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的十字架背負者──感念高俊明牧師

攝影當時,高齡86歲的高俊明牧師,在時任台中中會副議長林敬順牧師撐住下,特別扛起26公斤重、由台灣國寶級雕刻大師張敬以台灣檜木製成的「至寶十架」,而這十字架也在台灣宣教150週年相關大型紀念活動中出現。(攝影/林宜瑩)

薛伯讚

2月22日,我參加高俊明牧師的告別禮拜。當我看到禮拜程序單所訂的題目──「得勝的十字架」(主禮者說,這是高牧師原訂的題目),我內心相當激動。突然之間,高牧師背著十字架的影像一再浮現在我的眼前。

高牧師常說,他年輕時不是很喜歡讀書,他喜歡到處走動看自然美景(其實他是日本著名的基督教學校―─青山學院的高材生)。他是一位充滿愛心的人,神學院就讀時原打算將來要辦理一間孤兒院,但畢業後上帝卻呼召他為原住民服事,且擔任玉山神學院院長。當時正值草創期,玉神只有二位老師,且無正式固定的校地,後來在花蓮鯉魚潭,開疆闢土建立校園,上午上課,下午師生集體勞動,他的三個孩子也都在玉神出生。

1970年,高牧師受推選為總會議長,同年也被選為總幹事,在1970、1980年代,帶領長老教會面對台灣困難的國際處境(1971年台灣被迫退出聯合國),連續參與三次重大的宣言(1971年〈國是宣言〉,1975年〈我們的呼籲〉,1977年〈人權宣言〉),並為藏匿施明德而在1980年被關4年3個月又21天,造成普世教會、國家及全國人民的關心。在那一段期間,他受邀演講或講道的題旨常落在基督―人權―鄉土三者關係的課題上。

高牧師背十字架不是作秀。公義與和平是高貴的、理想的。那是因為所有有罪的凡人都不容易做到,人性的懦弱與貪婪是我們的死敵,一生都要與之對抗不懈。感謝主,聖經告訴我們,能讓公義與和平結合在一起的祕訣就在基督的十字架。誠如保羅在以弗所書第2章有如下動人的描述:「從前,你們因著自己的過犯罪惡而死了……然而,上帝有豐富的憐憫,因著祂愛我們的大愛,竟在我們因過犯而死了的時候,使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2章1、4~5節)

是的,保羅所說的基督的十字架,它絕非是一種概念、感情或口號。保羅在腓立比書第2章「基督讚美詩」中即指出,因為基督的十字架顯明,「祂原有上帝的本質,卻沒有濫用跟上帝同等的特權。相反地,祂自願放棄一切,取了奴僕的本質。祂成為人,以人的形體出現。祂自甘卑微,順服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2章6~8節)

我清楚了解,高牧師正是一位高舉基督十架的真實信徒,無言的十字架背負者才是真正的榮耀,勝過人世間的一切的美名。 (作者為現任總會議長、台北中會南門教會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