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逃跑的路上尋找自己

Sukki Chen(平面設計師)

我是Sukki Chen,一位平面設計師、插畫家、自由工作者。我的接案生活裡,充滿了掙扎與自我懷疑,可以說是一場逃亡兼尋找自己的旅程。

我是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成為自由工作者的。

今年年初,我辭去了只做3個月的工作。工作上的巨大無力感,重創了我的自信,「草莓族」「抗壓性低」「社會化不夠」等標籤牢牢地貼在身上,我像被火灼燒一樣地疼痛。

「社會不會需要這麼脆弱的人,我已經被淘汰了。」心中的陰影誇張地放大,一心認為自己是個沒用的人。此時朋友發給我小小的設計案,一面做一面想著:「如果外面的公司不需要我,不如嘗試接案吧!」
自由工作者很多時刻都處在「被動」的狀態,例如:工作時數與內容、薪水等。但卻需要張羅、規劃所有的事情,報價、擬合約、創作、自我行銷、學習新技能、工作與作息排程。下定決心後,我才真正體會到,為這份「自由」負責任是什麼樣的感覺。

仔細想想,「報價」和「自我行銷」最終都指向一件事情──自我價值。過程中,不單只是案件的內容,夠不夠喜歡自己、能不能肯定自己的能力,都會大大地影響報價。

成為自由工作者後,我才真正認真的經營自己的臉書粉絲頁、Behance,甚至開設很不熟悉的IG專頁。因為自卑、怕失敗,以前的我總覺得推銷自己是件很丟臉的事,創作也不積極,總覺得「不嘗試就不會失敗」。這種「怕自己不夠好」的心態依舊存在,但現在即便害怕,我仍舊努力往前,這或許就是另一種勇敢吧!

放上網路平台的作品陸陸續續獲得正面的回應,完成的案子也吸引到新的案件工作。每一句「妳做得很好」、每一個讚、每一種新嘗試、每一次的努力,都像一個個小光源,安撫了我心中大聲咆哮的野獸。

那段時間每天都很充實,甚至期待可以工作(畢竟沒案子就沒錢了),這的確是我嚮往的工作樣貌,不過日子依舊如履薄冰,既快樂又痛苦。自由工作者的收入不穩定,勉強可以維持生計,但現實總是嚴苛,家中經濟狀況、學貸,其實無法容許我「自由的」存活。

最近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機會,雖然之前的工作陰影還存在,但心中已經有了平安。短短的接案生活對我來說是個自我療傷、重建自我價值的過程,是我暫且的逃亡。我,還在邊哭邊逃的路上尋找方向。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