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與塑造

林書弘

幾個禮拜前,過多的訊息令人喘不過氣來。青島東路上流淚相擁的人群、對媒體揚言明年捲土重來的立委、各方公眾人物的粉專貼文慶賀,以及教會群組裡流竄的憤慨不解,宣告著一個新時代的開端。

新《聖詩》524首中,王貞文牧師所寫的詞這樣說:「主基督,阮界線祢拍破,教阮著相疼,著相疼,著相疼,族群無閣分內外,相和相疼福滿滿。」基督信仰絕非是限縮在小眾的封閉論述,反倒應該為百姓帶來解放的信息,如同在暗夜中的燈油散發出光明般。

宣教的中心是上主,而不是教會,但教會作為被蒙召者,就有責任對這個世代發出信息,讓眾人更深刻地理解上主的樣貌。然而,我們是否將信仰語言視為太理所當然,甚至轉變為排他的教條或僵硬的「真理」?

使徒行傳10~11章記著,彼得就算經歷了上主的異象,他仍然無法打破猶太與外邦的框架,進人家家門時還講了一段「不自殺聲明」,但聖靈卻降臨到哥尼流家的人身上。劈頭就罵彼得違反律法的耶路撒冷信徒們,聽完他的說明後也明白這件事:上主的救恩是超越性的、是包容性的。那我們呢?

台灣神學院教授鄭仰恩牧師在2019年的總會通常議會演講中說到:「真實的教會並不是一個為了追求合一,而不問是非公理、只談和諧卻粉飾太平的教會。」他更進一步強調,我們對福音與信仰的理解若要深化、成長,就必須培養「另類思考」(alternative thinking)的能力,重新告白並革新我們的信仰言說。

讓我們一同記住並實踐改革宗的傳統:面對新的處境,重新反思神學傳統,在對話的當中激盪出新的回應、新的信仰告白,使上主的福音自由的流向祂所光照的世代與群體。懇求永活主聖神,破碎、塑造、鍛鍊、重用,運行且作工,重新充滿我們的心,有著公義與盼望。 (作者為台中大專東海長青畢契)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