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請安今日的台灣教會

阿骨力

一開始,羅馬教會主要由猶太人組成。後來,因為猶太基督徒與猶太教徒衝突,整城擾亂,主後49年,羅馬皇帝革老丟下令把所有猶太人趕出羅馬。5年後,革老丟崩殂,飭令失效,漸漸地,猶太人與猶太基督徒回到羅馬。但是,回到羅馬的猶太基督徒發現,原本聚會的教會變成他們不認識的外邦基督徒聚會的教會;教會成員、領袖與規範都改變了。當猶太基督徒回到羅馬教會,已經發展出來的外邦基督徒領袖就無法獨占領導權。

假設,原本開設某間教會的會友、長執與牧者,有一半的人被政府列入黑名單無法回來,教會為了要繼續進展,就要有新會友、選出新長執與牧者。有一天,先前被驅逐的會友與教會領袖回來,這時教會出現爭議:誰在信仰、教會決策上有代表權?可以想見,猶太基督徒和外邦基督徒間的衝突無可避免。就算回來的猶太基督徒是少數,他們卻在信仰表達上有較大的權力。保羅如何面對羅馬教會互不信任與互不寬容、外邦基督徒又占大多數的時刻?

羅馬書16章就是保羅的答覆。保羅提名請安的對象有27人,這些人分散在數間不同教會。名單內有女性10位、男性17位,表明羅馬教會有不少女性領袖。從名字分析,裡面有本地人,有外地人,有奴隸,有非奴隸,有猶太人,有非猶太人,有保羅認識的,有保羅不認識的。但是,保羅藉著「在基督裡」,勸勉會眾彼此接納如家人,才能克服教會內部的衝突。

「在基督裡」的真正落實,是羅馬眾教會的會友成為一體,「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向上帝委身,共享團契生活、互相照顧,承擔作為家人的責任。面對致力讓台灣成為「新又獨立的國家」,卻彼此認知不同的台灣基督徒,保羅豈不說:為我們冒生命危險的郭倍宏,我的同工王明玉,在主蒙揀選的陳建仁,親愛的蕭美琴,為主勞苦的亞大偉,基督的傑出工人林美瑢,在主裡的李晶玉、彭文正,為主忠心的盧俊義,我的同工葉菊蘭,在基督裡的蔡明憲,在主內的周慧瑛與她的姊妹們,與我同工的宋泉盛,在耶穌裡的李登輝,親愛的胡忠信和他的兄弟們……。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