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基督徒眼中的世襲

李厚諭

近日於《台灣教會公報》瀏覽到,日本教會團體對於天皇交接等儀式指出違反憲法政教分離原則,召開記者會的相關報導,筆者欲於此提出個人淺見。

首先,對於儀式部分的異議,筆者認為儀式的象徵性大於實質上的影響力。1947年日本終戰後,由美國為首的「GHQ」(駐日盟軍總司令)協助完成「日本國憲法」,也將「皇室典範」一同納入,視其為一般法條,並重新制定。相較於戰前的「皇室典範」,其位階幾乎等同憲法,是為國家基本法。但在現行「皇室典範」中,將相關的儀式內容進行簡化,比如報導中提到的「即位儀式」與每任天皇僅有一回的「大嘗祭」。

此外,在《大日本帝國憲法》與《日本國憲法》中,對於天皇應有的權利與規範也不盡相同,相較於過去,在現行法律下,天皇的「君權神授」概念淡化,已經不再是神聖的象徵,轉而成為日本國族代表的象徵。

儀式的簡化、天皇神權觀念的淡化、加上現在已不需要像「明治維新」初期控制宗教與左右政治組織。故此,筆者認為「神道教國教化」要實現在當代日本社會幾乎是不可能的。況且現在日本遵守的已經不是《大日本帝國憲法》,而是《日本國憲法》。

報導中引述了天主教主教會議向首相發出的信息,「回顧過去是對未來負責,憲法之所以要求政教分離,是為了避免再出現以神道教結合天皇制軍國主義所發動的戰爭。因此,該條文源於對歷史的反思,政府有責謹記教訓。」

關於日本天主教會認為「軍國主義」的再生,將導致發動戰爭,筆者認為現在受到以下三點限制而不太可能。一、憲法第九條條文中前半段中提及「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二、《美日安保條約》規範中涵蓋數個在日美軍基地,因此日本要有自我軍事行動也有一定困難。三、就目前日本社會輿論來看,光是安倍首相要修憲法第九條時就招致許多批評與抗議,更何況是發動戰爭呢?

在此,筆者不去討論該訴求是否合理,但當我們遇到相似的事情時,身為教會的一分子,是否可以跳脫教會思維,以現實社會的角度、用更客觀的方式去分析、討論呢?想必這是與日本基督徒處境相同,同屬於國家中少數的台灣基督徒們應該思考的課題。 (作者為淡江大學日本政經所碩士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