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高雄報導】「默許惡行是不是一種罪?」5月4日下午,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於高雄三餘書店舉辦「從沉默到沉默的島嶼——以國內幾起校園性侵事件為例」座談,邀請報導文學著作《沉默》、《沉默的島嶼》的作者陳昭如擔任主講人。陳昭如開宗明義拋出問題:校園性侵事件中為何總有人選擇沉默?有可能是沒想過會悲劇就發生在周遭;然事實上,在2014年、《沉默》出版當時,據統計台灣校園每天發生1.2起性侵案;其他原因也有可能是利害關係或對真相恐懼等。

陳昭如舉出真實案例(為保護當事人隱去校名、人名),想與聽眾們討論「沉默」的原因。案例一是「南部特教學校性侵案」,數年內發生超過百起學生對學生間的性侵、性騷擾案,校方自行統計為71件,但隔年監察院調查確認是164件。行為人與被害人皆是聽語障礙,年齡從小學二年級到高中三年級不等;其中「男性對男性」案件比例佔6成,而被害人轉為行為人比例佔3成。

(攝影/林婉婷)

根據校園圖,除了校門和警衛室,幾乎每個校園角落都曾有性別侵害案件發生,最主要案發地點是宿舍和校車。根據學生描述,校車上有侵害事件時,向老師報告卻被告知「你不要管,回去坐好」,後來該老師表示沒有處理的原因是「不知道該怎麼辦」,過去曾經上報卻也被校方忽視。該案件中,沉默不是因為聽語障礙,而是沒人願意傾聽、相信孩子們的求救。

大人是真的不知情、假裝不知道、還是不知所措?陳昭如表示,她可以理解師長們處於「沉默」環境的壓力、恐懼與為難,但不代表可以接受。經過採訪,曾有老師發現孩子們以手語在談性侵,當下該老師覺得「小學而已、怎麼可能有這種事?」但就因為這種不敢相信、不願相信,可能錯失阻止悲劇的機會。

另一方面,陳昭如發現該學校過去完全沒有性教育。學生們對自己與他人的身體界線無知,因此當他們性萌發且有性需求時,就會順從自身的需要。或者是想要在同學間建立權威時,學生們會將「性」當作施壓手段;而認為性暴力可以成為權控方式,有可能出自過去被傷害的經驗。

案例二是「東部某小學體育老師性侵學生案」,至少4人受害,且該校前後任校長與主任早已知情,卻沒有上報。一名六年級受害學生本選擇忍耐,但後來該師開始騷擾學妹,她才決定舉報。然而學校處理方式是將該師調離教職,並派他負責性侵害防治業務,目的是「為了讓他更了解性平」。

對於知情不報,校長表示「這種事不好當面問,有勸該老師要注意利害關係」「以為疑似性侵就不用通報」,而其他任校長與主任的說法是「以為是單一事件、不嚴重」「以為是個案、老師也說他會改」。雖然最高法院曾說明「被告真心悔過,常到教會懺悔」,但這無法回答受害學生們的疑惑:大人明明知道,為什麼要讓其他妹妹繼續受害?

案例三是「中部某小學音樂老師性侵學生案」,該師藉由職務之便,連續多年性侵數名男童,還專找乖巧的資優生下手。受害學生打算自行蒐證,討論時被家長聽到,剛開始家長還以為是猥褻事件,而校長也表明會處理;沒想到校長讓該師謊稱病假而非停職,甚至協助該師銷毀裸照等證物;也未通知家長就召開性平會議,也不給家長們看調查報告。校長認為自己的行為是「給老師一個機會,不要毀了他的前途」「為了孩子與大家好、不要二度傷害」;該案件後續處理只能靠家長們自力救濟。

(攝影/林婉婷)

雖然多起校園性侵案件促成相關修法,例如修正《教師法》狼師條款(經性平調查屬實一律解聘、停職接受調查期間不得領半薪)與《性別平等教育法》增設36-1(隱匿犯罪者或相關證據者也有相應法律責任),但案件不只是處罰問題,還涉及「對惡行沉默」的思辨。

陳昭如以「邪惡的庸常性」進一步說明。該名詞由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提出,主要是談納粹「終極方案」(如送進毒氣室等)執行者艾希曼(Eichmann)。根據描述,艾希曼看起來不像惡人,穿西裝、帶眼鏡、長相斯文、聲音柔和。在審判過程中,艾希曼聲稱自己不討厭猶太人,他甚至會幫猶太鄰居澆花,而他的惡行是奉長官命令行事。

所謂「庸常」意指缺乏思考,並非無知,漢娜・鄂蘭認為希曼或許並非天生邪惡,只是沒有判斷力和反省力,所以把選擇與責任丟給別人承擔;也因此雖然艾希曼最終被判死刑,但說不定他自始至終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回到為何沉默這個問題,陳昭如認為有些人是敏感度不夠、真的不知道,有些可能是害怕被連帶咎責或影響後續人際關係等。陳昭如明白要求每個人都站出來捍衛公義或許是高道德標準,「但我們身而為人,不就應該以此自期嗎?」如果法律不能達到預防,就應該回歸道德訴求,就如同德雷莎修女曾說:愛,是在別人身上看見自己的責任。

陳昭如強調,出書不是為了檢討、批評認真負責的學校或老師們,只是每個人都是有限的,每個老師也有各自的專業,不懂性平知識應該要學習,並非出事後認為「我不懂,所以不關我的事」,「老師保護學生和教導什麼科目無關。」另外,她特別感謝受害者與家屬們的信任與分享,她希望透過書籍,人們能更明白受害者與家屬們的痛苦,並更關注相關議題。

(攝影/林婉婷)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