

二、象徵與裝飾藝術

自西羅馬帝國滅亡到西元一四五三年東羅馬帝國滅亡的這個時期稱「中世紀」,繪畫的表現逐漸由古典時期的寫實主義轉為「象徵主義」。象徵手法是以源於描繪對象的自然符號,表現超自然的形象,是一種非常像寓言小說的表現。就譬如作家利用擬人化的動物來暗喻人類生活模式,畫家則以特殊記號指向無法完全寫實描繪的天堂。一方面,這能讓觀者留有想像空間,不被純粹的寫實侷限;另一方面,則是避免將上帝的形象偶像化。

我們逛美術館時,常聽見有人讚嘆:「這幅畫好美,畫得好像真的!」但中世紀的藝術品告訴我們,美的定義不盡然是畫得很寫實、很逼真。這時期重視的不是數學計算過的相對位置與空間比例,而是按照人事物的重要性來安排所站的位置。這些作品都裝飾得非常美麗與協調,有十足的「設計感」。背後的動機,就是透過象徵藝術,表達作者對更高靈性價值的渴慕。

《凱爾斯書》福音書的章節目錄,以拱門造型設計。上方的人象徵馬太福音、獅子象徵馬可福音、牛象徵路加福音、老鷹則是約翰福音。
(本版圖片均取自維基百科)

三、無名的抄寫員

人們常將偉大藝術的功勞歸給天才畫家, 我們在藝術史會看見許多偉大藝術家的名字,以及他們多麼有天賦的故事。然而古書的抄寫員都是無名的創作者,他們無意留下自己的名字,僅在簡陋的工作環境,透過精湛的技藝和創意,讚揚聖言蘊含的神性之光與救贖之愛。

到了第九世紀,島嶼抄本的成就達到最高峰,經典之作便是《凱爾斯書》(The book of Kells),被視為愛爾蘭的國寶。然而,世人往往尊崇天才與技藝,忘了這些繽紛的色彩、繁複的造型、雅緻的字體,都是為了襯托那更偉大的救贖信息。福音,是上帝透過文字承載神聖的內涵,要賜給人類天上的福分,正如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在肉身內、時空中成就了救贖。偉大的上帝透過文字與肉身來到世界施行拯救,修道士們也在他們的時代,以最燦爛的藝術來榮耀賜下福音的上帝。

從教會歷史的漫長時間線來看,那時期的愛爾蘭就像基督福音的新生兒,是初生的芽苗,而且在帝國邊陲匱乏的環境。但因著認識上帝,產生熾熱的愛,修道士所生的果子在世界中心之外綻放美麗的光芒。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