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逆境中的禮物

瑪發姬(社工)

我的工作內容非常繁複,行政、方案、個案,不斷提交計畫書,然後執行。定期做需求評估,到案家關懷訪視,給予案家資源、連結在地資源以維繫良好關係之類等,是個無止盡面對人的工作,都說到這裡了……對!我是社工!在這領域算是初學者,入行大概才3年半的厭世小女紙。

首先,這個工作具有挑戰性。像是被迫戴上面具,假裝真誠笑臉迎人面對個案、案家、主管、同事……就算煩也要憋著。畢竟辦公室就自己最年輕、最菜,只要一點抱怨、動作、表情都會被放大檢視。不用跟同事太好,不需講太多,免得低潮喊想離職時,全辦公室都會知道喔!矛盾吧?雖然我們是社工,總有一條案主保密原則,但那在同事之間,可能不適用。

再來,這個工作需要耐性。工作一直來,好像沒有停的一天,光訪視、訪記、方案就可以填滿人生了。有時遇到不配合的案家,個案電話會要不到、見個案很難,甚至要直接殺去學校找個案,確認個案到底平安與否。

因為我主要做青少年,所以每到週六我必須獨自面對許多青少年,面對他們接踵而來的問題,一一處遇解決,告訴他們,他們是社區的亮光,未來要回饋,感念幫助我們的人。這是我喜歡的部分,不是因給予人希望或鼓勵,是在陪伴他們時,我彷彿在陪伴青春期時的自己,當年不能理解的,現在懂了。

但方案產出的背後非常艱辛,我承認我能力可能不足,所以要經過被同事質疑的過程、怕被主管打回計畫、要維持團體人數等。在少子化的時代、外在環境誘惑下,來到方案的孩子會有多少呢?這壓力是很大的!

就在某個值班的下午,有一個人來了。她說:「不好意思,我想問一下,我未來半年不在台灣,但不希望資助的孩子這段時間沒被資助,我可以怎麼做?」她是我們機構的穩定捐款者,我替她連線到負責捐款業務的部門。完成這件事後,我感謝她:「謝謝您,願意這樣幫助我們的孩子,您甚至要出國了都還掛念著。」她回:「如果我出國了,這段時間他們要怎麼生活?我都讓我的孩子們自己去賺取他們想要的東西,我不給予他們物質上的虛榮,因為我知道有人比我們更需要、更缺乏。」她道出了我對於工作的初心,就在自己厭世到很想離職的時期,同時感覺是神在對我說話。

這事以後,我似乎找到待在這工作的一線生機,不是為了人而存在這裡,而是為「助人」這件美事,於是思考職場上的磨練,有無可能是神要給我的學習,而那位捐款人所說的,不正是我想實踐在這工作上的助人態度嗎?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