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有溫度的管家

葉藝歆(居家清潔員)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正在環島,到哪個地方,就在那裡做清潔。

我是居家清潔員,這個行業除了銷售清潔專業外,有部分也算是在販售時間。一開始只為了圖一個自由的氣息,而踏入了這份職業,當時,我剛離開每天工時逼近10小時的物流業,雖然薪水比23K多了幾K,但總是被綁在車上,無法做想做的事。因此看上工作時間彈性,一腳踏入清潔業。

和一般工作最大的不同,居家清潔的工作時間相當不穩定,我需要隨時隨地確認、安排時間表。客人臨時預約、突然取消、工作量超乎預估而延長打掃時間等狀況,都會影響已排定的時間表。

在許多家庭中,凌亂的表象下,除了不諳打掃技巧之外,深層的問題也許是對於家的認同度不高、對此空間帶有悲傷的回憶……等,而缺乏動力起身整理家務。

有回,雇主是一位寡婦。在收工之後,才在言談中提到房間是她先生的書房,丈夫因病離開後,她遲遲不想進去收拾整理,才讓灰塵一層一層堆積在先生的遺物上面,她感謝我們替她整理這些東西,我們的到來使她有了面對及重新開始的勇氣。她這番話讓我亦讓我重新思考這份職業的無形價值。

我不單只想成為一位打掃機器人,而是期待變成一位除了打掃以外,更加帶有溫度的管家。

其實,各行各業的基礎需求就是清潔打掃,環境整理得好,後續的動作會順暢很多,也帶來舒適的工作環境。而家庭也是,居住的空間需要某種程度的整頓,才會適合居住。但現代人多數沒有時間,或者生活有太多選擇,使得我們不太想要花費時間整理環境。

除了掃除髒汙以外,也會做些基礎的物品排列。有個客戶是左手慣用者,在進行生活物品的排列時,就會特別以左手慣用的思維去擺放。這些表現雖然只是一些小細節,卻是同理心和謹慎的表達,可以讓客戶感覺到貼心。

即使我是一個非常基層的勞動人力,但我認為分享愛,是不分收入高低的。拜網路發達所賜,前陣子我想出生了環島清潔的企劃,趁著一邊深度遊台灣,一邊賺點經費。我還立了個小小的規則,捐出部分工作收入給有需要的社福機構。

客戶家去久了,有時候會突然冒出一個想法,「這些客戶那麼信任我,讓我進屋清潔,那在信仰裡,我是否也是如此信任上主,讓祂來一一檢視我的全部呢?」是否,在心裡有一塊地方是不願意敞開,不想被光照的黑暗面呢?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