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恐怖難者二代 蔡焜霖之女蔡宜君談心聲

807
(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台北報導】「我爸爸是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我以他為榮。」1950年因加入讀書會被指涉台北電信局案的蔡焜霖,後被判刑坐了10年黑牢,蔡焜霖的女兒蔡宜君說,她是父親坐完牢後才出生,讀大學時才知道父親是政治受難者,可是她一直把父親當成偶像,因為他縱使經歷過這段,對人還是很相信,為人處事都是她一生的榜樣。

蔡宜君應邀出席6月21日慕哲咖啡地下沙龍舉辦的「真相,和解與傳承——蘇友鵬醫師的啟示」座談會時坦言,自己很惶恐被稱為「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第二代」,因為她是蔡焜霖出獄後12年才出生的,並沒有經歷過親眼見過父親遭難的過程,甚至她成長過程,父親蔡焜霖總是把最好、最美的給她,從未抱怨、提及過去的苦難,也沒讓她知道曾經歷如此黑暗恐怖的事。

(攝影/林宜瑩)

直到她高中聯考後、要上大學的那個暑假,蔡焜霖帶她去跟綠島的獄友一起吃飯,蔡宜君才知道父親之前騙她曾到「日本留學10年」,原來是去綠島坐牢。隔年,蔡焜霖帶著全家人去綠島舊地遊玩;晚上,蔡焜霖哼著在坐牢時常唱的歌,在海浪聲中將他過去的遭遇講給妻兒聽;蔡宜君說,父親告訴她綠島出獄回到台灣後,才知道自己又進了另一座監獄——台灣那時仍在戒嚴時期。

1930年生的蔡焜霖,因讀台中一中時加入讀書會被指涉參加叛亂組織,被判刑10年(1950至1960年),出獄後他於國華廣告公司擔任文案撰寫、於1966年創辦《王子雜誌》半月刊,後來也成為國華廣告公司副董事長;1968年,他與政治受難者募款幫助台東紅葉少棒隊打入全國賽,後來又幫助紅葉打贏日本,為台灣爭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