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萬興與李筱峰談投入街頭運動的歲月

(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台北報導】從戒嚴到解嚴,素有「民主運動攝影師」之稱的邱萬興參加過大大小小各種街頭運動,許多布條、標語都是出於邱萬興之手;與邱萬興在黨外雜誌時就認識的退休教授李筱峰說,邱萬興以影像記錄歷史叫做「影像史學」,比用文字記錄史學更生動活潑、寫實貼切,他個人相當肯定邱萬興保存上百萬張台灣民主運動照片的貢獻。

延伸閱讀:記錄台灣民主足跡 邱萬興攝影集發表

邱萬興與李筱峰7月3日在台北溫州街的欒樹下書房,一同舉辦「我們的青春在街頭」座談會。李筱峰說,透過邱萬興的影像紀錄,把台灣民主運動過程中時保存下來,是非常珍貴的「影像史學」;邱萬興說,很多人知道他過去拍了很多照片,都會跟他借調,目前包括總統府資政姚嘉文的照片,他正在做數位化整理。

(攝影/林宜瑩)

不過在這場座談會中,邱萬興最得意的,是戒嚴時期前後各種街頭運動如1986年11月30日機場事件,1987年二二八平反運動與12月25日的國會全面改選運動,1988年救援雛妓運動、520農民運動與新國家運動等的布條、標題、道具等等,都由復興美工出身的他一手包辦,甚至1990年的野百合運動相關的道具,也是出自他的創意。

邱萬興說,1989年4月7日、鄭南榕自焚當天,他騎車趕往自由時代雜誌社,現場已被霹靂小組團團圍住,當時周清玉、陳水扁、江鵬堅等人與侯友宜協調後,僅准許江鵬堅與邱萬興上去,當時邱萬興就拍攝到侯友宜站在霹靂小組後面的照片。後來,鄭南榕告別式的大照片,也是邱萬興用碳筆花一個晚上時間趕出來的;同年5月19日,詹益樺在鄭南榕出殯時自焚,邱萬興也是第一時間按下快門記錄下來。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