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綠皮書》之我見

24

陳義凱

因已邁入耳順之年,近幾年每次女兒強力推薦無論是歐洲名片、經典老片或日韓夯片,我不是興趣缺缺,就是在電影院看到一半就夢周公了。女兒坐在一旁頻頻提醒我,我仍呼呼大睡,一直要直到曲終人散,人才會清醒。然而新春假期和女兒觀賞《幸福綠皮書》,卻讓我感動不已。

此片能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確實是實至名歸。此部電影是經由真人真事改編,並獲得廣大觀眾熱烈迴響。一位氣質非凡談吐文雅的黑人音樂家,被邀請到美國南部巡迴演出,他雇了白人保鑣兼司機。電影一開始,我就被電影幽默的情節與對白、以及60年代黑人人權議題所吸引。

黑人音樂家在舞台上備受歡迎,下了舞台卻受盡羞辱和奚落,他可以在餐廳表演,卻不能在該餐廳用餐或上廁所,只能住在由綠皮書指引的黑人專屬旅館。而受黑人音樂家雇用的司機,卻不用受到限制,只因他是白人。

而在當時白尊黑卑的年代,司機為了家庭生計,本來也抱持對黑人的偏見勉為其難接受這份打工。然而劇情發展到後面,當黑人音樂家遇上惡勢力欺侮,他立刻挺身相助,甚至兩人同住一室。黑人音樂家也幫司機修改寫給妻子的信,每次妻子收到信時,都備感溫馨與驚豔。

經過兩個月的相處,黑人音樂家與白人司機建立深厚友誼。孤家寡人、不擅交際的黑人音樂家,到了聖誕節甚至主動專程到司機家贈送賀禮,並和他的家人一起慶祝聖誕節,享用大餐以及上帝的祝福與慈愛。這是這部電影所欲彰顯最難能可貴的普世價值──每個人在上帝面前不分尊卑,一律平等。

以弗所書4章2~3節紀載:「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相互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 (作者為基督徒)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