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回應:教會要走回抽籤之途嗎?

Southern Baptists overwhelmingly pass a resolution June 14 condemning the racism of the alt-right movement. Photo by Adam Covington. Photo credit: SBC

張宗隆

〈教會選舉辦法的商榷〉作者陳榮爝牧師引用使徒行傳1章21~26節,認為教會的選舉辦法也應學初代教會,改為抽籤的方式,如此可杜絕人為操作、運作,也可以免去票數高低的尷尬、比較,既省時省事又不違背信仰原則。筆者覺得,這個「商榷」還要再商榷。

舊約有不少關於抽籤或拈鬮的記載。然而在新約中,除士兵抽籤攤分耶穌的衣服外,唯一一次抽籤的記載,就在使徒行傳1章21~26節,之後教會和信徒再也不曾有過抽籤的情事,包括揀選七位執事(使徒行傳6章1~6節)。

依使徒行傳,耶路撒冷大會在處理是否針對外邦信徒執行割禮及其所延伸教規之問題的過程中,使徒和長老間有不少爭執,可是他們並未以抽籤解決問題,倒是歷經許久辯論,才得到結論,並認為需要寫信給各地區的教會;信中說:「聖靈和我們決定……。」自從聖靈降臨在教會和信徒之中,上帝就讓教會和信徒參與祂的決定。

保羅的團隊要在亞細亞地區以及到庇推尼地區傳福音,都被聖靈阻止了;原因不在於他們沒有事先抽籤讓「聖靈引導」,而是聖靈的帶領方式另開一個面向。這個團隊到了特羅亞,保羅看見異象,有人請求他(們)到馬其頓去幫助他們。使徒行傳16章9節記載,保羅與同工「就立即設法往馬其頓去,認為上帝呼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裡的人。」聖靈要這個團隊同心領受祂的感動和帶領。

整個事件中,未見保羅和他的團隊採取抽籤方式尋求指示和印證,即使團隊成員有重演分道揚鑣的可能。聖靈上帝容許或樂見祂的子民和兒女在行動中,領受甚或摸索引導,體會祂的心意而順從祂;即使在這過程中,教會和信徒可能會有焦慮、爭執,會延誤行事效率。

保羅的宣教團隊在各地設立教會,並選立長老,選派同工。可確定的是,他們都沒有用抽籤的方式決定人選,而是選立/選派(使徒行傳14章23節;哥林多後書8章19節)。選立/選派原來的意思就是「以舉手的方式選舉或推派」。這成為長老宗/改革宗/歸正宗教會很重要的行政原則,也因而促進了世界近代民主政治。

台灣人和社會本來就有抽籤的宗教習俗和文化。這種習俗和文化顯示並加深台灣人未成熟的心理,迷信和宗教騙術的猖行,缺乏耐性、負責、自重的心態,反智又輕易交出決定權的弱能行為。難道台灣的教會和基督徒──當年更新台灣文化的先驅者,要走回抽籤之途?

基督徒,無論是個人或團體,以抽籤的方式決定人選和事務的處理,看似屬靈、尊重神意,可保教會的安寧,其實是便宜行事,不願「轉大人」,拋棄上帝的恩賜。基督徒和教會領受聖靈,是上帝給予的祝福。上帝通過賜予聖靈,讓教會和信徒參與祂的行事和決定。聖靈上帝也超越人的罪、錯誤、背叛,本著祂的公義、慈愛、聖潔、權柄,在基督徒和教會中運作。

面對人的罪性,以及教會中的紛爭、人為操作,益感上帝對教會的寬容和奇妙帶領。基督徒和教會主事者應常常邀請聖靈上帝入駐,使我們對自己的罪性和軟弱有足夠的警覺,與主更親,以領會並順服祂的心意。就長老宗而言,每次開會都是禮拜。在會議中,大家以開闊的心共同尋求、查驗上帝的心意,至少支持比自己原先的主張更合乎主心意的別人的意見,即使對方不是自己喜悅的人;撇開個人面子和利益、私人恩怨和利害關係。求聖靈上帝常提醒我們以「榮神益人有利於教會」為優先而行事,帶領我們越少讓祂擔憂,越順暢邁向這優先的目標。

(作者為退休牧師)

我有話要說