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該阻止當代教會以現代示播列分敵我了

149

王乾任

士師記12章提到,以法蓮人捏造謊言汙衊基列人,基列人為了揪出捏造謊言的以法蓮人,派人駐守在河口處,以口音分辨。當時的以法蓮人在發「示播列」的音時,有自己獨特發音,一聽就知道,想賴也賴不掉,就這樣,基列人在約旦河口抓住並殺掉的以法蓮人有4萬2000人。

分辨口音,放在當代語言政治學的脈絡來看,就是分辨正統與否。好比過去在黨國執政時期,除了禁止台灣島上人民在公開場合講方言外,若聽到講「國語」者有特殊口音,且通常是所謂的「台灣國語」或是原住民腔,就容易招來嘲笑,無形中樹立族群優劣的分辨方法。這也令許多人在學「國語」時,務求去除「台灣國語」的口音。

這種口音歧視現象,舉世皆然。大抵人類在世生存,就愛分類不說,還很愛分出高下,不能單單區分差異。

歷來教會裡一直都有「示播列」現象,好比說正統神學與異端的區別。從今天往前看,那些當時爭得你死我活的的神學差異,更像口音的誤差而非真正的異端。反而是真正的異教思想滲入教會歷史中而被默許存在的事情,並沒有被挑出來,好比說早年的聖誕節中充斥羅馬農神崇拜的儀式,當代聖誕節中充斥消費主義元素。

如今不該再以任何「示播列」來將人分群貼標籤,甚至進行擊殺。我們已經進入新約,耶穌為所有的罪人而死,也就是不管你是什麼人,身上有什麼罪行或人格特質,都是耶穌願意救贖的對象。

不只一次讀到,一些基督徒寧可孩子是罪犯也不願意是同志的言論,甚至很長一段時間,教會裡某些好心人想要矯正同志的性向,甚至宣稱有成功案例。這些,都是以自己認可的正統強加在他人身上,迫使他人屈服的作為。

如今是縱然我們覺得某些人有錯、有罪,也不宜自己出手教訓或修正的時代,因為我們已經有耶穌,除非我們認為自己可以代替耶穌對人進行審判。人以群分,不是為了凸顯優劣,只是因為受造的多元豐富,各有巧妙不同,宛若花園裡開滿各式各樣的花,不能因為你覺得某種花比較醜或骯髒,就想要將這類花移出花園。我們不是花園主人,只是花園中的一種花而已。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