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懼怕的自由

28

林碧堂

對於摩西的神諭,以色列人一點也不信,而且,當事情在摩西介入之後變得更糟時,他們要求上帝譴責摩西:「你們使法老和他的官員憎恨我們,使他們有了殺我們的藉口。上主一定會懲罰你們!」(參閱出埃及記5章21節)

可是,以色列的勇士不是早就變成奴才而勞碌地在田野不斷死去嗎?他們的孩子不是在法老的統治下,一個一個被謀殺了嗎?要殺掉他們,法老不需要理由。

同樣地,面對堅守台灣的呼籲,台灣人一點也不信,而且,當事情在蔡英文當政之後變得更糟時,他們要求台灣人民懲罰民進黨:「你們使中國和中國政府憎恨我們,使他們有了發動戰爭殺死我們的藉口。台灣人民一定要唾棄你們!」

可是,西進中國的台商,不是早就變成中資,不斷被吸納了嗎?台灣的國際空間,不是早就一處又一處被中國蠶食鯨吞了嗎?要併吞台灣,中國不需要理由。

從處境判斷,這都是奴才之心在作祟。就定義來說,奴才無法望見超越奴才以外的事物,只能聽命主人的擺布與判令。奴才無法有任何主張,也從來就沒有機會從自己的判斷建立信心。唯有自由人可以在生命的各個面向嘗試挑戰不同的可能性,活出人應有的樣態。奴才終身活在恐懼中,自由人則沒有懼怕。

或許,這是為什麼曾經在宮廷以自由人身分成長的摩西,後來可以成為帶領以色列人邁向自由的人。可是,台灣人啊!現在可以決定自身命運的台灣人啊!什麼時候才能活在沒有懼怕的自由中呢?願主與我們同在。(作者為台灣教會公報社傳道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