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們」不斷 侵人權脅民主

天安門事件30週年 中國打壓宗教、藝文自由 箝制香港言論 民族清洗維吾爾族

【邱國榮專題報導】5月20日下午,台灣民主基金會與華人民主書院共同在基金會會所舉辦「六四30週年談中國對民主人權之威脅」座談會,會中邀請六四學運領袖,以及中國、香港、越南的民主人權運動者對談。

過往華人民主書院辦理的六四研討會及相關活動,都是在香港舉行,但因香港箝制民主比過往嚴厲,打壓民主的威權力道不斷擴張,紀念活動首度移師到台灣舉行。與會人士一致認為,1989年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後,持續壓迫民主人權,近年對世界已產生威脅,在威脅逐步擴大的關鍵時刻,台灣、香港及西方民主國家,應認清中國共產暴政本質及精密的滲透手法,並以共同行動在全球經貿、政治與各國社會中,貫徹民主制度、法治原則、自由信念與人權價值。

中國民主轉型研究所理事滕彪律師提到,他2003年在中國成為人權律師以來,除了被任教的大學開除、被軟禁、撤照外,還遭到政府綁架3次,到了美國後,仍被中共政府以家人安危威脅。

華人民主書院董事王丹指出,美國紐約法拉盛地區有許多中國同鄉會、同學會,不少有中共資金流入。中國經濟至上的價值觀影響到美國,然而這樣的影響並不容易察覺。

華人民主書院校長陶君行表示,1997年香港回歸後,人民越來越感受到中共的存在與威脅,「今天中國就是明天香港,今天香港就是明天台灣。」

越南公民社會論壇創始成員阮光阿表示,中國與越南有600公里的共同邊界,兩國交流與合作非常密切,中國不但是越南的最大貿易夥伴,甚至是越南基礎建設最重要投資者,然而越南民眾對中共政府非常警覺。

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表示,現在的美中貿易戰或許是一個好的開端,可能是促使中國民主化的契機。王丹與滕彪認為,世界各國應該將貿易議題與民主人權互綁,才能有效促使中共政權的轉變。

華人民主書院董事王軍濤則表示,如果透過貿易制裁,對各國民主自由的正常生活將造成巨大影響,要結束中共政權的最佳策略是支持中國境內的反對力量,以推翻中共政權。

對近來有中國異議人士希望能受到台灣庇護,王丹表示,《難民法》在台灣有實務操作上的難處,如何建立一個縝密的判定機制,庇護真正有需要的政治難民,這是華人民主書院作為台、港、中民主平台的功能,願意提供相關協助。

回顧中國六四天門事件的發生,是中國大學生所發起,持續近兩個月的全國性示威運動。1989年4月15日,前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耀邦因心臟病猝逝,許多北京大學生與市民在天安門廣場舉辦悼念活動。不久,悼念活動轉向要求政府控制通貨膨脹、解決官員貪腐、新聞自由、民主政治與結社自由等。要求改革的群眾從各省分湧進北京,擠滿了天安門廣場。

當時政府分兩派,時任中國共產黨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為首的溫和派,希望與群眾展開和平對談;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及國務院總理李鵬,則決定以武力解決示威。5月20日,李鵬宣布北京市實施戒嚴,中央軍委調動解放軍前往北京,解放軍在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實施武力清場,控制了天安門廣場。由於中國官方不曾釋出事件相關資料,因此至今確切的死亡人數,仍然眾說紛紜。

 六四簡史 

1989年4月15日起,中國多所大學學生為追悼因心臟病辭世的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耀邦,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進行示威活動,向政府提出多項訴求,發出追求新聞自由與民主制度的呼聲,喊出了「反官僚、反貪腐、反任人唯親」等口號。

在5月4日的遊行示威活動中,中國共產黨中央總書記趙紫陽開放媒體報導,並發表同情示威群眾的演講,展現政府讓步的誠意,抗爭行動趨於緩和。

5月中旬,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戈巴契夫訪問中國,使抗爭活動得到世界各國媒體的關注,包括台灣、香港等地皆發起聲援活動。一直到5月下旬前,學生示威活動大致保持穩定秩序。然而,因學生團體內部發生分裂,導致沒有明確的領導人或一致性的活動。

6月,中國國安部門提交報告,強調此次示威活動有西方勢力介入,欲推翻中共統治,中國統治高層決定以武力清場。6月3日晚間,中國解放軍開始向天安門廣場推進,6月4日正式控制天安門廣場。

根據近年解密的美國及英國機密文件顯示,武力清場造成超過1萬名示威群眾死亡,趙紫陽則在事件後遭到軟禁,報導該事件的中國媒體從業人員遭撤職查辦。至今中國官方仍宣稱這是一場「反革命暴亂」。(整理/陳逸凡)

全面啟動  宗教迫害再升級

│傅希秋│對華援助協會創辦人、現任會長│

【林宜瑩專題報導】「從宗教迫害的數量與深度來說,2018年可以說是六四之後,迫害最嚴重的一年。」對華援助協會創辦人傅希秋牧師感慨指出,中國迫害宗教自由分成幾個階段,最終目的就是要消滅宗教。

傅希秋說,2018年2月1日新《宗教事務條例》開始生效,中國宗教自由全面惡化,無論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伊斯蘭教或藏傳佛教,都發生合法登記、官方宗教團體遭到強力打壓的情況。各宗教團體被迫要「跟黨走、聽黨話」,要是不服膺政權,就會都被列為要徹底消滅的對象。

中國這波宗教迫害行動打壓數量與規模都是空前的,遭波及的基督教徒達數百萬人,被酷刑虐待有5萬多人,被抓捕有10萬人次,被拘留判刑則為數千人。地方教會也難逃定點清除命運,例如北京錫安教會因拒絕在教堂內裝置臉部辨識的攝像頭,就被全面摧毀,造成數百名信徒遭抓捕;四川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夫婦遭抓捕,面臨最高15年徒,遭刑顛覆國家罪的指控,教會其他長老也遭關、判刑。

傅希秋指出,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共發動了三波宗教戰爭。第一波是對十字架的戰爭,首先對中國的耶路撒冷「溫州」下手,導致當地數千間教會的十字架被拆除。到了2018年,拆十架行動擴展到全國各地,並包括焚燒聖經、全面關閉教會聚會。九成官方教會遭受「關、停、併、轉」(關閉、停止教會,合併、轉到他地),並進行所謂的「清零運動」,誓言消滅掉所有教會,只留下願意將唱國歌、升國旗、官方代表上台訓話等列為崇拜一部分的教會。

第二波則是針對信徒年齡進行管制。18歲以下的兒童與青少年禁止進入教堂,從高等教育到最基層的幼兒園,每個人都要填表。只要填寫基督教,就要接受再教育,透過填寫官方文件,強迫孩童否認、剷除原有的宗教信仰,甚至連教師都不能有特定的宗教信仰,只能效忠共產黨、馬克思主義、無神論,並效忠習主席。

而在高校教育中,設有「五個不准」:不准在高校裡有宗教信仰、不准校內設立宗教聚會場所、不准高校老師與學生配戴宗教裝飾品、不准到校外參加宗教活動等等,連慶祝聖誕節都不准。

第三波是法制上的戰爭,就是全面關押、抓捕為宗教迫害辯護的維權律師。傅希秋認為,709大抓捕事件有近400名律師被迫害,其中王全璋失蹤近3年,至今家人與委託律師仍不得其門而入,從未見過王全璋。另外,兩度獲得諾貝爾獎提名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遭受酷刑,2017年被失蹤,生死至今不得而知。

「一個肢體受苦,其他肢體也受苦,」傅希秋說,「每個基督徒就是一個教會,教會就是連結於主耶穌基督。」教會是不分國別的,要讓受壓迫的教會肢體知道,普世教會都在聲援、為他們在國際上發聲,為他們一一提名禱告,讓各國元首、國會議員知道,並且對習近平的宗教迫害種種作為說:「不!」

最後傅希秋也表示,基督徒要為迫害基督徒的中國共產黨禱告,並讓習近平知道,越是打壓,中國教會不但不會滅亡,還會更興旺、復興;要讓壓迫宗教者知道,世界各國都會拒絕、禁止宗教迫害者及其家屬前往他國;一定要讓他們知道,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的結果就是要付上代價。

民族清洗  維吾爾族成指標

│伊利夏提‧哈桑‧柯克博爾│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

【洪泰陽專題報導】今年適逢六四事件30週年,5月22日晚上由台中好溫度青年基金會與華人民主學院主辦.邀請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哈桑‧柯克博爾博士(Ilshat Hassan Kokbore),針對為維吾爾人自20世紀初到現今追求科學與民主化的歷程,進行一場精采的專題講座,讓與會的台灣學生體認到集權統治對人權與民族的壓迫,藉此對照台灣的社會經驗,思考如何保衛民主。

伊利夏提一開場就表示,曾聽聞在中國的族人說,最近有些很久不見的朋友,離別時會打趣道:「幾年後集中營見!」在中共統治下,維吾爾、香港、圖博都在面對區域自治被架空與高壓統治的危機。伊利夏提說,受害的不單是一般族人,尤其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維吾爾人,在認清中共的真面目逃離中國後,親人皆受到迫害;他的親弟與父親不明原因的死亡,妹妹全家受到監控,母親要求他不要再聯絡幾個月後,也不見了。

伊利夏提如今是一位華文作家、部落格主,與中國異議人士有密切交往。他畢業於大連科技大學化工專業,曾在東突厥斯坦(新疆)石河子技術學校教師培訓學院擔任維語和化工講師15年,經常在當地報章雜誌發表專業論文,並在醫事學校、成人進修學校開課。他持有華語和維語翻譯證照,經常協助法院、人民大會等機構的翻譯工作。2003年為逃避中國政府政治迫害,隻身出國流亡。如今他經常在世界各地用華語、英語和維語發表演講,倡導維吾爾議題。

講座中,伊利夏提首先回顧維吾爾現代思想的產生和源頭,對比中國的現代思想源頭及其影響,接著論述科學、民主對現代維吾爾及東突厥斯坦自由運動的影響,最後則是中國政府對維吾爾現代思想的扼殺和民族清洗政策的現況。他強調:「新疆自始不屬於中國!」維吾爾族很早就有學者提倡要以民主教育改變處境、走向現代化、甚至獨立。1933年,成立了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後來所有政軍高層族人皆被蘇聯誘殺而覆滅;1944年成立的第二共和國,也被蘇聯與中國國民政府(國民黨)消滅。1955年後,中國政府(共產黨)在當地設立了自治區,美其名自治,卻是透過屯田政策大量引進漢人,在當地掠奪政經資源。因此也讓當地族人不滿,讓抗暴的種子潛伏在族人身上。

1989年六四時,吾爾開希等學生領袖讓身為知識分子的族人重新燃起對民主與自由的想像,不過後來的血腥鎮壓、1990年4月初中共對新疆巴蘭村(Baren Village)的屠殺後,對維吾爾族知識分子來說,只剩下兩種選擇:接受中國模式的統治,在體制內生存;或是成為反抗中國的支持維吾爾獨立的人。而現今在中國更高壓的維穩政策下,兩派人士已認清,共同的使命就是完全獨立才是維吾爾真正的未來。

伊利夏提表示,流亡海外的維吾爾族人與國際間關心維吾爾人權的組織,在這一兩年不斷採訪逃出集中營族人,透過他們的轉述,加上美國國務院調查,發現約有80至200萬維吾爾人,被關押在中國政府的「職業培訓中心」,另約有300萬人被轉移到中國其他省分。父母被迫與小孩分開,年幼的小孩被送往其他中國省分,如今在東突厥斯坦,只有老年人與父母在集中營的小孩。之前國際新聞也報導維吾爾族小孩凍死在村莊街道上,畫面震撼國際。

近年來中國官方與學界出現了一種強調同化維吾爾族成為中華民族的聲音,欲透過各項手段與政策讓維吾爾族消失,以掠奪新疆土地。從2017年4月以來共有多達231位知識菁英「被失蹤」、關進政治洗腦集中營,或是被判刑。

伊利夏提憂心表示,中國政府從2003年開始有計畫性的轉移18至25歲的維吾爾族勞動人口,如今在高壓的集中營政策下,已經約有600至700萬族人被隔離,目前僅有1100萬人口的維吾爾族的處境更加堪慮。當地傳統文化、生活方式與信仰被破壞、清真寺被剷平,甚至維吾爾族女性被迫與漢人通婚,中國政府以民族清洗政策對待維吾爾族,不僅違反聯合國憲章,更是一種接近種族屠殺的國際犯罪。

政治介入  藝文界深受波及

│中國藝文界│李志、艾未未、莫言│

【林婉婷專題報導】「如今這個廣場是我的墳墓,這個歌聲將來是你的輓歌。」這是中國獨立音樂人李志在作品〈廣場〉所寫的詞。該曲最早收入於2005年發行專輯《梵古先生》,由於觸及六四事件,被中國政府視為禁歌。雖然已是14年前發表的歌曲,然而在今年4月,不只〈廣場〉,李志的作品在中國,忽然遭到全網下架,他的微博與微信公眾號遭關閉,並被冠上「行為不端」罪名。5月初,第10屆中國搖滾迷笛獎頒獎典禮上,獲得「最佳年度搖滾男歌手」的他,僅被稱為「南京市民李先生」。

李志早年作品除了〈廣場〉,〈1990年的春天〉和〈女神〉也隱約與記念六四事件有關,而〈人民不需要自由〉〈他們〉〈好威武支持有希望〉則諷刺中國的政治高壓與社會不公現象。李志曾在演唱會上表示自己的種種行動,是因為希望後代子孫能生活在環境、政治、制度等各方面都更文明的世界。

李志與樂隊夥伴曾發起「參參肆巡演」計畫,走遍中國334個城市,與民眾分享現場音樂的樂趣以及近距離交流。網路上有評論認為該巡演計畫重要的影響不是在於觀眾要認同李志的想法,而是要像他一樣能獨立思考與表達。不過該巡演時常被人舉報,在公安關注下,時常變動場地、遭罰款等。原訂2至4月在四川省進行的23場巡演,已遭取消。

而以〈擋中央〉〈河蟹〉和〈永久牌自行車〉等當代藝術創作聞名的艾未未,北京個人工作室在2018年8月遭到強拆。近期他的照片出現在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舉辦人權峰會會場的攝影展「我們擁有一個夢想」中,同場展出還有達賴喇嘛等維權運動者與藝術家的影像。此事引起中國抗議,導致原訂於5月中旬舉辦的會議,不得不被迫延期。

縱使沒有明顯表達異議之聲,藝文人士還是可能觸碰到逆鱗。諾貝爾文學獎作家莫言,其代表作品《紅高粱家族》曾被改編為電視劇《紅高粱》。為拍攝電視劇,他的家鄉山東省高密市特別於2013年時搭建「紅高粱影視基地」,卻在2019年3月底由省政府執行部分拆除,理由為建築違建,但媒體質疑強拆的真正原因是習近平不滿莫言。

莫言擅以魔幻現實主義呈現歷史故事與族群文化,《豐乳肥臀》以主角家族故事呈現中國自抗日戰爭到改革開放的轉變,有歌頌也有批判;《天堂蒜薹之歌》取材自真實事件,描述政府指導計畫農業導致滯銷、農民受害;《紅高粱家族》表面上為女性小人物引領抗日,同時也描述與風俗、父權與傳統對抗的過程。
習近平強調「文化自信」,以堅定中國特色道路,也因此傳出他認為莫言筆下的中國形象太過落後。雖然莫言本人曾讚譽習近平是「思想的指引者」,但針對紅高粱影視基地被拆,網路討論普遍認為是思想批鬥,宛如重回「文化大革命時代」。

709大抓捕  家屬落髮表抗議

│中國維權律師│321人│

【陳逸凡專題報導】2018年12月,「709案」律師家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和維權人士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等4人剃光頭髮,抗議中國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並齊喊:「我可以無髮,你卻不能無法!」

2015年7月9日起,中國政府展開大規模逮捕、傳喚了上百位律師、維權人士及其親屬。據香港團體「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資料,709大抓捕總計受影響人數是321人。其中,王全璋遭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家屬聘請的律師至今不被允許會見;高智晟則因經手宗教維權案件,承受多年酷刑和囚禁。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資料指出,709大抓捕第一起案件為北京人權律師王宇一家三口陸續失蹤。2015年7月8日,王宇在北京國際機場為丈夫包龍軍和兒子包卓軒送行,經事後查證,兩人並未離開中國。

9日,王宇友人在凌晨收到王宇最後一次對外訊息,內容提到有人試圖撬門、家裡遭斷電、斷網;而社區保安則表示,約有30名員警以緝毒為由,包圍王宇住所,並帶走一人。王宇等三人失聯後,不少朋友向當地警方查詢其下落,未得到正面回應。與王宇同在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服務的律師、助理等4人,也在10日被逮捕、調查或是失蹤。

媒體人盧敬華、江瓊珠等人拍攝90分鐘紀錄片《709人們》,記錄14個在709大抓捕中受害的維權律師與其親友的真實故事。片中表明,主角是一群堅持公義公正的公民,但同時也是普通人,面對政府打壓時會擔憂、害怕及畏懼。在絕望的環境下,鼓勵他們忍住淚水繼續堅持下去的,是對家人的愛、對社會的關懷以及對公義的追求,絕非中國政府口中的流氓或暴民。

根據《709人們》,基督徒維權人士勾洪國2015年7月被抓,2016年8月5日,天津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褫奪公權3年。勾洪國的妻子樊麗麗事後遭約談5個多小時,連租房給他們的房東也被約談2小時,樊麗麗和孩子、親戚被迫遷。

《709人們》中所記錄的維權妻子們,至今仍互相扶持度過恐懼的日子,用盡辦法串連聲援、表達訴求,並等待家人的歸來。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