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梨、苦楝與馬偕牧師

石佳儀

朋友拿給我一本《福爾摩沙記事》,適逢連假,我估計用兩天的時間讀完這書。沒料到,讀到一半,我沒能往前。前面的內容,豐富到眼花撩亂,我需要停下來重整讀到的東西。馬偕心裡珍藏著關於台灣的種種,我需要靜靜思想這個黑鬚番的心智。是的,我被他的用功及對台灣的認識嚇到了!

他不是牧師嗎?為了到海外宣教,去美國和英國接受神學教育,普林斯頓神學院和愛丁堡大學有教他植物分類和生態觀察嗎?有教他地質與礦物學嗎?宣教師的裝備訓練,包括動物昆蟲的記錄描繪嗎?作為宣教師,什麼對他而言是重要的?寫下宣教工作時、跟母國介紹台灣時,他會寫些什麼?

馬偕竟然對家鄉的人,叨叨絮絮地說了158種台灣的植物蔬菜花卉。關於鳳梨,他說:「在加拿大所買到的進口鳳梨比其他進口水果都慘,因為若吃過台灣本地可口鳳梨的人,在加拿大就是買到最好的鳳梨,也會覺得難以下嚥。」還有台灣的原生樹種「苦楝」,馬偕的描述也使我印象深刻。春夏之交,是苦楝開花的季節,然因樹名不雅,加上落花不好清掃,普遍不被台灣人喜歡,砍伐是常有的事。馬偕卻說:「這種樹生長迅速,當它長到樹幹直徑約一呎寬時,它那擴展的樹枝和可愛的紫花,構成一幅迷人的圖畫。」

書上158種台灣植物,我認得的不到一半。馬偕忙於傳教,他用什麼時間來認識植物?他甚至比我還清楚不同植物與台灣人的關係,這是怎麼回事?我們看來平凡不起眼的植物花草,在馬偕的眼裡,盡是可愛美麗。他說:「台灣的植物學對一個深思的學者,是一個極其有趣的探討對象。對宣教師來說,每一片葉子都是一種語言,每一朵花都是一個聲音……在了解台灣的花卉之後,一個宣教師難道不會變成一個更好的人,以及一個能傳遞更豐盛福音的人?一個改教者難道不會成為信仰更堅定的基督徒?」

馬偕除了是北台灣的第一個宣教師外,也是台灣早期的博物學家。不過我猜這個名號應是意外得來的。馬偕花時間、心思蒐集認識台灣的風土文物,不是為了任何學術研究。他來到台灣,始終是為傳講基督救贖的福音。

馬偕視島上一草一木為珍寶,也視島上住民為珍寶。他走進台灣人的生活中,靠近島嶼心靈。他的宣教工作遇到許多困難阻礙,然而,他結的果實也多。我想,這跟他對台灣民情風土的充分了解有關。他深知如何跟台灣人說話,當他要教導學生認識上帝和諧奇妙的創造時,能毫無困難地就地取材,從日常生活中舉例說明。像耶穌那樣,將深奧的上帝國之道,用漁夫、稅吏聽得懂的話,表明出來。 (作者為台北中會城中教會會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