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信徒讀經筆記】以上主之名

55

陳逸凡(《台灣教會公報》記者)

當迦流出任亞該亞總督的時候,猶太人集合起來攻擊保羅,把他拉上法庭,控告他:「這個人教唆別人用不合法的方式敬拜上帝!」(使徒行傳18章12~13節)

領受了異象的保羅,在哥林多勇敢傳講耶穌的信息,卻遭人攻擊並揪上法庭,指控他不按照律法敬拜上帝。這些人企圖透過政治的力量阻止保羅傳教,還好總督迦流不願理會猶太人的指控,才讓保羅躲過一場災難。

在中世紀歐洲,也曾以上帝之名興起一場「女巫」大審判,甚至有教士撰寫書籍教人如何辨別女巫,指控她們與魔鬼有關聯,但內容充滿許多偏見與謬誤。300年間,約有10萬名婦女被指控為女巫而遭到處死,這是歷史上有名的宗教迫害事件。

宗教能使人充滿憐憫與溫柔,也能使人無情且殘暴。許多指控,其實都是狹隘偏見或個人利益的展現。當見到有人以上帝之名發聲,指控他人是魔鬼代言人時,千萬要三思,別輕易相信扭曲的言論,蒙蔽了愛人的心。

基督徒不應當小看上主的大能,人類有限的經驗與生命,雖能透過聖經探尋真理的樣貌,然而所知的畢竟只是冰山一角,若胡亂使用聖經成為批鬥甚至陷害他人的工具,恐怕是災難的開始。

我想起母親家族連續好幾代人都承接了美好的基督信仰,讀經、禱告與聚會,是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印象中,唯一會讓好脾氣的外公端出嚴肅臉孔說教的時刻,就是他見到有人飲酒,總會忍不住勸人少喝兩杯,不要酒醉。不過這樣的勸誡並不具有強制力,往往只是換來後輩的苦笑,大嘆外公不解風情。

母親承襲了外公虔誠的信仰與好脾氣。在成年之後,我曾有一段時間對信仰產生疑惑,再也無法開口唱讚美的詩歌,甚至連踏進教會都覺得全身不自在。我知道那時候母親非常憂慮,透過各種管道找人勸我、為我祈禱,但她始終未曾口出一句惡言。

如今回想起來,外公與母親用身教傳達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即是當「以上主之名」來祈求的時候。即便事與願違,他們所展現的行動不是指控與咒詛,而是在包容與接納中不住的祈禱與懇求,他們一生持守這樣道路不動搖,祝福也確實臨到他們身上。

這些經驗讓我體會,同樣是「以上主之名」所行的事,可以帶來指控咒詛與憤恨,也可以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端看在上主所賞賜給人類的自由意志中,你要怎麼做、怎麼想。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