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御守vs.聖像

盧悅文(外貿從業人員)

我很喜歡日本的御守。日本神社的御守,個個都有特色。例如祭祀日本著名有田燒的陶祖「李參平等」的「陶山神社」所販售的御守都是陶瓷做的;東京神樂坂赤城神社則有日本知名漫畫家「水木茂」設計的「鬼太郎御守」與「眼珠老爹御守」;而出雲大社因應每60年遷宮才會出現的限量「蘇守」,因為「一生只能買到一次」,甚至成為相當熱門的收藏品,而且有錢也未必買得到。

過去因工作的關係,幾乎每年平均要出國4次,旅行用背包內除了必要的個人旅行證件之外,小口袋內一定放著三個小物品:京都八坂神社的「旅遊平安」御守、東京明治神宮的「身體健康」御守,還有一個白俄羅斯朋友送的東正教聖母聖子迷你聖像。這三個小物品陪著我到處飛行將近15年,其中日本的御守曾更換過,但是聖母聖子的迷你聖像一直都在。隨著不同包包去過不同的地方,它們多少有點像是帶有心理作用的護身符。

我的日本好友藤守,是深受社會學影響並且在大學擔任社會學通識課程講師,同時他也是個有開放信仰態度的第一代基督徒。3月底,他來台灣開會,以日本教會代表的身分針對日本政府因應日本天皇退位和繼位、公布新國號以及新天皇繼位的相關活動,提出嚴厲的批判。他表示,日本政府以國事行為、官方活動之名義,舉行天皇交接的相關儀式,嚴重違反憲法上國民主權的基本原理及政教分離原則,將會導致國家神道的復活。另外,他也提醒,天皇交接儀式的各種儀式是依據神道教神話進行,帶有天皇是「現代人世間的神」的意涵。

好友的嚴詞批評,讓我嚇了一跳。畢竟當年我可是目不轉睛看著NHK播放雅子和德仁的結婚大典,看著這場婚禮如何展現出日本對於古文化、儀式和祭典的保存。這樣宮廷儀式和祭典怎會是違憲呢?說政教不分離似乎太嚴重,畢竟天皇在日本,不過就是個象徵性的人物、做著象徵性的事情,對於國家政策並沒有重大與直接的影響力。

然而,再仔細想想,突然發現世界上的王室都存在著政教不分離的問題點。想想,歐洲哪個皇室舉行王子和公主的婚禮,不是用基督教儀式的?英國的君主甚至是英國國教名義上的最高領袖,根據首相和教會特定委員會的建議任命大主教和主教。

幾年前的某一天,當藤守發現我的旅行包包內的御守和聖母聖子小聖像時,面帶微笑地對我說:「妳難道從來都沒想過這三個或許彼此看不順眼、會互相打架嗎?幸好,妳搭的飛機從沒出過事情。上帝保佑。」他臉上那股戲謔表情,至今無法忘記。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