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跟著職人過一天

【斜槓甜點師、人民的保姆警察、博物館館員的日常大公開】

每個早晨,人們就像陀螺般開始一天的奔波勞碌,從身邊交錯而過的,可能都是在某個角落的職人,無論是為夢想努力或為五斗米折腰,此時此刻,我們在一樣的天空下,編織著不一樣的人生故事。他們也許不是有名的達人,卻是每天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耕耘、為這個社會帶來幸福的認真職人。且停下匆忙的腳步,跟著這些職人過一天。


相片提供/張怡倩、林佩蓉、陳碧如

白天中藥味,晚上蛋糕味

採訪◎張怡倩

早上8點開始,中醫診所裡的她,忙著依醫師的處方配藥、穿梭診間拔針灸、取電片,空檔時間除了盤點庫存還要帶新人,一路忙到診所關門才回家。從中醫診所下班之後,先從婆婆手上接回女兒逗弄一下,然後再穿上圍裙開始削芒果,「這次買到的芒果品質很好,一定可以做成很棒的蛋糕!」這是現年31歲的洪信雅下班後的快樂時光。

熱愛甜點好手藝 

大學時就讀護理科系的信雅,從小喜歡料理、烹飪,除了把握學校的家政課學做美食,還會自己看食譜做甜點,跟親人、教會的契友們分享。雖然自掏腰包做甜點請人吃所費不貲,但是每次看到親友們吃到甜點時臉上快樂的表情,她就甘之如飴。然而這份對甜點的熱情,在大學畢業之後只能暫時按捺,信雅說:「當時剛好遇到父親生病,家庭開銷大,畢業後只能先選擇到科技業工作。」科技業薪水高但工時長,不僅生活品質不佳,也沒辦法常常撥時間做甜點。儘管如此,她還是偶爾會在鮮果產季時,特別挑選新鮮又品質好的水果做成甜點,遠迢迢分贈散居在台中、彰化的親友;她還會特地為住在安養中心的父親製作布丁、奶酪,讓牙口不好的父親也能開心享受女兒的手藝。

日子在忙碌工作中流轉,期間她歷經了父親過世、自己結婚、換工作,對製作甜點的興趣未曾改變,特別是當家庭、工作還有父親的狀況三頭燒的考驗之下,做甜點更成為她自我療癒的特效藥。由於信雅工作一向認真負責,也有領導能力,所以在職場上常有很好的表現,很快就獲得升職。2018年初,她遇到一位能夠懂她、支持她的對象──現任老公武嘉,兩人也開心成婚並很快孕育了第一個孩子。豈料懷孕之後,公司藉故資遣她,讓她深受打擊,又陷入沒有收入的焦慮!

600顆月餅開新路 

所幸老公跟弟弟都非常了解她,鼓勵她不妨利用這段賦閒在家的時間,做些糕餅、甜點,一方面抒發鬱悶的心情,另一方面也可以試著把作品商品化。「那時候剛好快到中秋節,我一接到被資遣的消息,挺著肚子每天在家裡哭。我老公就跟我說可以做甜點、餅乾,讓自己開心一點;我弟弟也說要幫我在軍中開月餅團購。」上帝非常奇妙,藉著這次的打擊,為她開了另一條路。

果然開始投入月餅製作之後,眼淚就被笑容取代,婆家的親人幫忙張羅烤箱、設備,弟弟從部隊裡幫忙接單,信雅只管開發月餅口味,「以前常常做免費的給親友吃,其實也都從中得到改良的情報,所以我的抹茶紅豆麻糬、芋頭酥月餅,真的大獲好評!」那段時間,家裡瀰漫著烤月餅的香氣,信雅每次揉月餅皮、調餡料都覺得很踏實,也順利賣出600顆月餅,帶來一筆額外收入。信雅說:「我從來沒有想到,我做甜點讓別人吃得很開心,竟然還可以有收入!」於是她開始一邊在家待產,一邊重拾做甜點的興趣,部分產品也開始以社群網路開團販售。信雅選擇製作的品項,通常是以當季鮮果為主要原料,而且她自己對品質要求也非常高。以「蕃茄釀」為例,為了穩定產品的品質,她與固定的蕃茄小農合作訂貨,製作時每一顆蕃茄都精挑細選,不能水分太多、太軟,也不能皮太厚太硬,有時候一整箱蕃茄只有半箱能用,同一批貨完成之後,要自己試吃到滿意才能出貨。

甜點的訂單其實並不多,許多產品也還在開發階段,信雅在孩子出生之後,決定還是要重返職場,每個月有穩定收入,才能幫助家裡的生活開銷。所幸婆婆非常體貼,主動表示可以照顧孩子,信雅得以安心在家附近的中醫診所工作。護理背景使診所的工作做起來得心應手,無論是草藥、水藥、科學中藥等藥品,或診療過程中醫師的針灸、電片,她都能迅速協助醫師準備。

一圓甜點夢 

生活穩定之後,她又想念起烤箱裡飄出的那股甜甜的味道,還有親友們吃到她的甜點時臉上滿足的笑容,所以在先生與家人的支持下,她重拾甜點夢,成立「菓菓手作坊」,以「菓然健康‧菓然用心」為理念,把當地當季的食材化為一顆顆美麗的蛋糕、一罐罐甜蜜的菓物送到顧客的手中。

白天中藥味、晚上蛋糕味的斜槓生活,或許非常忙碌,但這種生活對信雅來說,是上帝特別的禮物,讓她一邊幫助人重拾健康、一邊帶給人幸福的滿足。

 

待辦清單堆疊的一日

◎林佩蓉

服務台人員每天要親切招待訪客。

美劇中時常可以看到這樣的畫面:一清早,時鐘大約指著7點,劇中主角戴上耳機、穿上球鞋,準備出門慢跑,陽光灑在身上,感覺舒暢。接著回家盥洗,換上正式衣服、提著公事包出門,路上買一杯咖啡、帶一份報紙,走進辦公室,就這樣開始充滿元氣的一天。或許有些人的現實生活真是如此,但對於上班時間超過12小時的我而言,這樣的情景實在是奢望啊!

打開博物館大門之後 

打開百年建築的大門,正好是9點,陽光早已穿透四方的窗戶,溜進可顯露及被刻意遮蔽的每個角落。服務台及保全人員,穿著整齊、別上名牌,笑容可掬的站在入口處──參觀者視線所及之處,開始一天的服務工作。開館音樂環繞整個大廳,播放著5種流利的語言迎接各種訪客,有休假來玩的人、有為了尋求靈感、完成作業或來尋寶的人,也有想充實文化知識的人……訪客紛紛進館,有的人想來這裡獲得些什麼,有的人想來這裡打發時間,他們都是我們要服務的對象。每到週末時,常常會出現五花八門的狀況,打亂博物館館員的工作。迷路、闖關遊戲找不到答案、發現展覽海報有疑問的字句、某個功能選項出現警示、遺失物品、找不到想要的書……等等,無論館員手中正在處理什麼事,都要馬上停下來危機應變,一旦事情解決就要立即記錄事發經過,情節複雜者必須立即通報、確認,並進入下一個通報程序。從上午9點到傍晚6點,我們要準備好笑容與耐心、機智與幽默,應對一天的順逆之境,大多數的日子都可安然度過。這是博物館的門面,也是第一線服務人員面對民眾的日常工作。

背後產業線般的工作團隊 

在第一線館員背後,還有著一群人數加倍的工作團隊,他們像「產業線」般,負責「製造」所有參訪者可能想要接收的資訊,想方設法要讓所有人進館後感受到館藏豐富,並吸引那些不曾來過、甚至完全不知這裡有博物館存在的人走進來,幫助他們了解並使用館內的資源,去感受並有所獲得。同樣的一日,在不同的館員身上呈現不同的樣貌。我們踩著一樣的節奏,卻為著不同的任務而奔波忙碌。

正當我振筆疾書填寫著我的待辦清單(這是拜讀過無數篇網路文章之後學到的記錄方式,像是〈這樣做事才有效率〉〈為何事情總是做不完〉),一邊調整我的呼吸與節奏的同時,環繞身邊的是:此起彼落的電話聲、不停敲打的鍵盤聲……突然想起我帶來的500cc的水一口都還沒喝。時針飛快的跑到中午關燈時刻,待辦清單上的事只解決了三分之一。寶貴的休息時間來了,按照〈你要懂得休息,工作才有效率〉的提醒,我放下手邊的工作,起身準備簡單的午餐,再坐到電腦前,打開他館的粉絲專頁、通訊刊物、電子報,咀嚼的同時想到:哎呀!人家想到這個,我怎麼沒想到?推開食物,把那乍現的一點靈感寫在紙上,思忖著下一秒就可以行動、再下一秒就可以實現。想著想著,時間就過了,利用僅剩的那5分鐘,趕快閉上眼睛充電。

下午的時間都是在不同的會議中流轉,待辦清單隨身攜帶著,不斷更新、寫滿記號,待我回到位置時,搖動滑鼠,游標仍停留在上午未完成的那段話上,那是被打斷的記號,我搔搔腦袋、試著回憶、繼續寫下去。面對螢幕當然不比面對突如其來的訪客有趣,再怎麼急著完成的事情,當訪客隨時出現在位於展覽場中的辦公空間時,我們都當秉持服務精神,停下手邊的工作,回覆訪客的詢問。

時光匆匆,用餘光目送那些可能看過〈告訴你不加班也很有效率〉的同事下班。送走客人,回到座位,螢幕游標停留在上一刻的位置,看看待辦清單上凌亂的字跡,大致已完成三分之二,想到那篇〈永遠不要讓加班拖垮你的生活〉的提醒,決定把剩下的三分之一挪到明天的待辦清單上。

同事頑皮的在我背後貼鬼臉,我都不自覺。

明日再相逢 

關上辦公室最後一盞燈,按下指紋打卡下班,顯示的時間似乎與上班時間相同。別的廊道隱約傳來這樣的對話:「要下班了喔?」「對,你還沒下班,現在都幾點了?」「喔,明天要出差,有些東西要趕一下。」「好,那保重。Bye!」日常的一日就這樣畫下句點,這就是我身為博物館館員的一日。這份工作也是我的職志,調整好心情與思緒,感謝上帝給予我這麼充實的一天。

 

24小時輪班的日常

◎陳碧如

「記得戴上耳塞。」老公說。
「好,凌晨上班騎車小心喔!」我說。
這常常是我們睡前給彼此的叮嚀。
過幾個小時,老公按下已調到最小音量的鬧鐘,用最輕的步伐走出房間,快速梳洗。當我睡得香甜,身為人民保姆的他,已經在深夜出門工作。

任務,隨時待命 

只要通報的音樂響起,無論是車禍、糾紛、違規停車……等或大或小的事件,值班台的員警都會立刻以無線電聯絡同仁到場了解及協助處理。有時不得不放下吃一半的餐點、喝一半的茶水,便要匆忙趕往現場。若遇到違規事件,是非對錯容易判斷,處理起來相對輕鬆。較有難度的狀況,其實是人與人之間的糾紛,涉及層面廣及財產、家庭、感情、友情等。身為第三方的員警,許多時候實在無能為力。若沒有牽涉刑案,員警到場也只能規勸及盡最大能力調解雙方的問題,並努力扮演「公親」的角色。

隨著社會人口結構的轉變,高齡化人口逐漸增加,又由於年輕人出外打拚,獨居老人增多。偶爾長輩已過世家中,卻沒有人知道,直到異味飄出,鄰人發現不對勁才報警處理。雖然台灣社會對死亡有諸多禁忌,但這種時候警察仍須保持淡定的心前往處理。抵達後,必須先封鎖現場、拍照,並確定有無可疑的事物,並通知採證小組到場處理。若有外傷或是死因可疑的情形,則必須通知檢察官相驗。

職責,管很大!

我們可能都曾經對多管閒事的人開玩笑說:「喂,你管海的喔!」這句話卻恰恰是人民保姆的寫照。在世界各國中,台灣算是見警率高的國家,背後是許多警察24小時輪班巡邏的付出。若有機會到國外,便能切身體會住在台灣的好治安。警察巡邏不光是注意轄區內有無可疑分子出沒,還得對一般的人事物都保持敏銳度,才得以維持治安及安寧。有時在路上發現忘記如何回家的迷途老人,經過身分確認後將他們帶回派出所,聯絡家屬前來帶回。有時看到深夜未歸的青少年,上前關心幾句並了解狀況,提醒他們盡早回家,避免誤交損友或讓親友擔心。在民眾眼裡,這些舉動或許只是理所當然的例行公事,但對當事人的家屬來說,每一次出手干涉都很重要。

跟許多服務業或需要輪班的職業一樣,警察過年期間也不打烊,繼續維持交通與治安。犧牲和家人團聚的時刻,成全民眾與親朋好友有平平安安的團聚時光。若是轄區內有觀光景點或在地美食,這個時節往往人滿為患,人多事就多,警察便要忙到不可開交,最常受理的案件不外乎是東西遺失。這也是為什麼每到過年期間,警方都要不厭其煩呼籲外出的民眾,務必注意隨身的貴重物品,免得讓有心人士有機可乘。

台灣廟宇多,越是歷史悠久的地方,香客趨之若鶩的廟宇越多,大大小小的廟會活動也越多。若是遇上大型遶境活動,狹窄的馬路常常是擠得水洩不通,造成交通混亂。廟方通常會提出申請,請警察協助指揮交通,以便人車能夠順暢通行,預防糾紛發生。有時一場遶境活動就是好幾個小時,甚至超過12個小時,警察們還得馬拉松式輪番上陣指揮。遇到炎炎夏日,洶湧的人潮,加上遊行的信眾不守規矩任意橫行時,真是讓人難免火冒三丈。

此外,打架滋事、酒駕、不遵守交通規則、隨地亂吐檳榔汁等,警察通通要插手,名符其實管到海邊去了。

警察巡邏維持治安及環境安寧。

必備,神經大條一點 

當警察,不輕鬆,警匪片中帥氣、瀟灑的場面很少出現,但背著臭氣沖天、醉倒的街友到安全的地方倒是偶一為之。警察是面對民眾的第一線執法人員,人情冷暖感受也最深,一樣米養百樣人,社會百態赤裸裸呈現眼前,情理法的難題時而有之。高壓的工作環境,吃緊的輪班工作制,情緒調節格外重要,要找到抒發情緒的管道,適時讓神經大條一點,才不會太過緊繃。如此的工作性質,也格外需要另一半及家人多點體諒!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